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枪惊醒民主梦

 

如果今天要推选“学习毛著积极分子”,我肯定投阿扁一票!

因为他把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理论学到了家,不仅学懂了,而且还能“活学活用”、有所创新!

你看他,在民意测验有利于对手的大选前夕,连忙让手下安排人打自己一枪,一夜之间就掌握了主动,扭转了乾坤,真可谓是 “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如此“枪杆子里出政权”,恐怕连毛泽东也没想到。

相比之下,我们大陆的一些同志就差劲儿多了,只知道赚钱。他们不仅多年不学“毛选”了,有的还整天跟着美国人的指挥棒转,嚷嚷什么反恐啊、民主啊、人权啊,像在梦游似的。

民主和专制一样,都具有两面性,既有优点,也有缺点。“文革”中提倡“大民主”,结果是对好人“大专制”。后人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说成是残酷的专制,但他却是统一中国的第一人,不是他统一文字,哪儿来的大中华两千年?

西方的民主有进步的一面,也有虚伪的一面。把西方的民主搬到东方来,民主就更加虚伪,因为封建历史悠久的东方人,更加缺乏民主意识和素质。当孙中山起劲儿地向农民宣传民主选举时,崇尚西方议会制的宋教仁却倒在了枪口下。当毛泽东与老蒋在重庆举杯敬酒的时候,国民党军队的各路将军们却接到了“剿匪密令”。吃尽了虚伪民主苦头的毛泽东,应该是最尊重民主的。但是,当他认为1957年的“大鸣大放”放过了头,于是就开始“反右”了;在他退居二线、把领导权交给刘少奇不久,却又在准备发动“文革”夺权。历史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我们,民主仅仅是一种手段和宽慰人的鲜花,争夺统治权力才是目的和果实。

尤其在阶级社会,只谈民主、不要专政是不现实的。今天的中国大陆,并没有消灭阶级和阶级斗争。中央最近提出,要推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马克思生前有两大贡献,一是提出了唯物主义历史观,一是提出了“剩余价值理论”。这两大理论,对解释今天的中国社会,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确切地说,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凤凰电视台讲,香港目前存在四种阶级:“大资产阶级、中产阶级、民主派和左派”。依我看,除了不爱国和不承认共产党领导的那部分人以外,上述四个阶级还是属于五星红旗上的四颗小星的范畴,也就是原来意义上的民族资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香港也许没有农民阶级)。

阶级的存在是客观事实,是多种所有制和分配制度的生产关系所决定的,不承认这一点就不要谈马克思主义。承认阶级和阶级矛盾的存在,不等于一定要搞“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通过法治和政治协商制度去解决阶级矛盾和冲突,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否则政体改革就是无的放矢。

在内地,像深圳、广东、福建、江苏等开放地区的社会阶级结构,也同样会出现多元化。在过去计划经济条件下,剥削阶级可能会被消灭;但在承认私有制合法的市场经济条件下,一定程度的剥削也是合法的,甚至是“有功”的,因为它提供了就业机会、增加了税收。存在剥削,就必然存在剥削阶级,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利益,都要受到法律的约束和保护。这就是刘少奇说的“劳资两利”,是新民主主义社会制度的特征之一。

过去我们认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专政,仅仅是对剥削阶级实行专政,对被剥削阶级实行民主,现在看来是片面的。在一个民主国家,不是由某一个阶级或党派独享国家权利,只有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专政权力才是某一个阶级或家族的“私权”。目前,我国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称之为新民主主义阶段的延续、或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所有阶级和阶层的公民(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除外),都平等地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一切民主权利,不存在哪个阶级对哪个阶级实行专政的问题。只要你犯法,不管你属于剥削阶级或被剥削阶级(现在不少的罪犯或贪官,不一定出身于剥削阶级),都要受到法律的追究和约束,而没有法律以外的特权。这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西方的民主有其合理的一面,但并不完美。连邱吉尔都说,它只是所有坏制度中最好的一种。意思是说,它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它不可能达到最好,但有可能避免最坏。在封建社会里,只有皇帝的儿子才能继承皇位,不管他是好是坏,只能碰运气了,无法避免最坏。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是由多个政党推选出候选人,通过竞选和全民投票产生国家领导人。一般地说,这些候选人都是有钱人,在穷人看来他们都不是最好的,但通过候选人的竞选和许愿,老百姓有可能从中选出一个稍微好一点儿的来。所以西方的民主,实质上还是有钱人的民主,它也许比封建世袭制要进步些,但也有虚伪的一面。

而美国人已经破坏了西方民主的合理性。他所讲的民主,仅仅是允许他干涉别国内政的民主;他谴责别人专制,而他却可以毫无顾及地甩开联合国、用武力去推翻别国的政府。奇怪的是,不管美国怎么侵略和欺负别人,一些人都说他民主;不管我们怎么按照西方的标准来狠狠“修理”自己,中国也永远是没有民主和人权的!

台湾当然是美国承认的“自由世界”,所以美国人不等选举纠纷如何解决,就急匆匆地宣布承认阿扁当选连任,也太不给他过去的老朋友——国民党一点儿面子了,连我这个共产党的后代都为老蒋的“党国”抱不平了!

阿扁一看美国老子表态支持他,马上就口出狂言,要在两年内“修宪”,实现台独。从中国大陆的军力讲,用武力攻下台湾,肯定用不了一周时间。但不要忘记,因为有所谓“台湾关系法”在,美国对我们的“武统”绝不会袖手旁观。一些人以为,美国关心台湾问题,是想推行“西方民主”,就像他在侵略伊拉克时说的那样。其实,美国是支持台独的,更不要忘记,五十年前他只承认台湾政权,不承认新中国,连我们恢复联合国的席位,他都反对。现在中国强大了,美国人并不高兴,所以要继续通过保护台独来制约我们,把美国的先进武器放在我们的家门口,就像他推动“北约”东扩,把战线推进到俄国人家门口一样!

如果有谁能见到普京,请替我捎上一段话:

“您也许开始担心北约继续东扩的问题了,但别忘了俄国的东方也有危险。日本正在重建他的‘关东军’,以收复北方四岛。小岛虽然不大,您可不能还给他,实在不想要了,也应该作为日本战争赔偿交给中国才对!日本的军事崛起还不仅为此,他肯定也会参加北约,以加强西方对俄国和中国的包围。俄国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中国有丰富的廉价劳工,控制了俄中两国,西方就发财了。所以,我们应当加强联合,取长补短,再团结一些周边国家,重新建立‘新华约’,恢复冷战对峙格局(不是我们想冷战,是他们想冷战)。顺便再说一句,我支持您遏制国内亲西方寡头的举措,西方民主并不适合于东方。俄中两国有过友好合作的历史,也有继续联手的必要,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东西方的制衡和安全。”

说来也惭愧,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还是没有看穿“民主”这面西洋镜。那只是一面不真实的“哈哈镜”,如果真的相信它,就一定会上当,甚至连自己也不认识了。

倒是阿扁的一枪,让我清醒了许多。

  

                                                                                              200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