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实践列宁的设想

 

列宁在十月革命胜利之后,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进行了大胆的探索。鉴于当时俄国的经济基础比较落后,列宁提出了“新经济政策”和“国家资本主义”的理论,他的许多设想很接近我国八十年代以来的经济政策。可以这样说,列宁是最早提出有关“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第一人。但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苏联当时没有能实践列宁的上述设想,他的理论却在60年后被中国共产党人付诸了实践,并取得了初步成果。

列宁在他的“论粮食税”一文中,清楚地阐明了关于“共产主义制度下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概念。这个概念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1)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国家资本主义”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国家资本主义”不同,连马克思也没有提出过。

(2)列宁的“国家资本主义”大致分为三种形式:

 a、合作制:即国家资本与私人资本之间的合作经营;

 b、租让制:把国家的企业、森林和土地等租让给资本家经营;

 c、代销制:吸引资本家来收购和销售国家以及小生产者的产品。

3)“国家资本主义”并不是社会主义的敌人,而是无产阶级对私人资本主义进行限制和斗争的工具。

4)与无政府状态的私人资本主义相比较,“国家资本主义”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它是社会主义最完备的物质准备,是社会主义的入口,是历史阶梯上的一级,从这一级就上升到叫做社会主义的那一级,没有任何“中间级”

结合今天中国的情况,我重温列宁的上述论断感到很有味道,似乎列宁已经预见到了我们今天的改革开放,并为我们提供了理论依据。我的直接感受是:

(1)列宁所说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政策就是我们今天正在实践的改革开放政策。

(2)列宁设想的“合作制”、“租让制”等,就是我们今天的“中外合资”、“外商独资”、“个体经营”、“股份制”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等。我们已经把列宁的“国家资本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并取得了成功的经验。

(3)列宁所预见的无政府状态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已经在中国出现,无论是破坏环境的“小造纸厂”、“小化肥厂”,还是乱采滥挖的“小矿山”、“小油田”,都属于此类。而接受政府监督和控制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恰恰是我们用来消除上述无政府状态、规范经济秩序的有力武器。

(4)列宁所讲的“社会主义的入口”就是“国家资本主义”,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入社会主义之前必须经过这个“入口”和“阶梯”。不经过这一级阶梯,则无法进入社会主义阶段。

(5)无论是苏联或东欧社会主义的失败,还是我国“共产风”所造成的损失,都是因为没有充分认识和遵循列宁这一论断所造成的。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也是一道“哥德巴赫猜想”难题,政治预言家们对社会的发展提出了许多设想,想要验证谁的设想是对的需要通过上百年的实践。我们今天的实践成果证明,列宁的“猜想”是对的,我们应当勇敢地实践下去。

 

早在1953年,毛主席已经提出了“国家资本主义”对我们国家有利的观点(见毛选第五卷,P88‘关于国家资本主义’)。他指出,受到人民政府管理的国家资本主义,是新式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带有很大的社会主义性质。毛主席甚至把这种资本主义所产生的利润分成了四份:一份是工人的福利费,一份是国家的税收,一份用来扩大再生产,只有四分之一是资本家的收益。

实际上,我国建国初期所进行的“公私合营”和“社会主义改造”就是在建立“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只可惜我们当时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个“初级阶段”和“入口”需要经历较长的时间,而不是仅仅几年。结果,我们提前向社会主义的“中级”阶段、甚至是“高级”阶段进军,高唱着“人民公社是桥梁,共产主义是天堂”的“梦幻曲”前进,所以失败也是不可避免的。

今天,我们同样面临着困惑:这个“初级阶段”和“入口”到底有多长?“国家资本主义”经济需要发展到何时?依我个人看,中国目前的经济基础还很差,私人资本主义的存在和发展还需要时日,因此“国家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将要长期存在和发挥。这种私人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有经济长期共存的状况,至少还会保持五十年,甚至更长。

既然这样,应当由谁来引导中国完成这个漫长的“初级阶段”的过渡呢?当然是无产阶级和它的政党,因为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这个“国家资本主义”就无法战胜私人资本主义。但这还不够,代表社会各阶层的党派和团体都应参加人民政府的工作,建立广泛的多党合作政治体制,相互合作和监督,才能把中国的事情办好。

有人说,普京现在也在采取“国家资本主义”的政策恢复俄国经济,我不知他的政策是要把俄国带向何方。过去,我们一提到“资本主义”就会反感;现在一些人又开始崇拜西方的资本主义。但我们所说的“国家资本主义”是进入社会主义的“入口”,而不是进入资本主义的“入口”,这一点是有本质区别的。就像我们的“市场经济”是走向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一样,如果忘记了国家的控制,忘记了人民群众的监督,忘记了“共同富裕”,忘记了社会主义的本质,那么中国还会动荡,还会有人“重上井岗山”,历史就会倒退。

继承列宁和毛泽东的正确思想,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勇于实践和探索,我们就能找到适合中国发展的道路。

 

 

                                     2002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