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与社会主义

 

1990年以来,围绕伊拉克问题已经引发了两次海湾危机。根据美英的说法,萨达姆的时间不多了,他将可能遭遇灭顶之灾,甚至会像拉登一样,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然而,我对这位可能会消失的风云人物却了解很少。春节在家有两天空闲,于是翻出了十年前买的一本关于萨达姆的传记。以前我也看过这本书,但只注意了关于他的个人经历。这次看时则着重了解了他的世界观和思想意识。说实在的,十年前当伊拉克举兵入侵科威特时,我几乎把萨达姆看成是个“暴君”或希特勒式的人物。而现在却有所不同,尤其这本书所介绍的他的观点,让我不得不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萨达姆。

这本书的作者是黎巴嫰的福阿德. 马塔尔。我想介绍的正是他采访萨达姆时的部分记录。采访时间是在1979717日,当时萨达姆42岁。

采访记摘录

问:人们曾经认为你那充满苦难的童年和青年时代的经历会把你引向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你没有选择它呢?

答:从传统上来说,马克思主义吸引的是被压迫者。但在阿拉伯民族却不是这种情况。回顾阿拉伯的历史就会发现,对社会主义的要求大多来自那些并非出身于被压迫阶级的人们。阿拉伯历史的社会主义计划并非总是来自穷人,而是来自那些根本不知道压迫并且成为穷人领袖的人们。阿拉伯民族不象其他民族那样,从来不是一个有阶级觉悟的民族。社会差距确实存在,但今天阶级差别主要是存在于阿拉伯人和非阿拉伯人之间。

问:作为一个革命者,你反对马克思主义。为什么?

答:我相信有史以来所有的人类文明都是交织在一起的。世界上兴起的革命理论也是如此。一切革命理论要成为全人类的理论,就必须对新的思想很敏感。列宁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我欣赏他的著作,因为他以一种充满生气的态度对待生活。我也读毛泽东的著作。我不反对马克思主义。我对全人类的思想都要做出反应,不过要带有自己的精神和特点。我们的民族有能力使马克思主义懂得它不再被用来处理今天生活中的一切新概念了。除了我的信仰、国家的真理和它的能力之外,我一贯反对理论的机械移植。

我尊敬马克思主义的最初纲领,我尊重马克思主义者。但对于那些用自己的装备着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联盟在世界上任何国家中招募追随者的共产主义者,我却毫无尊敬之情。我并不指责或批评那些采用了马克思主义的非洲人,因为非洲人和亚洲人都没有阿拉伯民族的传统或历史。阿拉伯民族是一切先知的发源地和文明的摇篮。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这是毫无疑问的。

问:下列这些名字对你意味着什么?他们包括:…… 甘地、切 . 格瓦拉、毛泽东、胡志明、铁托、卡斯特罗 ……?

答:甘地的伟大在于他有力量而不使用武力。但是甘地运动如发生在像伊拉克或叙利亚这样的国家,它将会失败。甘地用消极抵抗的形式来反对殖民主义者。

. 格瓦拉的勇气和浪漫很吸引人,但这并不足以把一个人造就成一个领袖。

毛泽东的伟大在于他有能力解放中国,建立起社会主义,并且根据中国的特殊环境选择一条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特殊道路,他的观点显然不同于列宁的。

胡志明是一个伟大的革命领袖。我感觉到他的朴素,并且由此而钦佩他。

至于铁托,他是一个伟大的革命领袖,面对巨大的困难,能以最低程度的暴力,将不同的人团结在一起,使其成为一个幸福的统一的民族。这是他与其他所有共产主义政权不同的地方。

卡斯特罗我非常熟悉,他以直率勇敢而著称。革命领袖大都很勇敢,但卡斯特罗称得上特殊的勇敢。

问:什么使你感到更为困难:是取得权利呢,还是保持权利?

答:最难的并非取得权利,而是如何把这种权利转化为一种为人民服务的永恒的方式。

问:你如何看待在社会主义结构中私人经济成分的作用?

答:我们相信,私人成分和社会主义成分将永久地携手前进。他们是社会主义公共事业中的合伙人,在为人类生活的改善而工作。在某些情况下,私人活动比社会主义活动更有能力,也更有用处。我认为只使用国家的设备而忽视对私人成分的需要,我们就不能建设社会主义。

问:社会主义的伊拉克希望看到私人成分的小企业吗?

答:旅游业必须由社会主义的和私人的经济成分共同掌管。再拿汽车修理厂来看,如果公民不希望排长队,就可以到私人的汽车修配厂去。国家有比小时装店、咖啡店、饭店或修理收音机、电视机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注意。这样我们就能避免某些马克思主义者所犯的那些错误了。

不过,私人成分是否能负责重工业?回答是否定的,在我们的社会中这是不实际的。这与我们的原则相抵触,因为它将危害我们的政治领导,并改变我们革命社会的全部观念。这就是我们限制私人收益的原因。我们希望保卫我们的社会主义的、复兴社会党的和人类的原则。

问:你不认为马克思主义和伊斯兰教的意识形态之间在社会主义的运用上存在某些分歧吗?

答:马克思主义是一种革命的理论,但它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古老的革命理论。我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时候是怀着这样一种希望:我们可以从中获得与复兴社会党体系一致的东西、而不是与马克思主义一致的东西而受益。

说社会主义不存在私人经济成分是不正确的,就像说社会主义存在着没有任何国家干预的社会主义与私人经济成分间的“自由”竞争一样。

我们的梦想不仅是要进行阿拉伯民族斗争以达到阿拉伯的团结,而且要创建一个统一的阿拉伯社会主义民主国家。

问:你认为民主的观念不适合于阿拉伯世界吗?

答:西方的民主是否适合于阿拉伯民族?我的回答是不。我们这样一个不够发达的社会怎么能采纳一种非常先进的社会的模式呢?我们还没有直接在宪法的水平上运用民主。我们不相信自由的民主经验适合于我们的社会,因为它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的。

问:你比大多数人更懂得阿拉伯的人权,请你对阿拉伯人权的范围下一个定义。

答:人权问题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阿拉伯人的权利观念并非一成不变,它一直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穆斯林阿拉伯人既使用古兰经,也使用剑。

美国人在其他国家杀人的时候仍然能够谈论苏联的人权。我们发现共产主义国家在讨论这同一个问题的时候也在自己的国内和其他国家中摧毁人权。

问:伊拉克正在计划取得原子弹吗?

答:在我们的基本纲领中,无论从技术方面还是从科学方面来讲,我们都把和平使用核动力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问:可能出现一个超级大国独自统治全世界的局面吗?

答:我认为不可能出现一个大国独自统治世界的局面。在世界历史上从来未出现过这种局面,今后也不会出现。

                                     (摘录完)

最后,我再说两句。

这几天,世界都在注视着海湾局势。如果说十一年前美英联军出兵把伊拉克的军队赶出科威特还算事出有因,那么这次美国执意要打萨达姆,似乎没有充分理由。但是联合国现在也好像拗不过美国,小布什脖子一歪,说谁是“罪恶轴心国”就可以打谁。我看下一个“罪恶轴心”不是俄国就是中国,萨达姆认为不会出现一个大国统治世界的说法,看来说错了。

各位看官,你读了萨达姆的上述答记者问,是否会有所触动?起码会对萨达姆有些新看法。看来他不仅仅是个阿拉伯的“猛张飞”,肚子里的革命理论还不少呢?他的一些认识,甚至和我们今天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的看法相近,而他则是在1979年如是说,真的比我们中的不少人高一筹。比如对私人经济的认识、对本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对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认识、对民主的认识、对人权的认识、对革命领袖的评价,都有值得借鉴的地方,起码对于我个人来说是这样。

不管萨达姆这次是不是会“走麦城”,我都有点“喜欢”他了。

 

                             20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