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鲜特色”说起

 

前两天看到电视里介绍北朝鲜的情况,有些感触。原先对当今社会主义国家的特性问题没有想明白,这次结合“十六大”的学习,似乎找到些思路。

先谈谈朝鲜。我跟着电视里的记者“走访”了一些地方,由于记者来自中国(香港),所以接待者十分友好,一些不对外的部门也接受了采访。

从朝鲜的城市和村镇看,环境和卫生状况很好,社会秩序恐怕也是世界各国中比较好的。街道上没有五颜六色的广告,当然也没有“自由市场”和个体商贩。

朝鲜实行全民的免费医疗制,从看病吃药到住院开刀,不花一分钱。从记者走访的一家医院看,条件不算好,但总有空床位。朝鲜的人均医务人员比例是较高的,但药品和先进器材比较缺乏,这与他们受到国际封锁有关。不管怎么说,能做到全民免费医疗,在当今世界上已经很难得。

朝鲜人口数量保持平稳,国家鼓励生育,这与我国很不同。人们说“越穷越生”,朝鲜不是,他们没有中国人“养儿防老”的顾虑,说明社会保障机制比我们健全。如果谁生了双胞胎会受到奖励;如果是四胞胎,国家还会奖励住房和汽车。与中国一户农家生了五胞胎而交不起住院费、到处借债的情况相比,差别很大。

记者走进幼儿园,从孩子们的健康状况看,没有非洲那种骨瘦如柴的现象。孩子们胖瘦适度,似乎没有中国和西方孩子那样高大,但是也没有营养过剩而出现的肥胖症。不过,孩子们从小就必须背诵关于“领袖”的事迹和一些生平,在表演节目时我似乎看到了中国孩子在“文革”期间歌颂“红太阳”的情况。因而,让我回忆起三十年前的中国。

朝鲜实行免费教育,也有“重点中学”。记者所访问的“平壤一中”就是朝鲜最好的学校。学生中除了品学兼优的学生外,主要是来自干部家庭的孩子。和我们的重点学校一样,戴眼镜的不少。据记者介绍,这所学校的任务主要是培养政府官员和企业领导。记者观摩了英语课,当记者向一位学生问到:“How many people are there in your family ? ”(你家有几口人)孩子竟然听不懂。这与我们以前的学生一样,只是学外文、不是学外语。尽管如此,朝鲜孩子的教育程度普遍较高,到中国等国家来留学的也不少。我夫人是大学老师,她的班上经常有朝鲜留学生,一次她问学生对中国的印象,学生想了半天说:“中国人太浪费了。”前几年一位朝鲜学生送给我们一本朝鲜年历,都是电影剧照,很像我们以前的“红灯记”和“奇袭白虎团”,我至今还挂在家里,它总让我想起一些东西。

记者还介绍了朝鲜的文艺表演和电影,我没有想到朝鲜孩子至今还在组织看电影“卖花姑娘”,因为该剧的原作者据说是金日成。这部电影曾在三十年前轰动中国,但现在我们的孩子们不会再有兴趣去看。

都说朝鲜的供应不好,但记者在商店里看到的日用品并不少,不过像音响和啤酒等是从中国进口的。和中国过去一样,外汇商店里的东西应有尽有,外汇的官价和黑市相差几倍。据记者介绍,现在朝鲜已经取消凭票供应的制度,住房也卖给了个人,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记者还被允许参观了一处农村,见到这家农民有很好的玻璃暖棚,比我们农村的塑料大棚还要高大,我想可能只是个“试点”吧。据农民说,现在他们的土地也开始“承包”了,收入比以前要好。但从这位农民的表情看,似乎讲话很拘束,回答记者的问题很谨慎。也许是朝鲜的人少,他们从不围观外国人,不像我们的老百姓,爱看热闹。

平壤也有地铁,是用防空设施改建的,虽然不华丽,但很实用。据说关起大门,可以让平壤的老百姓躲避核武器的伤害。朝鲜至今都十分强调备战,到处戒备森严。记者和摄影师在拍摄一家商店内景时,被“客气”地请出了门。不过中国记者也被“特许”拍摄了一些地方,如板门店。那里是世界上唯一留存下来的“冷战”遗址。

平壤的图书馆很好,可以通过内部网络查询书目。不过,据说朝鲜的电讯业是受控制的,平壤只有一家网吧,属政府特许,主要面对外国人,收美元。在朝鲜不允许用手机,记者在入境时只得把手机留在海关。

与中国隔江相望的新义州是朝鲜的“经济特区”,集中了许多外向型工厂。那里的朝鲜人很富裕,年收入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人民币)的都有。不过,他们不承认是在学习中国的改革开放,而是朝鲜式的试点。我倒是赞同他们的说法,各国的发展模式可能会是相似的,不一定就是在照搬别人的,这样才有特色。就像日文和朝文,尽管还保留一些汉字,但已经自成体系,成为了独立的民族文字。

朝鲜到处悬挂者父子两代领袖的画像,连纪念章也是两个人在一起的。从我们今天的观念来看,我们当年对毛主席的“个人崇拜”恐怕还比不上今天的朝鲜。但从另一个角度去想,人类自古就喜欢搞“崇拜”,信教的崇拜自己的“上帝”、“佛祖”;在现实中崇拜自己的领袖。这在各个民族中是很普遍的,为什么要对朝鲜人的崇拜看不惯呢?我们中国人今天就没有“个人崇拜”吗?对自己的领袖有点崇拜倒没有什么不好,总比崇拜别人的领袖好。最不好的是嘴上崇拜,心里骂娘;表面上拥护,实际中捣乱。

朝鲜人说到他们的社会主义,仍然很自信,起码是免费教育和医疗别人比不了,如果能通过改革把经济搞活,也不能说不是一条路。朝鲜的人口少、民族精神和凝聚力强,这是个优势。再加上长期处于南北分裂和敌对的态势,人民反而容易团结。就像台湾问题一直是我们的“心病”一样,“台独”和外国的干涉总让我们警惕也是件“好事”,阶级斗争的弦儿就不会完全放松。其实一些美国人很蠢,老是想阻碍我们解决台湾问题,反而促使我们要强大,要和他们唱对台戏。我不担心中国会出现苏联解体的问题,因为我们有一些“好老师”天天在提醒我们要防止国家分裂,这些老师就是“台独”,还有达赖和“东突”。所以,南、北朝鲜都会搞得不错,因为他们互为“老师”,互相监督和竞争,所以有进步的动力。当然,不要误以为我不赞成实现民族统一。

从南北朝鲜的情况可以看出,他们都有自己的特色,北边是“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南边是“韩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其实,没有那个独立国家的社会制度是与别国完全一样的,资本主义国家如此,社会主义国家也如此。古巴、越南现在还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但他们都有自己的特色,与我们的区别也很大。但是,有特色的东西反而有生命力。原来东欧套用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没有根据自己的特色探索和完善社会主义,结果纷纷“翻牌”,推倒重来,付出了很大代价。我们以前的社会主义照搬苏联的,脱离中国国情,所以很难搞好;后来按照中国的实际情况改革,很快就上去了。我相信,朝鲜按照自己的国情搞改革,也会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