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王老师

 

王德英老师走了。在我们今年春节去探望她之后不久,她突然走了,享年84岁。

王老师是我们在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时五、六年级的班主任。我们是在1959年从小学毕业的,在后来漫长的四十多年里,我们班的同学仍然在惦念她,时常去看望她。在八宝山为她送行时,班里的同学来了二十多人,达到了全班人数的一半之多。

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班的同学如此眷恋这段师生之情,久久不愿离去?我从告别仪式上的悼词中感悟到,这是因为王老师曾经给予了我们慈母般的爱。

王老师从教五十年。当她1958年担任我们的班主任时,她的丈夫不幸去世。她一边要哺育四个未成年的孩子,同时还要教育好我们几十个学生,所花费的心血可想而知。正是她的母爱和严格、细微的教育,使我们幼小的心灵得到了营养和阳光。

王老师是教语文的,可我偏偏不喜欢语文,总想将来去当兵,做一个坦克设计师。但她经常在课堂上提问我,让我站在前面朗读课文,锻炼我的语言能力。长大了,我居然决定了选学文科和外语,当翻译和写文章。

每年正月初五,我们班总有不少同学去看望她,其中也包括在外地工作的同学。今年正月初五,我也去了王老师家。与往年不同的是,她憔悴多了,脚也出现了微循环障碍,部分脚趾坏死,无法走路。但她强打起精神,还与我们合影。

不知为什么,苏苏突然提出要为王老师唱几支歌。王老师非常高兴,并且要我们大家每人都要唱。苏苏唱的那么认真,甚至事先准备了歌词。我一边听、一边在想着,忽然一种预感笼罩在心头:“这莫非是与王老师一起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吗?”

第二个轮到毛坪生,他用俄语唱了一首五十年代的苏联歌。然后,王老师一指我:“该你了!”我一下仿佛回到了40多年前,好像老师又在叫我读课文。。。。。。我想,王老师啊,这可能是您最后一次叫我“读课文”了,我不能错过这最后的一次。于是,我想起了当年看过的一部儿童剧中的“猎人之歌”,唱道:“。。。打猎呀,打猎呀,打猎我最爱好!。。。我爱幸福与和平,我爱这大森林。。。”

当我们告别她家时,大家说,明年要为王老师祝贺85岁的生日。但是,仅仅过了几天,我就得到了王老师病危的消息。

王老师走了,我似乎感到小学时代才真的结束了,我们这群“大孩子”才真的长大了。我怀念如此漫长的“小学时代”,因为它最纯真、最幸福、最让人回味。

走好,王老师。

 

                                        2004216

 

“王老师最后的日子”(于火夫妇摄):

1、              王老师近照

2、              围拢在王老师身边

3、              女生最听王老师的话

4、              范苏苏为王老师唱歌

5、              2003年春节的合影

6、              八宝山送行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