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邓小平多次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一次,他在接见莫桑比克总统时说:“你们根据自己的条件,可否考虑现在不要急于搞社会主义。确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方向是可以的,但首先要了解什么叫社会主义,贫穷绝不是社会主义。”(邓选第三卷,P261

解放初期我们以为,只有像苏联那样,尽快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才能脱贫致富。“文革”中又有人提出,越穷越“革命”,越艰苦越是“社会主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种资本主义的苗”,对资本主义的东西一概否定。

现在,我们当然不再这样看问题了。但是,邓小平为什么不主张一些贫穷的非洲国家急于搞社会主义呢?恐怕就需要想一想了。

首先需要弄清,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应当体现在哪里?

发生了地震、洪水等天灾,国家能拿出钱来救灾;

发生了SARS、禽流感、艾滋病等人祸,社会能免费提供救治;

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孩子们能得到免费义务教育;

无论在城镇、还是农村,老百姓能享受廉价的医疗服务;

有劳动能力的公民,能够获得充分的工作机会;

没有劳动能力或退休的人,可以享受到起码的社会保障;

再穷的人,也有饭吃、有房子住。

一句话,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是国家有能力出钱,保障民生和提供基本的社会福利。换句话说,如果国家拿不出钱来救急救穷、提供普遍的社会福利,就谈不上社会主义。

也许有人会说,你这样解释社会主义,不等于在标榜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吗?那里的社会福利水平比我们高,是不是那些国家倒成了社会主义国家了?

应该承认,西方发达国家的社会福利水平比较高是事实,提高本国人民的社会福利,建立社会保障机制,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采取的措施,目的是缓解社会矛盾。应该说,这也是一种社会进步,如果资本主义国家不能接受社会改良,克服社会弊端,马克思的理论不就只能永远束之高阁了吗?

当然,实行了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不等于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反之,如果不建立、健全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也不能说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

要建立、健全社会福利保障机制,就需要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和国家实力。如果生产力还很落后,资金和资源短缺,又缺乏一定的医疗、卫生、教育、科技、交通、通讯、服务等设施和人才储备,要建立社会保障体系是不可能的。多数贫困的非洲国家还没有条件建立较好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目前的任务是先解决“脱贫”的问题,逐步发展生产、增强国力、形成积累,然后再谈社会主义的问题。所以,邓小平才说了上述的那段话。

要建立社会保障机制,前提是发展生产力。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只有允许非公经济的发展和市场机制的建立,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才能解放生产力,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这样做的后果,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有人发财、有人“下岗”的情况,两极分化自然也会出现。于是,一些低收入的人就会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一些无助的老人甚至吃不上饭、无处安身。这时,国家就要从积累中拿出钱来救济,而积累来源于税收,税收来源于更大的发展和更多的人能富起来。

这就是社会福利机制的形成和运行过程,请看以下图示:

 

允许非公经济和市场竞争                              部分人先富(有一定剥削)

                                                                       贫富差距拉大

鼓励市场竞争                                                国家收税

                                                                       建立社会保障机制

                                                                       提供社会救济和福利 

贫富差距缩小(但不可能绝对平均)

 

    上图表明,社会福利机制的形成和运行,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这个循环的动力,只能是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国家税收的实现。改革开放以前,虽然我们也有一定程度的社会福利,但国家的积累是来源于国有企业的贡献和农民“交公粮”(也是变相的税收)。随着人口的不断膨胀、平均寿命的延长和老龄社会结构的形成,国家的财力已经越来越难以维系原有的城镇福利制度了,农村的社会福利就更谈不上。因此,就必须改革经济体制,允许非公经济和市场机制的形成和发展,从而增加国家的积累,提高和健全社会福利保障机制。只有这样,这盘棋才能走活。

从中国的国情来看,要维持一个像样的社会保障体系,困难是很大的,因为我们的人口负担太重了。现在我们确实富起来了,一提到俄罗斯——过去的“老大哥”,总以为他们比我们穷多了,没吃没喝的。如果说到以前的“小兄弟”——朝鲜,就更加看不起了。其实,俄国和朝鲜至今还在维持着医疗、教育、住房、公用设施等方面的高福利政策。我国2003年的GDP人均水平达到了1000美元,我们称之为实现了“小康”。查阅1996年的资料才知道,俄国八年前的人均GDP5800美元,朝鲜是1100美元,而我国当时仅为570美元。在我国人口中,农业人口占70 %,俄国和朝鲜的农业人口比我们少的多。我们是限制生育,他们是鼓励生育,养活一个孩子不像我们那么费劲,看病、上学都不花多少钱,可见他们的社会福利水平比我们高,人家也许还看不起我们呢!

既然我们的人口多,地虽大但物不博,平均生产力水平低,就要谦虚一些,不要总说我们已经建成了社会主义,还“大手大脚”的,让人家笑话和误解。

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是很高明的。我个人理解,这样提、很主动。一方面,可以稳定港、澳、台的人心;另一方面,表示我们谦虚、务实。香港的人均GDP是两万多美元,台湾是一万多美元,我们前两年还不到一千美元。要人家服气,赞成我们这个“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是不现实的。实行“一国两制”、“一国三制”(将来台湾与香港的制度也可以有所不同),既可以相互借鉴,又可以“亲兄弟、明算帐”,“各过各的日子”,减少纠纷。

不仅在港澳,在内地也可以实行一定程度的“一国两制”。沿海地区,引进外资多,资本主义就多些,政策就可以灵活些。刘少奇在解放初期说过:我们现在的剥削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文革”中因此受到批判。搞些资本主义经济,就不可能没有剥削现象,国家通过税收进行调节,就是社会主义的宏观调控。

我们农村目前仍然贫穷,农民在医疗、教育、失业救济、退休养老等方面,福利水平还很低,生产力水平也很低。可以说,既缺少社会主义,也缺少资本主义。过去看病,还有个“赤脚医生”,现在恐怕也没有了。这次闹“禽流感”,倒是在农村搞了一次爱国卫生运动,但要年年这样搞,就困难了。

总之,搞社会主义就要有财力、物力和国力。目前我们的社会主义还是低水平的、初级的,实际上还处在“新民主主义”历史阶段,国有经济和国家实力都不够强大,这一点需要让老百姓懂得。对我们的国情和所处的历史阶段,有清醒的认识,才能体谅国家的难处,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共同克服困难。少说大话、空话、假话;多为人民做“小事”、实事、真事,才是实实在在的社会主义者。

                                                                                        2004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