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的初心

 

编者按:

 

陈独秀(18791942),在中国共产党迎来建党百年生日之际,我们不能不提到他。他不仅是五四运动的倡导人和领导者,而且也是中共的创始人和第一代领导者。虽然他犯过错误,被开除党籍;但是他一直坚持初衷,没有放弃以俄国革命为榜样改造中国的信念。

为了纪念中共百年华诞,让后人了解中共第一代先行者的初心和所思所想,我们从1965年香港远东图书公司出版的“独秀文存”中,摘录了一些章节(该书收集文章均写于中共建党之前),供大家参考。也许,您可以从中体会到为什么在一百年前会产生中国共产党,以及为什么社会主义道路会成为中国走向光明的必由之路?

 

IMG_2300.JPG

 

--------------------------------------------------------------------------------

 

《今日之教育方针》19151015

 

余每见吾国曾受教育之青年,手无缚鸡之力,心无一夫之雄;白面纤腰,妩媚若处子;畏寒怯热,柔弱若病夫。以如此心身薄弱之国民,将何以任重而致远乎?他日而为政治家,焉能百折不回?他日而为军人,焉能戮力疆场,百战不屈也?

 

《抵抗力》19151115

 

披荆斩棘,拓此宏疆,吾人之祖先,若绝无抵抗力,则已为群蛮所并吞。而酿成今日之罢弱现象者,其原因盖有三焉:

一曰学说之为害也。老尚雌退,儒崇礼让,佛说空无。充塞吾民精神界者,无一强梁敢进之思。惟抵抗之力,从根断矣。

一曰专制君主之流毒也。以君主之爱憎为善恶,以君主之教训为良知。

一曰统一之为害也。“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至此则万物赖以生存之抵抗力,乃化为不详之物矣。

 

《东西民族根本思想之差异》19151215

 

1)          西洋民族以战争为本位,东洋民族以安息为本位。

儒者不尚力争,何况于战?老氏之教,不尚贤,使民不争,以任兵为不详之器;故中土自西汉以来,黩武穷兵,国之大戒,佛徒去杀,益堕健斗之风。

2)          西洋民族以个人为本位,东洋民族以家族为本位。

西洋民族,彻头彻尾,个人主义之民族也。个人之自由权利,载诸宪章,国法不得而剥夺之,所谓人权是也。东洋民族,宗法社会,以家族为本位,而个人无权利,一家之人,听命家长。

3)          西洋民族以法治为本位,以实利为本位;东洋民族以感情为本位,以虚文为本位。

西洋民族之重视法治,不独国政为然,社会家庭,无不如是。若夫东洋民族,重家族,轻个人,而家庭经济遂蹈危机矣。凡此种种,皆以伪饰虚文任用感情之故。

 

《人生真义》1916215

 

要享幸福,莫怕痛苦。现在个人的痛苦,有时可以造成未来个人的幸福。譬如有主义的战争所流的血,往往洗去人类或民族的污点。极大的瘟疫,往往促成科学的发达。

总而言之:人生在世,究竟为的什么?究竟应该怎样?我敢说道:个人生存的时候,当努力造成幸福,享受幸福;并且留在社会上,后来的个人也能够享受。递相授受,以致无穷。

 

《驳康有为致总统总理书》1916101

 

吾最后尚有一言以正告康先生曰:吾国非宗教国,吾国民非印度、犹太人,宗教信仰心,由来薄弱。教界伟人,不生此土,即勉强杜撰一宗教,设立一教主,亦必无何等威权,何种荣耀。若虑风俗人心之漓薄,又岂干禄作伪之孔教所可救治?

 

《孔子之道与现代生活》1916121

 

封建时代之道德、礼教、生活、政治、所心营目注,其范围不越少数君主贵族之权利与名誉,于多数国民之幸福无与焉。何以明之?儒家之言:社会道德与生活,莫大于礼;古代政治,莫重于刑。而曲礼曰:“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此非孔子之道及封建时代精神之铁证也耶?

 

《俄罗斯革命与我国民之觉悟》191741

 

兹所欲正告吾国民以促其觉悟者,即俄之革命,将关于世界大势也如何。吾国民或猶在梦中,不闻吾言!吾料欧洲之历史,大战之后必然改观。俄罗斯之革命,非徒革俄国皇族之命,乃以革世界君主主义侵略主义之命也。吾祝其成功。

 

《克林德碑》19181015

 

孔子虽不语神怪,然亦不曾绝对否认鬼神;而且春秋大义,无非是“尊王攘夷”四个大字。义和拳所标榜的“扶清灭洋”,岂不和“尊王攘夷”是一样的意思吗?

现在世上是有两条道路:一条是向共和的科学的无神的光明道路;一条是向专制的迷信的神权的黑暗道路。我国民若是希望义和拳不再发生,讨厌克林德这样可耻纪念物不再竖立,到底是向哪条道路而行才好呢?

(陈独秀后来认识到当初对义和团的认识过于片面,肯定了义和团运动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历史作用——编者)

 

《欧战后东洋民族之觉悟及要求》19181229

 

鄙人以为我们东洋民族,对于战后的觉悟和要求,最要紧的是对外对内两件大事。对外的觉悟和要求,是人类平等主义,是要欧美人抛弃从来歧视颜色人种的偏见。对内的觉悟和要求,是抛弃军国主义,不许军阀把持政权。

 

《除三害》1919119

 

你别忙,听我细细评论这中国的三害:

第一是军人害。世界上的军人都不是好东西,我们中国的军人算是更坏。威嚇长官,欺压平民,包贩烟土,包贩私盐,只要洋枪在手,便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第二是官僚害。我说的官僚的乃是中国式的官僚。一生的志愿,长在谋官做、刮地皮,逢迎权贵,欺压平民。

第三是政客害。满口的政治法律,表面上虽然比军人官僚文明的多,但是用X光线一照,他们那抢钱抢位置的心眼儿,都和军人官僚是一样。

若想除这三害,第一,一般国民要有参与政治的觉悟,对于这三害,要有相当的示威运动。第二,社会中坚分子,应该挺身出头,组织有政见的有良心的依赖国民为后援的政党,来扫荡无政见的无良心的依赖特殊势力为后援的狗党。

 

《人种差别待遇问题》191939

 

在道理上说起来,黑人姑且不论,我们黄色人种的文明和经济程度,将来都很有希望。虽然比不上白色人,也未必到了应该受差别待遇的程度。此时巴黎会议,既然是打算在世界永久的和平上着想,我们黄色人种散在世界各地的很多,若不打破人种差别待遇的观念,日后酿成黄色人种不平之声,岂不是世界永久和平的障碍吗?

 

《朝鲜独立运动之感想》1919322

 

这回朝鲜的独立运动,伟大,诚恳,悲壮,有明了正确的观念,用民意不用武力,开世界革命史的新纪元。

我们希望朝鲜人的自由思想,从此继续发展。我们希望日本人,纵然不能即时承认朝鲜独立,也应当减少驻留朝鲜的军警,许他们有相当的自治权利。

有了朝鲜民族活动光荣,更见得我们中国民族萎靡的耻辱。

这回朝鲜参加独立运动的人,以学生和基督教最多。因此我们更感觉教育普及的必要,我们从此不敢轻视基督教。但是中国现在的学生和基督教徒,何以都是死气沉沉?

 

《对日外交的根本罪恶》1919511

 

国民呵!爱国学生诸君呵!外交协会诸君呵!我们对日外交,差不多十有九分是失败的了!而且我们对日的外交失败,又何止一个“山东问题”!

参战借款和济顺高俆的垫款,都不过因为区区日金二千万,便把重要兵权和山东权利轻轻送与日本,这是什么勾当?此外还有许多铁路,矿山,电话,森林,都用廉价卖给日本,到底是何人主持?

 

《二十世纪俄罗斯的革命》1919420

 

英美两国有承认俄罗斯布尔什维克政府的消息,这事如果实行,世界大势必有大大的变动。十八世纪法兰西的政治革命,二十世纪俄罗斯的社会革命,后来的历史家,都把他们当做人类社会变动和进化的大关键。

 

《克伦斯基与列宁》1919428

 

克伦斯基本是俄国温和派的首领,现在居然致电劳农政府,说他的思想渐渐和布尔什维克主义接近。可见世界上温和的人都要渐渐的激烈起来了,这是什么缘故呢?

 

《只有叹气》1919526

 

为了山东问题,我们国民除了口头上排斥日本以外,没有丝毫别种觉悟。只知道单纯而且不能实行的排斥日货,不从根本上振兴工业着想,我对于这种很浅薄的思想和运动,又不忍反对他们,只有叹气罢了!

 

《过激派与世界和平》1919121

 

俄国列宁一派的布尔什维克的由来,乃是俄国的社会民主党在瑞典首都斯德格尔莫开秘密会议的时候,列宁一班人不主张妥协的竟占到了布尔什维克(多数派),布尔什维克并非什么过激不过激的意思。日本人硬把布尔什维克叫做“过激派”,各国的资本家痛恨他,都是说他扰乱世界和平。痛恨布尔什维克的各强国,天天在那里侵略弱小国的土地权利,是不是扰乱世界和平?

 

《保守主义与侵略主义》192011

 

进步主义的列宁政府,宣言要帮助中国,保守主义的渥木斯克政府,自己已经是朝不保夕了,还仍然想侵略蒙古和黑龙江;他若是强起来,岂不是第二个日本吗?

 

《劳动者底觉悟》192051

 

世界劳动者的觉悟,计分二步:第一步觉悟是要求待遇改良,第二步觉悟是要求管理权。现在欧美各国劳动者底觉悟,已经是第二步;东方各国像日本和中国劳动者底觉悟,还不过第一步。

中国古人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现在我们要将这句话倒转过来说:“劳力者治人,劳心者治于人”。

 

《谈政治》192091

 

所以各国共和革命后,民主派若失去了充分压服旧党底强力,马上便有复辟底运动。此时俄罗斯若以克鲁巴特金的自由组织代替了列宁的劳动专政,马上不但资产阶级要恢复势力,连帝政复兴也必不免。

他们反对马克思底阶级战争说很激烈,他们反对劳动专政,拿德马克拉西(民主)来反对劳动阶级底特权。他们忘记了马克思曾说过:劳动者和资产阶级战斗的时候,迫于情势,自己不能不用革命的手段去占领权力阶级的地位,用那权力去破坏旧的生产方式。

 

《国庆纪念的价值》1920101

 

共和政治为少数资本阶级所把持,无论哪国都是一样,要用他来造成多数幸福,简直是妄想。现在多数人都渐渐明白起来要求自己的自由与幸福了,社会主义要起来代替共和政治,也和当年共和政治起来代替封建制度一样,按诸新陈代谢底公例,都是不可逃的运命。

 

《俄国精神》192091

 

黄任之先生说:中国人现在所需要的,是将俄国精神,德国科学,美国资本这三样集中起来。我以为我们尚能将俄国精神和德国科学合而为一,就用不着美国资本了。但是中国人此时所最恐怖的是俄国精神,最冷淡的是德国科学,所最欢迎的只有美国资本!

 

《学说与装饰品》1920101

 

现在有许多人说,达尔文底学说,马克思底社会主义,都是几十年前、百年前底旧学说,都有比他们更新的,他们此时已经不流行不时髦了。这种理论完全把学说当作装饰品,学说重在需要,装饰品重在时新,这两样大不相同呵!

 

 《中国式的无政府主义》192151

 

我敢大胆宣言:非从政治上,教育上,施行严格的干涉主义,我中华民族底腐败堕落将永无救治之一日。因此我们唯一的希望,只有全国中有良心,有知识,有能力的人合拢起来,早日造成一个名称其实的“开明专制”之局面,好将我们从人类普通资格之水平线之下,救到水平线以上。

 

《卑之无甚高论》192171

 

中国人民简直是一盘散沙,人人怀着狭隘的个人主义,完全没有公共心,坏的更是贪贿卖国,盗公肥私,这种人早已实行了不爱国主义,似不必再进以高论了。

 

《政治改造与政党改造》192171

 

罗素在【中国人到自由之路】里说:“改革之初,需要有一万彻底的人,愿冒自己生命的牺牲,去制驭政府,创新实业,从新建设。这类人又须诚实能干,不沾腐败习气,工作不倦,肯容纳西方的长处,而又不像欧美人做机械的奴隶”。又说“中国政治改革,决非几年之后就能形成西方的民主。要到这个程度,最好经过俄国共产党专政的阶段。因为求国民底知识快点普及,发达实业不染资本主义的色彩,俄国式的方法是唯一的道路了”。

罗素这两段话,或者是中国政党改造底一个大大的暗示。

 

《小老头网站》202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