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文物

 

现在不少人把“文革”时期的东西当成文物出售,我在山西地摊儿上看到一本“毛主席语录”,要价四十元。但从来没有见过卖“文革”时期的传单、小报等民间出版物的。

在我的私人收藏品中,却有几份当时的小报。其中有一份则反映了当年我所在学院的一段历史。

1967910月份,全国大规模的武斗逐渐“降温”,毛主席发出了实现“大联合”的号召。于是,我院的三大群众组织“红总”、“星火燎原”和“一月革命”开始了艰苦的谈判。当时我作为“星火燎原”的谈判代表,参加了谈判的全过程。为了提高透明度,还对各方代表的发言进行了录音,向全院播放。

由于当时的派性严重,谈判很难取得进展。经过多次“唇枪舌剑”之后,谈判终告破裂。于是,各方就开始相互指责,把谈判破裂的责任推给对方。

由于我方当时属于“保守派”,力量对比不占优势,学院的广播站一直由对立派把持。于是,只能写文章、出小报声明立场。我保留至今的一份小报,就是我们当时的出版物(附后)。

当时,我们的组织有自己的小报“报社”,是由刘志文、张建明和段华三人主办的。志文的文笔好,建明的美工好,段华的书法好,他们的小报质量高、图文并茂,在当时是影响很大的。我所保存的一份,并不是他们的“常规”刊物,只能算是一份“特刊”。

这份“特刊”是我根据谈判的情况起草的。当时我们组织主管宣传的负责人高振东勇敢地闯进了广播站,宣读了我们的“声明”草稿,引起全院的注意。但是没等他读完,对立派的人就赶来干涉,不仅殴打了他,而且还抢走了我们的“声明”。

没办法,我只得凭记忆重新写出了这篇“声明”,并由我们的“报社”刻印出版。由于我对这次“大联合”谈判投入很多心血,对其结局十分失望,所以才把这份“声明”保留至今。

三十六年过去了,小报的纸张已变成深黄色。然而,那依稀可见的字迹却清楚地记载了一段历史,它不仅让我回忆起同为一派的同学,也让我想起那些对立派的同学,是我们共同书写了那段历史。当我与他们偶尔相见时,我发现我们之间似乎并不存在多少隔阂,也许是历史老人弥合了过去的裂痕,也许那段“史无前例”的历史本不存在是非之分。

但不管我如何去想,历史已经沉淀在发黄的纸页上。把它呈现出来要比放在箱子里好,也许可以让年轻一代理解我们曾经有过的那段真挚和迷茫。

 

附上:小报首页

      小报末页

      工具

     

      声明全文

                                    2003年4月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