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导演了文革

 

通常来说,文革的发动者和领导者是毛泽东,因此毛泽东应对文革的错误和后果负主要责任。这是完全正确的(也是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的结论)。

但是,如果我们认真地回顾和研究一下文革的历史,就不难发现,毛泽东虽然发动和领导了文革,而他未必是文革的“编导者”。

不错,毛泽东发动文革的一个直接目的,是要打倒刘少奇。然而,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打倒那么多的老干部(包括邓小平),也不是想把大权真的交给“四人帮”,更没有想到文革会延续十年的时间。

由于毛泽东错误地批判了彭德怀,也不得不对“大跃进”的消极后果承担责任,因此他的威信在六十年代初有所下降。而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真等领导人则在恢复经济的“前台”上,发挥了更加重要的积极作用。

随着六十年代初经济情况的好转,人们开始对毛泽东错误批判“反冒进”、打倒彭德怀、推动“大跃进”等做法,产生了怀疑。这是毛泽东所不能容忍的,于是他想反击一下。不过,反击的目标不再是彭德怀,而是威信逐渐上升的刘少奇。

但是,按照党内生活的正常秩序,要想打倒刘少奇谈何容易?当时刘是党的副主席,又是国家主席。毛泽东并没有什么充分的理由,能够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弹劾”他;更没有任何证据,能把刘打成“叛徒、内奸、工贼”。

毛泽东在苦恼着。他需要一根“导火索”来引爆“炸药”、发起反击。不仅如此,要把文革这场“大戏”推演下去,没有一位有经验的“编剧”和“导演”是不行的。毛泽东本人仅仅是想为文革点一把火,提出“炮打刘少奇司令部”的大目标。但是具体从哪里“点火”,从哪里“突破”,从哪里“展开”,从哪里“进攻”,每一场戏都需要由一位“导演”来安排才行。

也许您会说,林彪和江青不就是文革的“导演”吗?

但是,从文革的实际过程来看,这位“导演”并不是林彪或江青,他们的水平还不够高超。

而是另有一位老谋深算的“高手”——康生!

 

(一)看康生如何“导演”文革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康生是如何为文革的发动制造“导火索”的:

史学界通常把北京大学聂元梓的“第一张大字报”,作为文革发动的起点和标志。这张大字报的矛头是指向北京市委的,毛泽东支持了这张大字报,其目的就是要把彭真和北京市委作为第一个“修正主义”堡垒,进行突破。

在“四人帮”倒台后的198118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北京第一张大字报是怎样出笼的——揭露康生的反革命罪行》。文章公开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所谓“第一张大字报”是康生派他的老婆曹轶欧去北大搞出来的!

由于当时这张大字报刚出笼,就遭到了北大群众的抵制,据说周总理也派人进行了干预和批评,所以康生不得不把这张大字报的底稿,直接送给了毛泽东,并得到了毛的支持。毛泽东太需要这根“导火索”了!就这样,所谓“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终于使文革的烈火燃烧起来了——可以说,康生为文革的发动立下了“头功”。

也许您会说,仅仅凭这一件事情,还不能说康生是文革的“编导者”。其实,康生为文革出谋划策,又编又导,早在1965年就开始了。

19655月,康生就向毛泽东告吴晗(北京市副市长)的黑状,说吴晗写的《海瑞罢官》剧本“同彭德怀翻案有关”(这被毛称为是“康生的发明权”)。9月,康生就开始对外散布说:毛泽东讲了,《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

19662月,彭真召集会议研究了所谓《海瑞罢官》是否与彭德怀有关的问题,并形成了《二月提纲》向中央汇报(当时毛不在北京),否定了康生的诬陷之词。于是,康生在同年3月与江青、张春桥一起,向毛泽东做了歪曲事实的汇报。毛泽东听信了康生的谎言,而且表态说:“《汇报提纲》混淆阶级界限,不分是非,是错误的”。由此,全面发动文革的《五 . 一六通知》便产生了,彭真所领导的“中央文革五人小组”也被撤销,北京市委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几天以后,北京大学的“第一张大字报”就出笼了。

可见,在19655月(康生诬陷吴晗)——19665月(“第一张大字报”出笼)的一年时间里,康生并没有闲着,而是在为文革的发动制造舆论,准备“炮弹”,甚至已经编写出了“导演”文革丑剧的“剧本”。

那么,康生这个文革的“大编导”(公开职务是“中央文革小组”的顾问),在文革的十年中,是怎么“导演”的呢?

我们按照文革“剧情”的发展,来看看康生“出色”的“导演”活动吧。

(1) 19665月,康生制造了所谓“北京第一张大字报”(前面已经说过)。

(2) 19667月,他推出了“一切权利归文化革命委员会”的口号。

(3) 19667月,为了迎合林彪,康生污蔑贺龙是所谓“二月兵变”的后台。

(4) 1966818日,康生指使天津南开大学红卫兵,调查所谓刘少奇“被捕叛变”问题。

(5) 19672月,在中央碰头会上,谭震林和几位老帅对康生和“四人帮”提出了质问。陈毅还批评康生,在延安所谓“抢救”运动中陷害了许多无辜同志。当晚,康生指示张春桥、姚文元和王力等,整理了歪曲事实的“会议记录”,向毛泽东告状。从而掀起了“反击二月逆流”的浪潮。

(6) 1967722日,康生提出了“打倒党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口号,并在《人民日报》上撰文发表。致使全国各地发生了所谓揪“陈再道式的人物”和冲击军事机关的严重事态。

(7) 19682月,康生提出:“‘内人党’至今还有地下活动,一定要揪”。由此,在内蒙掀起了“挖内人党”的高潮。

(8) 19683月,康生向群众散布:“文革是国内战争的继续”,是“国共两党斗争的继续”。并说:刘少奇是“大叛徒”,王光美是“特务”,邓小平是“逃兵”,陶铸是“叛徒”,彭真是“特务叛徒”,罗瑞卿“从来没有入党,是特务”,彭德怀是“里通外国”,贺龙是“土匪”,陆定一是“叛徒”,杨尚昆是“汉奸”,谭震林是“叛徒”,等等。

(9) 1966——1969年,康生提出:“唯生产力论”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理论根据”。

(10)         1969年,在康生的大肆宣传和策划下,将“林彪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写入了党章。

(11)         1971——1974年,康生积极支持“四人帮”把斗争矛头指向周恩来,并指使他自己的写作班子给江青提供“批周”的文章和材料。

(12)         19759月,康生带病到毛泽东处,说邓小平“想翻文化大革命的案”。

(13)         19758月,康生了解到毛泽东批评了“四人帮”,终于在临死前托人转告毛泽东:“江青、张春桥历史上是叛徒”(据说,江青的历史问题在延安审干时被揭发,但被康生包庇下来)。

仅仅从以上几个方面,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文革的全过程中,康生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关键作用。如果说林彪集团和“四人帮”是驱动“文革战车”横冲直撞的两只车轮的话,那么康生无疑就是控制“战车”速度和方向的“变速箱”和“方向盘”。换句话说,林彪、江青一伙人不过是按照康生的“剧本”交替出场的表演者,而康生则是文革“丑角”们拙劣表演的“编剧”和“导演”!

 

(二)康生的历史表现如何

在中共的老一辈领导人中,几乎没有谁能够逃避文革的冲击。而康生是在1925年入党的,与周恩来同岁。按说,康生也是中共中央高层领导人之一。那么,为什么康生就可以逃避文革的冲击,而且一直以极“左”的面目,残酷迫害自己的老同事、老战友呢?

这就需要我们来翻一翻康生的档案,看一看他在历史上的表现了。长话短说,我们还是就其要害、列举几条:

11929年,康生积极支持李立三改组江苏省委。

21930年,被提拔到中共中央组织部任秘书长,成为立三“左”倾路线的积极拥护者和执行者。

31931年,康生被王明为首的中央重用,担任中央组织部长。并伙同王明等,打击、排斥何孟雄、李求实等不同意“左”倾路线的人。

41933年,康生赴苏联担任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副团长,并继续吹捧王明的“左”倾路线。

51936年,乘苏联发动“肃反托派”运动之机,康生伙同王明成立所谓“肃反办公室”,逮捕、流放、谋杀了不少在苏的中共党员。

61939年,康生进入延安后,滥用职权,制造了多起所谓“叛徒特务案”。

71943年,康生发动了所谓“抢救”运动,逮捕和关押了数以几百计的所谓“叛徒”、“特务”,并错杀了不少人,给“整风审干”运动造成了严重创伤。毛泽东批评了康生,并不得不为康生承担了责任,道了歉。周恩来坚决抵制康生的做法,说:“哪有那么多特务?怎么能把四川党说成是红旗党?情况我都清楚的嘛!”(康生搞的“红旗党”,就是所谓“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意思,后来这个罪名又被康生用到了文革当中)。

81947年,康生违背中央“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原则,秘密处决了王实味等一百多名被审查的人,再次受到毛泽东的批评。

91947——1948年,康生在“土改”工作中推行极“左”路线,大搞所谓“搬石头”,打击和排斥坚持政策的干部。同时,大力推行了“侵犯中农、错划富农和乱斗乱杀地主”的极“左”政策。王力、关锋、王效禹、刘格平这些文革中的极“左”干将,就是康生在这个时期选择和培养的。

1950年——1956年,康生“养病”)

101958年,康生提出:“在钢铁潮流下,也可以只劳动,不读书。”在办教育上,只要“敢于胡搞就行”,并提出要全国一亿小学生都来参加炼钢。

111962年,康生向毛泽东诬告小说《刘志丹》的作者——“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个发明”。事后,康生又到处宣扬说,“这是毛主席指示”。随后,康生组织专案组,对该书作者和有关干部、群众进行迫害。

121964年,康生以批判“合二而一”为名,组织了对杨献珍的围攻和批判。

从以上一些历史情况可以看出,康生从1930年进入党中央领导层开始,到1966年文革爆发为止的三十六年时间里,他一直在积极追随、拥护和推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后来又顽固地“继承”和“发展”了极“左”路线的错误。他在文革中的“形左实右”的表演,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三)康生能屈居“第三名”吗

在审判林彪和“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16名主犯中,康生名列“第三名”。这真是有些“委屈”他了!

依我看,康生应该列在第一名。

列为前两名的林彪和江青,当然很坏。但是,在战争年代里,林彪还是有战功的。而在文革以前,江青虽然没有什么功劳,但是也还没有完全“露峥嵘”(除了“被捕变节”问题)。

而康生在历史上则是有罪恶的,他给中共和中国革命所造成的损失,是十分惨重的。直至今日,恐怕还有许多被他“错杀”和迫害过的人,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

纵观康生一生的极“左”表现,可以看到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他时时刻刻不忘记制造冤假错案,尤其对于那些敢于抵制他、揭露他的干部和群众,更是不会放过,千方百计地加以迫害,直至从肉体上消灭之!

其实,康生对于毛泽东本人又何其不是这样?

1938年,江青之所以能够隐瞒自己的历史问题,并成为毛泽东的夫人,与康生的包庇和推荐是分不开的。当时康生担任中央情报部长和社会部部长,查清江青的历史问题,为毛泽东“把关”,是他的职责。但是,他却包庇了江青,欺骗了毛泽东和中央。

更恶毒的是,康生明知江青和张春桥是叛徒,却在文革中极力配合“四人帮”夺权。而当他发觉毛泽东开始批评“四人帮”时,他最终又抛出了“江青和张春桥是叛徒”的“秘密武器”(如果这也是康生虚构的,则更加阴险了)!

康生的这一招,是想达到三个目的。一是推卸他包庇江青历史问题的责任,二是掩盖他与“四人帮”的密切关系,三是把他策划和“导演”文革的罪责,全部推卸给毛泽东。这无疑是在报复毛泽东,因为毛泽东曾经多次批评过他的“左”倾错误,康生是不会忘记的(他要让毛泽东吞下“苦果”)!

一些资料透露,康生曾经于1930年在上海被捕。对此康生是不承认的,因为他很可能存在“变节行为”。如果是这样,康生在他的一生中,迫害和杀害了那么多的中共党员和革命志士,就不难解释了。

退一步讲,即使康生不是叛徒,但是他的所作所为,他给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是千百个“台湾特务”或“叛徒”、“内奸”也无法办到的!

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告慰毛泽东和老一辈革命家们。康生的“形左实右”的反动嘴脸,已经大白于天下。作为“四人帮”的“顾问”和文革丑剧的“总导演”,康生的真实面目已经暴露无遗。

让我们澄清和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严格地把康生等人的罪行与毛泽东的错误区分开来,客观、公正地评价毛泽东的功与过,并为那些被康生迫害的烈士和冤屈者恢复名誉。

我们更应该汲取历史的教训,防止“康生式人物”再次钻进各级党和政府的领导班子,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新的危害。

 

                                                                                                         2008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