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是邓小平在1984年提出来的。根据他的解释,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

乍一看,这句话似乎很好理解,仔细琢磨却很不简单。起码有以下几个方面,值得讨论:

一、        香港实行过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吗?

在沦为英国殖民地之前,香港还是清朝的一块属地,实行的是封建主义制度。在英国人的百年统治之下,香港似乎是在实行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过去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仔细一想并非如此,因为它仅仅是英国的一块殖民地而已。殖民地的百姓没有选举权,一切听英国总督的(英王是最高统治者)。殖民地的居民不能成立自己的政党,更不能竞选“总督”或“州长”、成立“两院”;连自己的法律都没有,只能套用英国的法律。电视里的香港法官,明明是中国人,却要戴上英国人的假头套,整个一个假洋鬼子相。更可悲的是,过去的香港人似乎连国籍都没有,有的人拿到英国护照,问他是哪国人,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像这样一个连主权都没有的殖民地,能够像英、美国家的一个州那样,建立完善的资本主义制度吗?显然不可能。所以,我认为过去的香港,实际上是在实行一套殖民主义制度,或者说是半殖民主义、半资本主义制度。就像1949年以前的旧中国,曾经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状况差不多。

 

二、        香港是否需要制度重建?

邓小平说: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他的这句话,是需要结合香港的历史来认识的,否则就会引起误解。

首先需要弄清,香港回归后所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到底是怎样的“资本主义制度”?

一些人会说:那还用问,就是香港回归以前的制度呗!

不对了。回归以前,香港实行的并不是健全的资本主义制度,尤其在政治体制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港人在政治上的民主权力。英国人给香港留下的,只是一种“英国资本主义特色的”殖民地制度。如果要继续保持和实行原有的制度,那么香港就不能建立自己的政治体制,不能完善法律体系,不能有政党活动,不能进行民主选举。唯一可以改变的,就是请英国总督回家,再从北京派一位“新总督”去接替,继续实行“中央集权”的统治。这难道就是邓小平说的“资本主义”和“一国两制”吗?显然不是。

应当看到,邓小平说的五十年不变的“资本主义”制度,在香港回归之前并不存在,或者说并不完整和健全地存在。

在经济上,过去的香港只有一些“自由港”特点的经济、金融和法律制度,由于它今后与大陆的往来将越来越密切,一些过时的制度和法规就必须调整。

在政治上,由于香港在回归之前,英国人不可能给我们留下独立自主、港人治港的政治体制,因此香港就必须在国家宪法和“基本法”的框架内进行自身的政治体制建设,这是一项全新的工作。可见,邓小平为香港定义的“资本主义制度”,必须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和加工才能实现;原来没有的,还需要重新设计、重新建造。可以说,香港的“资本主义”,是一种香港特色的、“初级阶段”的资本主义,需要与大陆进行互动式的“改革”才能逐步完善,“基本法”就是这种“互动改革”的成果。

也许有人会说,香港完全可以照搬西方的资本主义模式,起码可以模仿新加坡或者台湾的资本主义,因为都是华人社会。但是,无论是新加坡还是台湾的资本主义,都与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没有关系,更不是在中国主体制度的框架内形成的,所以不可能适合回归以后的香港。“一国两制”理论,如果没有了“一国”的前提,就不能成立;只要“两制”、不要“一国”,和一些人闹“台独”没有什么不同。

总之,香港今后要实行的资本主义,是从过去的殖民地社会脱胎而来的,带有种种弊病和不足,必须靠我们去改造和创新。所谓“五十年不变”,只是一种原则的说法,全世界天天都在变,难道香港就不发展、不前进吗?

 

三、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是什么性质的?

有一点是需要点破的,在一个以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共产党国家里,要实行西方的资本主义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于一个生产力水平落后的国家来说,也不可能一步跨入社会主义。中国目前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这个阶段不仅允许、而且还要鼓励资本主义的一定程度的发展,这就叫“国家资本主义”。所以,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恰恰就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和大胆实践。这种“国家资本主义”不应该导致走向西方资本主义,而只能是走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入口。

二十五年前,当我从深圳罗湖桥跨入香港时,确实感觉到了香港的繁荣;今天,当你从香港返回深圳时,你又会觉得内地比香港还要发达。大陆在改革中,淡化了计划经济,引进了市场机制;香港也必须通过改革,建立与大陆相呼应的政治和经济体制,否则就无法发展。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证明,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必须包容一切先进的、合理的经济、政治和文化要素,不管它是来自社会主义、还是来自资本主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目前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质上仍然是新民主主义性质的,具有半资本主义、半社会主义的特点。因此,不管是大陆的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还是香港的初级阶段的资本主义,其实都是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组成部分。

 

所以,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内建立起来的“资本主义”,将与大陆的社会主义殊途同归;再过五十年,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都不会回到它们各自的过去;而只能共同携手进入世界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

 

                                              2004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