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与幽灵

 

随着波兰、匈牙利、捷克和原苏联的几个加盟共和国进入欧盟,人们对欧盟的议论多起来。一些人说,欧盟对世界政治格局多元化和维护世界和平有好处(比如去年法、德抵制美对伊战争和西班牙撤军);还有人说,欧盟的发展和扩大,是当今世界史无前例的大事件,具有深远影响。

对此,我也做了一些肤浅的思考,请各位指正。

一、        资料上介绍的欧盟:

    从资料看,欧盟是在199311月正式成立的,现有25个成员国,人口合计4.5亿。它的宗旨是:“通过建立无内部边界的空间,加强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和建立最终实行统一货币的经济货币联盟,促进成员国经济和社会的均衡发展。”欧盟成立后,经济快速发展,1995年至2000年间经济增速达3%,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1997年的1.9万美元上升到1999年的2.06万美元。欧盟的经济总量从1993年的约6.7亿万美元增长到2002年的近10亿万美元,经济实力与美国相当。

    新近加入的十个成员国,在经济水平上比较落后,人均产值相当于欧盟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之间。

 

二、        值得注意的特点:

    与其他“经济共同体”相比,欧盟具有以下一些特点:

1、统一货币:逐步以“欧元”取代各成员国的货币。为实行欧盟内部的统一金融政策、统一信贷和结算、自由贸易等创造了条件。

2、边境开放:成员国内部的人员可以自由往来,任意选择居住和工作地点,当然也包括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学校。这为劳动力和人才流动,创造了条件。

3、关税同盟:逐步免除成员国之间的关税限制,并对外建立“关税同盟”,统一了关税政策。这为内部物资流动和资源共享,创造了条件。

4、政治体制改革:2003年,欧盟迈出了政体改革的第一步,起草了“欧盟宪法草案”,确定了盟旗、盟歌和“多元一体”的铭言。成立了“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在某些领域具有立法功能。这为欧盟今后以“一个声音说话”、并逐步建立“联邦”创造了条件。

5、协调和平衡发展:欧盟已着手在产业政策、环保、情报、安全、民族、司法、军队等诸多领域协调立场、制定法规,并对经济落后的成员国实行“帮扶政策”。欧盟提出的“协调与平衡发展”的口号,与我国的“统筹”、“可持续”和“科学”发展观,十分相近。

    从欧盟以上的特点可以看出,它的改革有利于促进成员国之间的“人、财、物”的流动,有利于改善生产关系,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有利于维护地区稳定,有利于生产力的提高和社会的平衡发展。

 

三、        不比不知道:

    我国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同时,中央最近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概念,指出我们现在的发展模式还存在问题。

   简单地说,这些问题主要包括:

1、牺牲环境和资源求发展:一些专家说,我们的经济总量提高了十几倍,但是我们的资源消耗增加了几十倍,不成比例。而生态环境的破坏和资源的浪费,更是无法用数据来计算的,许多重要自然资源濒临枯竭。

2、发展不平衡,两极分化严重:与改革开放之前相比,我国东、西部的差距、城乡差别和贫富差距在扩大,并且已经超过了“警戒线”,成为了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

3、地方保护主义泛滥:各地区为了自己的发展,普遍采取了“保护”措施,包括在公路设卡、不准外地商品进入;保护本地区生产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对中央和国家的政策和法令阳奉阴违、另搞一套等。

4、大搞“政绩”工程:各级政府截留或骗取国家资金搞项目、对老百姓乱收费等现象很普遍。从这次公布的审计结果看,上至国家机关、下到地方政府,都普遍存在着形形色色的“暗箱操作”和违纪现象。这些腐败现象,严重影响了我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5、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和物质享受:为了追求经济效益,企业不惜损害社会和公众利益;连“白衣天使”和“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也参与卖假药和考试作弊;中国人刚刚吃饱饭,就开始养狗了,使狂犬病的病例大幅度上升;讲排场、摆阔气的奢华之风泛滥,使资源透支和极度匮乏的状况更加严重。

 

    还可以举出更多例子,来说明我国的发展模式存在问题、需要改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本应该更容易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为什么反而更难?

    我国的社会主义还处在“初级阶段”。依我看,实际上仍然处于“新民主主义”阶段。无论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水平来看,我国还远远没有达到马克思设想的那个“社会主义阶段”或“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仅就上述几个方面来比较,欧盟的现状和发展,似乎比我们更加接近马克思所定义的社会主义。即使从邓小平对社会主义的说法来看,也是如此。因为他们的经济发展比较协调和平衡,城乡差别和贫富差距比我们小。

    如果中国目前的情况可以叫做“社会主义”的话,那么说欧盟现在也在搞社会主义(或者是欧洲特色的社会主义),又有什么不可以?尽管他们自己并没有这么说,甚至也不承认这一点。

 

四、反复的运动:

    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把共产主义幽灵引到了俄国和中国。列宁和“共产国际”就像今天的欧盟一样,把东欧和亚洲几十个国家团结起来,形成了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在这个阵营内部,也曾经实行过类似欧盟今天的内外政策,实现了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易货贸易”、统一结算、人才交流、互派留学生、经济援助、边境开放、互免关税等措施。在政治体制上,各国共产党更是服从大局、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在反法西斯的斗争中,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为争取世界和平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从这个意义上说,欧盟所实行的改革并不是“史无前例”的,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早就这样做过,并且取得过成功,尽管仅仅维持了几十年。也许有人会说,苏联的社会主义是失败的,因为它不能持久。可是,如果我们回顾历史,又有哪个朝代或制度是长盛不衰的呢?我们常说一句话:“生命在于运动”,人类社会只有在不断的变革和运动中才能进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文中说:“共产主义对我们来说不是应当确立的状态,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态的现实的运动。”过去,我们总爱把共产主义看成是一种静止的“理想世界”,甚至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终点”,这是十分有害的。

    我们曾经使用过“社会主义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一词,说明它是一种社会发展的“运动”过程,是可以多次反复出现的。只要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需要它,它就可能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以解决生产关系不适应的问题。一百多年前,当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时,马克思和列宁相继推动了“社会主义运动”,并改变了世界。今天,当欧洲的发展出现了新的不平衡,欧盟也可能这样做,采取类似的措施,改善生产关系,从而发展生产力。

有人会不同意这种说法,认为欧盟的改革不能算作是“社会主义运动”,最多也只能算是马克思所批判的“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或“改良社会主义”。但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当它无法通过自身的机制克服社会矛盾时,就必然会进行某些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以调整生产关系,这是生产力发展的需要,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这种改革或变革,可能要采取暴力革命的方式,也可能通过“从量变到质变”的和平演变的途径来实现。恩格斯也没有否定资本主义社会“和平长入共产主义新社会”的可能性(见恩格斯“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273页)。所以,欧盟是否可能“和平长入”社会主义,我看有可能。

 

五、“幽灵”在欧洲再现?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说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他为什么不说在俄国或中国游荡?难道他缺乏远见吗?

    其实,无论是列宁、还是毛泽东,对共产主义的认识都与马克思存在“时间差”。马克思主义的形成与列宁的武装革命,相隔了半个世纪的时间。马克思生前不可能预见到,在落后的俄国会“提前”爆发社会主义革命。他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废除封建所有制的任务,是由资产阶级革命完成的;共产主义的特征,只是要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而在“十月革命”之后,俄国国内革命的对象还主要是地主、富农和富裕中农,中国革命则更加强调了“土地革命”和改变封建地主所有制(对民族资本主义实行保护和鼓励发展的政策)。

    在马克思的眼里,当时的俄国和中国仍然处于封建社会或半封建社会阶段,本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还处于萌芽状态,根本不必要去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而是要鼓励本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换句话说,马克思的社会主义革命,仅仅是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但这必须是在资本主义得到充分发展之后。而列宁和毛泽东却没有耐心等待本国的资本主义发展成熟(客观条件也提供了革命的机会),他们不失时机地采取了“两步并成一步走”的步骤,把封建所有制和资本主义所有制的萌芽一起废除了,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再回过头来发展“国家资本主义”。所以,我们才把这种“超阶段”的社会主义,称之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但是,我们不能把“中国特色”的东西当成是别人也要接受和遵循的东西,把马克思建立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基础上的社会主义,反而看成是不正常的、不可能实现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在深入研究了欧洲资本主义的基础上诞生的,他的理论对于欧洲来说更具有针对性和可行性。如果有人说,欧盟的出现和发展反映出“成熟”资本主义的某些社会主义倾向,是共产主义“幽灵”在欧洲的再现,是对马克思预言的验证,我不会觉得奇怪。

一百年来,在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对抗和竞争中,资本主义完全可能借鉴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和教训,从而对自身的弊端进行改革。欧盟的出现和发展,就是这种改革的体现,尽管它还没有达到“质变”的程度,但却是具有深远意义的。

                                                                                         200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