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东方民主主义”论

 

也许您从来没有听说过“东方民主主义”这个词,因为这是我刚刚想出来的说法。

一、提出问题的原因

我这样说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照搬欧美等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制度并不适合于中国,而亚洲的其他国家也很少有学习西方获得成功的案例。第二个原因是,中国的近代史证明了像中国、越南和朝鲜这样的东方国家也不适合照搬马克思或列宁所设想的“社会主义”模式,即使原苏联所执行的“社会主义”制度也没有能够坚持下来,所以我们必须探索适合于中国乃至东方民族的社会制度和理论来。

谈这个问题,首先要突破所谓“姓社姓资”的框框,否则就无法讨论下去。过去,我们被西方传来的种种理论所禁锢,包括歌颂资本主义制度的理论,也包括提倡社会主义的理论。然而,西方的理论是从西方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移植到东方来就往往会水土不服。过去孙中山想学习西方的制度没有成功,后来我们照搬苏联的制度也不行,所以说无论是“姓资”的、还是“姓社”的制度,我们东方人都很难拿过来就用。

也许您会说,日本人搞“明治维新”,把西方的制度搬过来就强大起来了。但是依我看,日本人并没有从西方学来什么好东西,反而学会了如何通过发动侵略战争迅速暴富的“强盗逻辑”。后来的历史完全证明了这一点,正是由于发动侵略战争、大肆掠夺其他国家的资源和财富,才使日本强大起来。

我并不反对学习西方。对于西方人的理论,我们可以听,可以参考,但是不能听了就信,更不能迷信和顶礼膜拜、照抄照搬。过去我们谈论任何问题,都无法摆脱“姓社姓资”的框框,仿佛这是一部法典,绝对不能违背,否则就是离经叛道。今天我们必须改变一下思维方式,不应该总是眼睛盯着西方人怎么做、怎么说,而是要自己去想、去探索应该怎么做更好。

毛泽东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他不迷信共产国际,不迷信斯大林和苏联;而邓小平之所以能够成功,也是因为他不迷信前人,敢于批判“两个凡是”(如果按照马克思或列宁的书本理论去衡量,毛和邓也称不上是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样,我们今后要找到适合中国的发展道路,也不能迷信前人,更不能迷信洋人,而是要批判地继承前人的理论及其合理的思想内核,勇于实践、敢于创新,探索适合于东方的发展模式和理论。

二、“东方民主主义”的特点

那么,什么是“东方民主主义”呢?它应该包括以下一些特点:

1、          它既不是“传统”资本主义的、也不是“传统”社会主义的,而是民主主义的。

2、          它不是孙中山曾经设计的“旧民主主义”的,而更多地类似于毛泽东所设想过的“新民主主义”的。

3、          它也不完全是毛泽东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所设想的“新民主主义”,而是在二十一世纪新环境下的“新民主主义”。

4、          它不仅仅是局限于中国一国的“新民主主义”,而是覆盖中亚、东亚地区(包括俄国在内)的广泛的“东方民主主义”。

5、          这种区域性、国际性的“东方民主主义”是构成世界经济和政治格局的组成部分。

6、          这个“东方民主主义”是一面旗帜,将引领亚洲和平崛起。

7、          这种“东方民主主义”的具体表现形式之一,就是已经成立了五年之久的“上海合作组织”。目前它包括了中、俄、哈萨克、塔吉克、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六个成员国,“观察员”还涉及到蒙古、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东盟和独联体等国家和国际组织,人口接近三十亿。

8、          “上海合作组织”的宗旨也是对“东方民主主义”的一种诠释,那就是“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

9、          “东方民主主义”致力于穷国之间的合作与和谐发展,而西方资本主义则是谋求富国集团对世界经济的垄断和强权政治。前者是追求东方的和平崛起,后者是维护西方的霸权地位。

10、     “东方民主主义”将可能引领占世界一半的人口摆脱贫困,并探索出一条适合东方人的发展道路。这种发展模式具有东方民族和文化的多样性,同时又体现出相互包容、相互渗透的东方文明和历史传统。

总之,“东方民主主义”是东方民族经过长期反帝、反封、反对殖民主义的不懈斗争而形成的民主思想和共同愿望。过去孙中山和毛泽东为之奋斗过,印度的甘地和越南的胡志明也为之奋斗过;今天更多的东方民族已经成熟起来,他们抛开宗教和意识形态的历史纠葛,携起手来共同探索东方民族的发展道路。东盟这样做了,上海合作组织这样做了,独联体也将会这样做。

三、东方人必须走出历史的阴影

我们说“东方民主主义”既不是“纯粹”资本主义的,也不是“纯粹”社会主义的;但是它不可避免地带有西方殖民主义留下的烙印,或者存留着原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痕迹。因此,无论是东盟还是上海合作组织,都必须从历史的阴影中走出来,克服历史的惯性和不良影响,按照新时代的要求重新点燃东方民族的理想火炬,开创出一条新的道路。

由于历史的原因,东方是落后的,不如西方国家富裕和发达;按照西方学者的说法,东方还是“专制”的,不如西方“民主”(这也是西方人侵略东方的借口)。但是,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天生就不如别人,而是因为我们曾经过于崇拜西方,不敢怀疑和超越西方。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打破西方的经济封锁和贸易壁垒的大胆实践,因此也被视为是东方向西方的挑战(由此就杜撰出了“中国威胁论”)。

东方人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群体,不同的民族性和文化背景很容易造成东方民族的不团结和纷争。加上东方国家地域小、人口多,往往会因为一块地、一条河的争执而发生纠纷。这就需要东方民族之间多一些谅解与合作,共同开发和利用亚洲资源。

同时,由于东方民族经历的封建历史比较长,民族的封闭性阻碍了不同民族之间的交往和融通(不像欧美那样容易形成多民族相互融合的国家),因此就容易固步自封,不求进取,缺乏革新和竞争意识。中国的改革开放证明,东方民族只有摆脱陈规旧俗,解放思想,提倡民主,锐意创新,才能改变落后的面貌,在国际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东方民族大都经历过被列强侵略和奴役的历史。在近代史上,几乎所有的西方列强都对东方民族施行过殖民统治,而曾经受到西方欺辱的日本也学着西方人的样子对亚洲邻国发动了侵略战争,它对东方各国的掠夺和奴役程度甚至超过了西方列强。今天,这些历史的伤痛并没有完全平服,日本在西方的支持下仍然在梦想实现它统治东方的野心。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人是东方民族大家庭中的一个“异类”,甚至连它自己都不认为它属于东方(它实际上是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基地)。所以,我所说的“东方民主主义”范畴自然是不包括日本的,反而是要时刻警惕之。

东方民族只有走出历史的阴影,克服自身的缺点和不足,学习别人的长处,相互信任,携手前进,才能迎来“东方民主主义”的新时代。

四、“东方民主主义”的前途

也许西方资本主义是在追求某种统一的社会模式。比如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似乎都在试图把西欧和北美整合成为统一的经济和政治实体。我们不能说这有什么不好,也许它符合马克思学说关于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

那么,在东方也会出现类似的发展趋势吗?不一定。在西欧和北美,各国的社会制度、经济发展和民族传统的差异较小,因而比较容易相互融合;而东方国家之间的差异较大,走向融合与统一的道路会漫长些、困难些。

也许您会问:所谓“东方民主主义”的发展趋势,是走向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请不要再这样提出问题,“姓社姓资”的思维模式很容易把我们自己置于“非左即右”的尴尬境地。难道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吗?

依我的看法,东方国家很难具备走上西方欧美资本主义道路的客观条件。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度、菲律宾等国家算是学习西方很努力的国家,但是那里的资本主义却并不成功,甚至是畸形的。至于中国和俄国如果照搬西方的制度,恐怕更加行不通;往往是好的东西学不成,搬回来了一大堆“洋垃圾”!什么原因呢?不知您听说过外来物种泛滥成灾的事情没有,前些年我们盲目引进了一些外来动植物,结果造成了泛滥成灾的情况,原因是国内没有制约它们的“天敌”。可以这样说,东方国家的文化背景和传统观念不同,如果对西方的文化和价值观缺乏鉴别能力,许多适合西方的东西搬到东方来就会变形、走样,不但没有益处,反而会排斥和破坏东方人的优良传统和道德规范。所以,东方人学习西方,必须有选择地学,因地制宜地学。

另一方面,“东方民主主义”也不会导致二十世纪的“战时社会主义”;即使是俄国和中国,也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种“苏联式”的社会主义中去。这并不是说,苏联和中国曾经实行过的社会主义就没有可取之处;相反,正因为“战时社会主义”才能使苏联和中国迅速强大,并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和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斗争的伟大胜利。为了应对“冷战”时期的外来侵略和种种颠覆活动,传统的社会主义必须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国有制和类似供给制的分配制度。但是,这种高度集中的“战时社会主义”却不适应和平时期的发展需要,更不适应与世界经济大环境相接轨、相融合的需要。因此,东方各民族应该探索出适合于二十一世纪新时期需要的社会模式和发展道路。本次上海合作组织会议提出:“这种模式要求摒弃冷战思维,超越意识形态差异”。换句话说,我们这些习惯于传统“战时”思维方式的“老同志”是需要换一下脑筋了,否则就落伍了。

“东方民主主义”与毛泽东关于“三个世界”的思想以及周恩来所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一脉相承的。因此,谋求一种超越意识形态的国际社会环境,与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抱负和信仰并不矛盾,反而更有助于形成广泛的统一战线。中国革命的历史也证明,只有形成广泛的统一战线,才能为我们探索中国特色民主主义提供更广阔的舞台和群众基础(如果你喜欢,也可以继续称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它与上述的“战时社会主义”将会有很大不同)。

面对东方民族的多样性,“东方民主主义”的前景必然也是多样性的,不可能像欧盟那样谋求高度统一。正像上海合作组织五周年宣言所讲的:“必须尊重和保持世界文明及发展道路的多样性。历史形成的文化传统、政治社会体制、价值观和发展道路的差异不应被用于干涉他国内政的借口。社会发展的具体模式不能成为‘输出品’。应互相尊重文明差异,各种文明应平等交流,取长补短,和谐发展。”

我自以为略知一些共产主义学说。然而我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是:全部地球资源和人类文明是全世界各个民族的共同财富,建设一个科学、理智与和谐的国际社会,是一切正义人类共同的理想;所不同的是,东方人与西方人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但他们终究会走到一起去。

我相信这一点。

                                                  2006年6月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