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行

 

一、行

 

我是从丹东出发去朝鲜的,参加由丹东铁道旅行社组织的旅游团。从北京出发乘飞机直接飞平壤当然也行,北京一些旅行社也组织去朝鲜的旅游,只是乘飞机没机会观察铁路两侧的风光了。乘火车去平壤要先从丹东乘车几分钟到鸭绿江对面的新义州,然后换乘朝鲜的火车去平壤。新义州到平壤距离220公里,火车(电气车头)却跑了6个小时,大概是路基不好,车开起来摇摇晃晃,快不得,加之朝鲜缺电,我们在途中遇到停电,停在一个与一条公路相交的路口,等电耽误了半个多小时。害得路口两侧的几辆卡车也不得通行。火车所用的电线架设得较乱,可能因为缺少维修经费和材料。我们乘座的这趟列车大概属于“专列”,没有当地人,就是中国游客和朝鲜乘务人员,当然包括朝鲜“安全官”。车厢不错,六人一个包厢,两排座相对,每排三个座位,软座。经“考察”,确定车厢系六、七十年代东德制造,制造工艺精细,体现出德国特色,不过因年代已久,有些部件已显老旧。经改装,车上还安装了中国格力牌普通家用空调,两个包厢合用一个空调机,厢壁上打个洞,空调机从中穿入并固定,这样,一个包厢便可享用半个空调,样子怪怪的。厕所为坐便式,作为公用厕所,我还是喜欢“蹲坑”,那更卫生些,别人屁股碰过的东西总会让你不放心坐上去。

 

 

我们坐的火车,德国造。                  火车上加装的格力空调

 

我是铁路边长大的,所以注意观察了朝鲜的铁道结构。朝鲜还在大量使用木质铁路枕木,固定铁轨用的还是传统的“道钉”,即用敲铁钉的方式将道钉钉入枕木来固定铁轨。我国已大量或全部使用水泥枕木,固定铁轨的方式为螺钉加钢垫片或钢“垫簧”,安全、耐用,但成本高(你们有机会看看铁路或地铁的铁轨,就明白铁轨是如何固定在枕木上的了)。在新义州车站,看到了部分水泥枕木,但螺母及垫片残缺不全,大概是中国不再免费提供螺母及钢垫片了,若花钱买,又有点贵,于是他们就有了“创意”:有些水泥枕木上的螺栓被挖掉了,然后填之以木块,再用普通道钉钉入木块,以此方式固定铁轨。这种传统道钉价格低,朝鲜大概还有些存货,或它自己也可制造,但安全性能差,行驶火车的震动总会使一些道钉松脱,动车和高铁是绝对不能用的。小时候常见铁路巡道工肩扛铁锤在铁道上行走,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将松动的道钉砸回去。

朝鲜的火车都很破旧,许多车皮的侧板破漏,朝鲜兄弟就用稻草帘子遮挡,“艰苦奋斗”精神可嘉。

 

 火车跑动中,聚焦不准,但可见车皮破洞。

 

从平壤去开城(板门店)168公里,走公路。这是朝鲜唯一的一条铺装公路,水泥路面,但也年久失修。此路是70年代中后期建的。从新义州到平壤的火车上偶见两侧的公路都是沙石路面,有汽车跑过便尘土飞扬,好在汽车很少,绝无几辆汽车排队跑路的景象。我们坐的“大巴”是韩国造的“现代”,很一般,比不上我国造的“金龙”、“宇通”等大客车。在路上及城里所见的大、小汽车,还是以中国造的为主,其它车极少见。朝鲜不会从韩国买汽车,那辆“现代”大概是金大中送给朝鲜的。朝鲜本来不造小汽车,也许同我国合资生产小轿车了?看一下他们的“和平”牌轿车,外面的牌子及文字都是朝鲜的,里面方向盘上的标志却是沈阳造“中华”(见以下照片)。朝鲜的少量出租车都是这种牌子。出租车都是供外国游客用的。

 

 

看见了吗?同一辆车,外面是朝鲜牌子,里面的“中华”标志还原封未动。

 

在平壤,导游领我们看了地铁。车站很漂亮,很深,距地面100多米。车厢一般。车票与公交车一样,合三角多人民币一次,不计距离。导游说,她的月薪约为三、四百元人民币。根据收入折算下来,平壤比北京的地铁票价相对高些,但对外国游客来说,这无疑是非常便宜的。据说平壤地铁是中国工程兵建的,用的是天津准备建地铁的材料。

 

 

平壤地铁车站                           地铁车厢

 

平壤和开城的路口仍以交警指挥为主,很少见到红绿灯。交警的制服上白下蓝,与我国六十年代的民警服色彩一样。

 

  平壤交警

 

 

二、食

 

从新义州到平壤的火车上我们吃的是盒饭,质量不错,我见到盒饭后说,“这比我国火车上的盒饭要好”,旁边的一位上海老太太马上补充说,“好许多”。当然,我国的盒饭也是各档次的都有。这些盒饭大概都是在丹东订制的。在返程火车上我们是在餐车上吃的,也挺好,基本上是中国菜,如宫爆鸡丁等,外加朝鲜泡菜。价格几何就不清楚了,这已经包括在旅游费用中。在平壤用餐,除一次是在路边一个餐馆外,其余都是在所住宾馆的餐厅。宾馆中的早餐为自助,食品种类较丰富,与国内四星级宾馆差不多。那个路边餐馆,每套餐是八九个小铜碗,内盛各种小菜,当然,各式泡菜是不能少的,另外有一碗米饭,一碗豆腐酱汤。列车及餐厅服务员都年轻、漂亮,显然是经过以貌取人的方式挑选的。

 

 

火车上的盒饭                            “八大碗”(小铜碗)

 

 

打开盖子,里面是这样的。

 

朝鲜导游是位28岁的金姓姑娘,中文熟练,登上汽车后先作自我介绍,自暴“未婚”,并大方地说:“你们的儿子如果愿意,可以娶我。”另外还有两位20多岁的青年,男的是“英文导游”,女的是实习导游,学中文的。

 

 

导游和实习导游                        餐馆服务员,曾在广州培训两年

 

导游在回答我们的问题时说,朝鲜民众的粮、油等基本食品和一些生活日用品是定量供应的,同我们改革之前的票证制度一样。粮食定量为每人每天700,其中80%为大米,其余为面粉及杂粮。如果副食充足,粮食显然是足够了。前几年听说朝鲜农业遇到自然灾害,也许现在境况好转了?

从火车上看,路边多为水田,田块较大,灌溉系统良好,水稻长势不错,不少地段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大片的水田望不到边,不像我想象中的到处是山。这种景象让我感到,如果没有自然灾害,只有两千万人口的朝鲜似乎不应该缺粮。导游介绍说,朝鲜这边的山地达80%,南朝鲜多为平原。我想,20%的平原耕地养活两千万人应该不是问题。

 

 

水稻田,其“外围”这块是其它作物。     水稻田一望无际

 

我们所能去的商店只是类似于我国八十年代前的“友谊商店”,专门对游客的,其中食品不多,多为人参制品、酒、烟、糖果等。其它就是工艺品,纪念品之类。在朝鲜可直接使用人民币和欧元,连一些西方人在这里都使用人民币(近年来,不少有条件的西方人将人民币作为他们的储蓄币)。商品都用人民币标价,商店服务员都会说中文的数字。

 

朝鲜邮票样品

 

三、住

 

在平壤住两晚却分别住两个酒店,一晚住“西山宾馆”,一晚住大同江一岛上的“羊角岛宾馆”,后者为当地的“特级宾馆”,导游说相当于中国的五星级宾馆,44层高,但外观和内部陈设都很一般,大概相当于国内的三星级旅店水平。当时有客人一、二百,多数是中国游客。宾馆内的电视除一个朝鲜频道外,有我国中央台的14713(新闻)套节目,还有辽宁卫视、星空、凤凰卫视中文台和资讯台、澳门莲花台和俄罗斯的RT。导游对我们说,中国的电视连续剧,如《渴望》、《暗战》等风靡朝鲜,播放时万人空巷,连盗窃案都少了许多。看来朝鲜小偷也喜欢看中国电视连续剧。

 

 

羊角岛宾馆                     平壤新民居

 

朝鲜的民宅均由国家建造,免费提供给居民。农村也如此。从火车上看到不少铁路两侧的农村民居,基本上一个式样,灰墙黑瓦,比较整齐。还没见到北京铁路两侧常见的那种破烂平房。平壤市内有几座新建的高层民宅,外观挺漂亮,但“质地”较粗糙。导游介绍说,一个四口之家,大概可分到100150平米的三居住房。平壤市区只有200万人口,郊区另有100万人,作为朝鲜的门面,这里的居民住房大概比较充裕。由于没机会,也不允许进入当地民居,不知其内部结构及陈设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地人比多数中国人干净。我国东北有不少朝鲜族居民,我家还有过朝鲜族邻居,知道他们比一般中国人讲卫生,爱干净。在我的老家,记得我们曾讽刺朝鲜族人用锅煮衣服,以为那不卫生,煮饭的锅怎么可以煮衣服呢?其实这正是卫生之举。过去,东北人在冬天很少洗澡,衣服上长虱子,朝鲜人用煮衣服的方式来消灭虱子,同时还能灭菌,不是很好嘛?这次在朝鲜,当地导游不断提醒我们不要吸烟,不要随地吐痰,可见国人的吸烟和吐痰行为已名扬四海。一个大国公民的不雅行为照样会被小国民众look down,就像我们对那些举止粗俗的暴发户大亨看不起一样。

 

 

     朝鲜农村的“制式”民居                 农村民居

 

四、衣

无论在城市还是在火车中所看到的铁路两侧的当地民众,感到朝鲜人的衣着还不错,没有破衣烂衫者,只是式样不多。许多男人喜欢穿朝鲜的“制式”服装,那大概可显示一点“身份”。妇女的衣服式样和色彩当然多些,朝鲜妇女也喜欢穿高跟鞋。他们没搞过文革和破“四旧”,显然未经历过只能穿蓝、绿、黑单色衣服的年代。朝鲜没有棉花,织物以化纤居多,据说在六十年代朝鲜就建了尼龙厂,比我国还早。有一天,我们的实习导游还特意穿上了漂亮的民族服装,许多人同她照相。

 

朝鲜民族服装

 

五、文化教育

 

朝鲜人能歌善舞,爱好文体活动。我们在少年宫看了一场朝鲜少年的演出,有歌舞和器乐演奏,水平很高,但少年显得太老成。我有他们表演的录像片断,因文件较大,就不贴在此了。

 

 

朝鲜少年                              平壤少年宫内大厅

 

每年81日至99,是朝鲜大型团体操“阿里郞”的表演季,届时游客必须观看,票价800元人民币。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表演,也是独一无二地强制观看。如果想看,就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去朝鲜,不想花那800元,就躲开这段时间。我倒是想看看,钱都准备了,后来才知道不是常年有演出的。

导游说,朝鲜实行11年义务教育,学前一年,小学四年,中学六年。无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朝鲜学生每天只上半天课,早8点至下午1点,另半天时间他们可选择自己的课余爱好,如体育、歌舞、器乐演奏、手工艺制作,等等。我们的导游当年的课外活动是刺绣。我以为这很好,课业负担不重,又能发挥学生特长。我国中小学生负担太重,大学生又太散慢,这种教育畸形状态不改,将严重影响中国青少年的心身健康和大学教育水平的提高。

朝鲜劳动党的党旗图案为铁锤、笔和镰刀,笔在中间,似地位最高,显示出朝鲜对知识和知识分子的重视。他们的“先军政治”无疑会让军人更受重视。

 

 注意楼顶的朝鲜劳动党党旗

 

朝鲜民众对外界知之不多,甚至不知道他们的伟大领导人金正恩曾在瑞士上过学。朝鲜流行的口号是:“劳动党怎么想,我们就怎么做!”(“想”似应换为“说”,朝鲜民众怎么会知道党在想什么呢?)“劳动党下决心,我们干!”看来朝鲜民众比较省心,只要出力就行了,不必太费脑筋。

朝鲜仍旧非常讲究“避讳”,比我国的老传统有新发展。金日成用过的“主席”称号,别人不能再用,他是唯一的“主席”,所以金正日不能用“主席”称号,而是叫做“总书记”,他死后别人也不能再用“总书记”的称谓,金正恩被称做“第一书记”。这是导游告诉我们的。这样下去,金正恩之后大概就只能有“第二书记”了。

 

 

      “主体思想”塔                       平壤凯旋门

 

六、经济

 

朝鲜经济不发达,基础设施差,但挺注意环保。一路上及在平壤没看到一座工厂,导游说,出于环境保护,不允许在平壤及居民区建工厂。朝鲜有煤,但电力缺乏,晚上灯光不多。一天傍晚,我在丹东的鸭绿江边散步,只见丹东灯火辉煌,对岸的新义州却一片黑暗,只有三两点微弱的灯火闪烁。曾见过一篇文章说,从卫星照片上就可判断出一个地区的经济发达程度,晚上,发达地区灯光冲天,欠发达地区则一片漆黑。如果在晚上,我们在飞机上就能看到我国的东海岸地区一片光亮。人都睡觉了,城市里还灯火辉煌,是不是有点浪费能源?这也是地球变暖的因素吧?甘蔗没有两头甜,就看人们如何选择了。

尽管朝鲜竭力表现它的独立性,但从经济到思想文化,它实在无法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和联系。据说我国对外经援数额的一半都给了朝鲜。朝鲜一些受到非议的做法,大多也是从中国学去的。例如,我们搞“大跃进”,它便搞“千里马运动”;我们搞毛主席像章,它便搞金日成像章。我们是始作俑者。当然也有好的,例如,它的妇女产假制度(六个月)和哺乳期妇女可推迟一小时上班,提早一小时下班的规定,同我国的一样。但不知是它学的中国还是我们学的它。其实在过去的年代里,我国的对内“控制”比朝鲜还严,例如,在那个时代,中国的外交官只有一秘以上的官员才允夫人随任,而朝鲜使馆连司机都可以带夫人,表现出它的人性化管理。庆幸的是朝鲜没有搞“文革”,但是否受到过某些文革因素的影响,不得而知,我的朝鲜知识太少。我国的改革开放它也没有学,不过大家不要急,我以为,在三、五年当中它的经济政策会有变化。只要金正恩一句话,朝鲜会立即改变。最近金正恩指示说,“朝鲜妇女可以穿短裤”,这表现出他思想开放的一个方面。毕竟是年轻人,他的思想是活跃的。

 

 朝鲜“千里马运动”塑像

 

七、友谊塔

 

我们在参观牡丹峰上的“朝中友谊塔”时,按中国习惯行三鞠躬礼。对长眠在朝鲜的英雄中华儿女,再多鞠躬也应该。在这里,我非常自愿地买了一束20元的鲜花。

友谊塔基座内有个展厅,展厅四壁画有我志愿军抗击美国鬼子及帮助朝鲜人民搞建设的大幅壁画,展柜上摆放有两本我牺牲志愿军将士名录,一本为战斗英雄和模范人物名录,一本是团以上干部名录。遗憾的是,塔身和基座上的铭文都是朝文,我们不知其意。中国游客都认为,这里应该用中朝两种文字书写。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朝中友谊塔”    展厅内陈列的志愿军烈士名册的一页

 

(有关“朝中友谊塔”详情,可参见此链接:http://baike.baidu.com/view/959789.htm

 

八、朝鲜与韩国

 

朝韩关系比较敏感,我们没有问这方面问题,但导游主动说了几句。她说,他们称韩国为南朝鲜,不用“韩国”称谓。还说,“那么点小个地方,还叫什么大韩民国,很可笑。”

我们习惯于把朝鲜南北的军事分界线称作“三八线”,实际上那是按地形和停战时的控制线确定的弯弯曲曲的一条线,并不是实际的北纬38度线。我们参观板门店时,未见到韩国方面的士兵和游客,这个地方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紧张,看来它现在的主要功能就是旅游,这里当然也少不了卖纪念品的商店。商店门楣上写有朝文、英文和中文三种文字,英文为Panmun Souvenir Shop, 中文为“板门馆纪念品商店”。不知为何叫“板门馆”。

 

 

板门店停战签字厅                    军事分界线,有士兵的这侧为朝鲜,对面为韩国(无人值守)

 

九、注意事项

 

旅行社专门讲了赴朝鲜旅游的注意事项,其中有这么几条:“严禁携带手机、望远镜、150mm以上长焦镜头的照相机、朝鲜币及手提电脑等进入朝鲜”(入朝前,我们将手机存在丹东的旅行社);“沿途绝不允许拍照和摄像”;“向金日成主席献花和照相时要保持严肃,不能模仿领袖的姿态照相”;“在参观板门店军事分界线时不要和南朝鲜的士兵打招呼”;“严禁擅自个别活动,不准探亲访友,在旅游空闲期间不允许擅自进老百姓的家”。在朝鲜旅游是不能自由走动的,一切都要在导游的掌控之中,什么地方可以照相,什么地方不能照相,都要听导游号令。其实,只要导游没说“这里可以照相”,你就不能照相。当然,导游很难看得住大家,“偷拍”此伏彼起。按规定,乘火车时是不能照相的,但游客们还是照了许多路旁景物。其实大家并无恶意,所照的无非是大片的水稻田和整齐的制式民房,再就是无一例外的火车站建筑上的金日成画像。我们当年搞毛主席塑像,成本高,费工费时,而朝鲜人只是搞画像,就简单、经济多了。塑像也有,但朝鲜全国大概也就两三处,最大的在万寿台,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的双人塑像。我们到那里礼拜每人要买一束20元人民币的鲜花,当地人买一枝即可。礼拜仪式是,先献花,然后排好队鞠躬一次。朝鲜不兴三鞠躬,这比中国好,能节省时间。

 

 

万寿台,父与子                        所有火车站都有一幅Kim 主席的画像

 

在开城,一次午餐之前,我在路边照了两张很普通的街道景物,但那位实习导游向“安全官”告发了我的随意照相行为。餐后,我们的导游问我,“你在路边照相了?”我说,“是,普通街景”,并将相机打开,若无其事地让她看,因为照片没有他们的“军事机密”或“阴暗面”,我当然不在乎让她们看看我的照片内容。她把相机拿给一个高个男性“安全官”看,我当时只顾同别人聊天,没注意他们做了什么,导游很快把相机还给了我,时间不过一两分钟,但我发现那两张街边照片被删掉了,“安全官”的手脚够熟练、够快的。这让我很恼火,随便删别人的普通的、没有机密、没有肖像权问题的照片,太粗暴了!

在羊角岛饭店用过晚餐后天还大亮,一些游客想到街上逛逛,但导游说,“你们没有护照,不能外出。”我们一入境,朝方边检军人就把我们的护照收走了,不允许我们随身携带,出境时才发还我们。扣住护照,就是为了不让游客乱跑,不让游客看“不该看”的东西。其实在这个四面环水的江心岛上,只有一桥与陆地相通,桥上有卡,就是有护照也走不出去。这是个搞软禁的好地方。

 

十、出入境

 

国际上,边检与海关检查的特点是“严进宽出”。这是因为要防止境外带入包括毒品和生物活体在内的违禁和走私物品,同时鼓励游客从当地购买商品带出境。例如,瑞士为鼓励游客在当地购物,特规定,旅客所购瑞士产物品,登机时不计算重量,就是说,你在瑞士买多少东西带上飞机都不算超重。所以,当年竟有一些中国人在瑞士买铝质家用梯子这类大物件带回国。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朝鲜的行为正相反,我们入境时只查对一下护照,很简单,在新义州出境时却要查看行李。朝鲜新义州的海关“小厅”很小,害得我们大部分人在烈日下的厅外等候,结果大家为了避暑,就拼命往屋内挤,乱作一团。朝方工作人员让大家排成一队,并说,不排好队就不检查,那边不检查,这边不排队,双方互不相让。僵持了几十分钟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便抬高嗓门高喊:“快点了!快点了!我们要热死了!我们是人,不是任你们耍的狗!”声音超大,在厅内回荡,朝鲜人和中国人都震惊了:竟有这等放肆之人在国门高声喊叫!不知这喊声是否起了作用,反正检查立即开始了,并且速度很快,因为他们用的是同我们地铁一样的安检X光机,行李从这边放入,那边提取,本来是用不了多长时间的,完全是人为的障碍才造成秩序混乱。我们中国人当然也有责任,大家不守秩序,都想往前挤。我们上下汽车时,人们也是这样争先恐后地挤。我们团大部是来自中国“发达板块”的人,他们好争不让的拼搏精神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在市场经济环境下,这样的人才能发财。西方世界就是这样的,叫做“竞争”,所以他们发财了。不过西方人在遵守公共秩序方面还是比我们做得好些,但在遵守世界秩序上,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则很赖。他们根据自己的利益制定“世界规则”,但一旦中国在“规则”内打败了他们,他们要么修改规则,要么就撕破规则,祭起“反倾销”大旗,大搞贸易保护主义。这就是美国的“自由竞争”。

挤了一身臭汗之后,终于进入了中国的丹东边检大厅,这里人不多,空气凉爽,工作人员效率高,在护照上盖个入境章就过去了,让大家心情好了不少。有人感叹说:“还是祖国好啊!”

当今世界,比祖国好的国度真的不多,就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归来,多数中国人也会有“还是祖国好”的感觉,这就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GZD 2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