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涛拍孤岛》

 

(纪念吴石等烈士就义70周年微剧本)

 

(上集)


11947年内战爆发为背景。(推出字幕)

 

(中共方面与国民党吴石中将的联络员谢乃旁白):

 

1948年我正在杭州策反国民党空军起义,我的领导吴坚同志要我马上赶回上海,我预感到又有什么新的任务了。

 

2)(谢乃旁白):1948年,在国民党中将吴石的老友何遂将军的启发下,吴石终于决心与蒋介石政权决裂。

 

(画面)在上海某餐厅,何遂在餐厅外等候吴石。

 

然后把他引进地下党负责人刘啸、吴坚的包间。双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一段血盟的合作开始了。

 

3)(画面)国民党吴禧中将(中共地下党员)

 

找到吴石说: 老同乡,我要到徐州剿总那边去视察一下,你想办法介绍一位朋友吧?

 

吴石说:好办。(低头写了一张条子:李树弟:....

 

在徐州总指挥部,吴禧凭吴石字条,被徐州剿总李树少将接待进入作战室。

 

支开李树,迅速将墙上的长江兵力部署图的要点,抄在本子上。

 

镜头一转,解放军渡江战役开始了。

 

(谢乃旁白):由于获取了敌人沿江兵力部署情报,解放军渡江战役势如破竹。

 

4)(画面)1949年初上海。

 

中共地下党员林元到约定地点与谢乃接头。当他走进咖啡厅,看到一个人很面熟。

 

仔细端详说:“原来是你啊!重庆一别有两年了吧”?

 

谢乃笑道:“没想到吴老板介绍的人是老朋友”!

 

林低声对谢说:“吴石已调福州绥靖公署任职。吴老板同意我的建议,在那边建立一个点,通过吴石收集情报。

 

本来这次任务应该我去,我是老福州嘛!可是第二舰队林遵那边起义还摇摆不定,没办法,我还不能走。

 

只能请你这个不会福州话的江浙人替我去了

 

谢说:“老板交代的事情,刀山火海也要去办,你放心吧”。

 

林问:“什么时候动身”?

 

谢答:“老板给我安排两位报务员,我绕道香港把他们接到福州,到那边大概4月份了”。

 

5)(画面)194927日《中央日报》,新闻题目《绥署副主任吴石明来榕》。

 

吴石的吉普车进入福州三坊七巷,在宫巷官邸门口停下。吴石下车走进官邸。

 

6)(画面)吴石在办公室打电话。

 

一会儿聂曦进来,他一手把一卷图纸放在桌子上。

 

说:“吴主任,那边的人来,请他到哪儿见面”?

 

吴回答:“到温泉路我家”。

 

然后他补充了一句:“这几张图要拍几张照片,送到我家去”。

 

说:“是”!

 

7)(画面)谢乃来到温泉路吴宅。

 

按照事先的暗号敲门,聂曦把他引进客厅,随手关门离开。

 

吴请谢坐下,问:“先生怎么称呼”?

 

谢答:“吴寿康”。

 

吴:“怎么?是本家啊”!

 

谢答:“一家人嘛!这样方便些”。

 

吴把图纸照片交给谢说:“这份是全国军事部署图,只有五个人知道”。

 

(谢乃旁白): 我每周到吴石将军家一次,在三个月时间里大概联系过十几次。

 

有一次中央来电报询问,要吴将军确认蒋军一军队的番号。

 

吴石先生很快就答复了。

 

他还问我,周恩来先生能不能看到他的情报?我只能笑而不答。双方心照不宣。

 

我们还约定,在台湾再见面。后来,我的工作调动,没有能够兑现这个约定。

 

8)(画面)一架飞机降落香港。

 

吴石走出机舱,在机场出口见到吴禧来接。

 

在海边,吴禧说:“新政权就要建立。你为新政权做出了很大贡献,中共这边希望你留在大陆,可以大有作为啊”!

 

吴石说:“和你们比起来,我没有做什么工作。

 

最近我加入了香港民革,接受了赴台策反的任务。配合你们解放台湾

 

吴禧握着吴石的手说:“老兄啊,你让我说什么呢?多保重吧。孩子们怎么办”?

 

吴石说:“两个大的留给新中国参加建设,两个小的我们带走”。

 

两人的身影在海滩上逐渐远去。

 

9)(谢乃旁白):在吴石的配合下,1949817日,解放军顺利进入福州。

 

吴石赴台前,他向副官王强交待,把298箱秘密档案交给解放军。

 

其中包括珍贵的抗战时期《末次资料》等情报档案,至今还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10)(画面)福州,报务员姜平在电报机旁,收到中央发来的嘉奖电:

 

“你们的工作直接配合了党的政治和军事斗争胜利,是有成绩的,电嘉奖”。

 

在谢乃隐蔽住所青年会里,谢乃向福州情报站全体人员:丁初、蔡忠、周苍、叶钰等,宣读中央嘉奖电。

 

大家欢呼雀跃。

 

(上集完)

 

(下集)


11)(谢乃旁白):全国解放之时,吴坚同志领导的情报工作胜利结束,后续的对台工作移交华东局负责。

 

4911月,华东局选派了朱枫同志赴台,与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接头 。

 

同时也准备从吴石那里获取情报。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工作关系的交叉,埋下了隐患。

 

(画面)朱枫从香港乘船到达台湾基隆港。

 

12)(画面)朱枫走出码头出口,看到女儿阿菊和丈夫站在不远处向她挥手。

 

“姆妈!”阿菊叫她。

 

朱枫快步上前抱住女儿说:“当上妈妈了,你还是那个样子!”

 

三人边说边走,转乘火车赴台北。

13)(画面)朱枫走进一条街巷,在吴石住宅门口停下。敲门后说出暗号,吴石亲自出来把她迎进客厅。

 

吴说:“你来就方便了,过去我们送货出去很麻烦的。你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讲”。

 

说罢,他把一个纸包交给朱枫。

 

说道:“这边的情况都在里面,很详细。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过来呀”?

 

朱枫回答: “老板说,前不久金门那边的生意不顺利,赔了钱,原来的计划可能要推一推。

 

您在这边要有做长线的准备

 

吴答:“我这边有准备,你来这里也要多加小心呐”!

 

14)(谢乃旁白):1949年发生了吉隆中学事件。

 

(画面)钟东等中共地下党员被捕。

 

镜头转到毛人办公室,谷正文汇报“匪情”。

 

谷说:“我们抓了学校几个人,据交待,台湾共匪头目叫什么老郑”?

 

毛出示《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给谷看。

 

说道: “还是那句话,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走一个共匪”!

 

毛手掌在桌子上狠狠一拍:“统统抓起来”!

15)(画面)朱枫找到了蔡孝乾,发现他房间里有女人用的东西。

 

朱问蔡:“老郑,您的家眷也在这边吗”?

 

说:“是啊,我太太已经病故了。不蛮你说,我的小姨子没地方去,又怕她出事情,住在我这儿放心一些”。

 

朱枫敷衍地说:“噢--,也只好这样了”。

 

接着说:“现在基隆中学出事情了,我这里也不安全,很想把她送回大陆去,可又不容易搞到出岛的通行证。

 

不知你有没有办法

 

朱枫说:“那我想想办法吧。这次我来,上面要联系一下吴次长”。

 

诧异地问:“哪个吴次长”?

 

朱:“就是吴石参谋次长,这个您不要对别人讲啊”!

 

说:“不会,不会”。

 

朱说:“如果您有事情转告上面,我可以帮您。我女儿家的电话是2360961”。

 

掏出一张10元的新台币钞票,迅速把号码写在上面。

 

朱枫起身告别,送她出门。

 

回到房间里,兴奋地搓搓手,自言自语:“这下好了,小可以逃出去了!吴次长?没想到哇”!

 

16)(谢乃旁白):由于基隆中学出事,“老郑”身份暴露了。谷正文派人在蔡孝乾家蹲守,终于抓到了他。

 

敌人发现了写在纸币上的电话号码,于是供出了朱枫,不过据说他并没有马上把地下党和吴石和盘端出。

 

此时他还想亡羊补牢,减少损失,设法通知朱枫和一些骨干人员转移。

 

后来,尽管蔡孝乾脱逃到了台南,但他不能忍受乡下的苦日子,经常穿着西装去城里高级餐厅吃饭。

 

终于在去嘉义市的途中再次被捕,并且彻底叛变投敌。


(以上过程用画面配合)

 

17)(谢乃旁白):我们故事中的几位主角,他们被捕的时间顺序是这样的。

 

(字幕配合画面):

 

1950129,蔡孝乾被捕,从其纸币上发现了朱枫电话号码。蔡遂即供出了朱枫。

 

195024,吴石提供通行证,朱枫离开台北飞往舟山定海。

 

195026,蔡孝乾逃脱,保密局全面普查户籍中的出境人员申请表。

 

发现与蔡孝乾同居的小姨子马雯娟,与出境申请人刘桂麟照片完全相同。

 

同时发现其出境申请托办人是吴石副官聂曦。


1950年2月18,朱枫被捕。26
日,她吞金自杀未遂。

 

1950228,吴石夫人王碧奎被捕。


1950年3月1,吴石被捕。

 

195039,蔡孝乾在嘉义再次被捕,并供出台湾地下党大部分人员名单。

 

1950610,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在台北就义。

 

18)(谢乃旁白):后来有人说,吴石被捕叛变,供出了蔡孝乾和朱枫。

 

我们从他们被捕的时间可以看出,朱枫与吴石被捕,都是在蔡孝乾第一次被捕二十几天之后才发生的。

 

(被捕画面配图)

 

正因为蔡孝乾出卖了地下党组织,所以才保住了性命,还加入了国民党特务组织。

 

可以这样说,蔡孝乾就是第二个顾顺章。但是,没有第二个钱壮飞出来化险为夷。这是个历史的遗憾。

 

19)(画面)吴石牺牲之前,留下了自己的绝笔诗句:


   
天意茫茫未可窥,


   
悠悠世事更难知。


   
平生殫力唯忠善,


   
如此收场亦悲。


   
五十七年一梦中,


   
声名志业总成空。


    
凭将一掬丹心在,


   
泉下差堪对我翁。


(谢乃旁白): 这首诗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在思恋亲人,感叹人生。


不过在我看来,他的这首诗是他发出的一份情报。

 

作为民革秘密党员,一位中共的歃血盟友,他察觉到中共地下组织遭到了破坏。

 

估计出了叛徒,台湾地下组织可能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

 

然而,叛徒是谁?“未可窥”。

 

漏洞在哪儿?“更难知”!

 

所以,他用这首诗向大陆的盟友们发出了警报!


他最后向新中国告别:“我的丹心依旧,九泉之下,我也没有背叛老朋友”!

 

20)画面推出北京西山赴台烈士纪念墙,四位烈士的雕像在斜阳下显得肃穆。

 

(谢乃旁白): 吴石将军的故事,讲完了。

 

虽然他已经离开我们许多年,但是我一直为他的牺牲感到难过。

 

我们没有保护好他,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位老朋友。

 

(下集完)

 

(小老头网站原创于吴石等烈士就义70周年)

 

202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