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忆江青

 

老张:老王,最近又看什么书呢?

老王:最近还真买到一本好书,“青宫秘史”!

老张:嗨——,“清宫秘史”我早看过,香港还拍过电影呢。

老王:这你就不懂了,我这本儿可是2014年出版的,是江青的秘书杨银禄写的,说的是江青的“秘史”。

老张:噢——,这么个“青宫秘史”啊?

老王:对喽,是写江青“文化大革命”中住在钓鱼台里的故事,挺有意思的,不少事儿以前没听说过。说“青宫秘史”是我逗你玩儿,书名叫“我给江青当秘书”。

老张:那你给说说?

老王:成,不过,我只能凭印象大概说几段儿,不是书里的原话。

老张:那没关系,听着解解闷儿,谁还跟你较真儿啊?

老王:这位杨秘书是196710月份到钓鱼台上班儿,当时也就是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不过他1957年就当兵入伍,进了中央警卫团。能给江青当机要秘书,那可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既得文武双全,又得脾气好,人机灵。江青可是不好伺候!

老张:那是,她文革中地位那么高,又是主席的夫人,她连周总理也不放在眼里。

老王:你见过清朝的皇帝上朝,大臣都得下跪请安吗?

老张:那我哪儿见过呀?电影里倒是看见过。

老王:杨秘书头一回去见江青,也得那样!

老张:也得下跪?不至于吧?

老王:比下跪还厉害——,蹲着!江青说了,你们来我这儿请示工作,不能站着,不能比我高。我坐着,你们就得蹲着!

老张:啊——,蹲着还不如跪着呢!

老王:可不是,杨秘书一蹲就是半个钟头,结果差点儿站不起来了,连走路都迈不开腿了。

老张:那也得忍着,你不顺着她,那就是“政治问题”了。

老王:可不!江青原来有个秘书叫阎长贵,就被江青送进了秦城监狱,管了两年多,又送去劳改。

老张:他怎么惹江青了?

老王:北京电影制片厂有个女演员,解放前的名字也叫过“江青”,文革里受到冲击,就写信给江青,希望江青为她说句话。阎长贵以为她与江青认识,就把信转给江青了。这下就出事儿了,江青根本不认识她,说是“用假材料陷害中央领导”。于是,阎长贵就成了“反革命”。

老张:嗨,江青就忌讳别人提她过去当演员的事儿,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老王:江青疑神疑鬼,那可是有相当的“水平”。杨秘书的父亲病逝,汪东兴批准他回家料理后事。没过几天,汪东兴就叫他提前回北京。原来,这时正好王力、关锋、戚本禹被抓起来了,江青就硬说杨秘书是戚本禹故意安排离开的,是搞阴谋,杨秘书的父亲病逝是假的!小杨连忙解释:我父亲真的去世了!江青却说:你撒谎!我现在就派人去把你老家的坟墓扒开,看看尸体是不是你父亲!你给我滚出去!

老张:哎呦!江青可真够水平!这话也能说得出口?

老王: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江青是虐待狂,没有人性。

老张:听说她对身边的护士也是这样?

老王:没错。江青有个护士叫周淑英,年纪不小了,打算请几天假回去结婚。江青也同意了,还送给她一块布料。可以,不知为什么,江青又出尔反尔,大发脾气。说什么:“我现在身体不好,居然离开我,结什么婚?在她心目中,一个男人的分量,比我这个政治局委员还重要?让她去伺候男人吧,我不想再见到她!”

老张:这挨得上吗?

老王:还没完那,周护士后来被关起来了。汪东兴报告了主席,主席发了话,才放了人。小周也很有骨气,打算把江青送的布料退回去;汪东兴阻止了,真的退回去,江青非把周护士整死不可!

老张:这事儿听着真让人不能理解。江青是不是有精神病啊?

老王:精神病也不会这样儿,江青是疑心病太重。她对身边的人,时时处处都在怀疑,她还有一套“破案”的办法,比福尔摩斯的水平还高呢!

老张:什么“摩丝”?洗发水儿啊?

老王:嗨,这你也不懂?福尔摩斯是个有名的大侦探!

老张:哦,好象听说过。江青还有那个本事?

老王:我看,她的本事,福尔摩斯也得甘拜下风!

老张:别穷逗,快说。

老王:江青爱养狗,先是养了一条狼狗,叫“大黄”;后来养了一条小狗,叫“小黄”。江青爱狗如命,玩狗入魔。

老张:这倒是符合今天一些人的嗜好。

老王:不过,江青的狗,可不准别人喂。她怕别人喂狗,小狗就和她疏远了。

老张:她的公务繁忙,经常出去开会,她不在家,那狗不得饿死啊?

老王:说的就是啊。一次,她出去开会,走之前让人把狗食准备好,等她回来喂。可是她回来的晚,小狗饿坏了,自己把狗食盆上的盖子拱开,把狗粮吃光了。江青一回来就生气了。

老张:这生什么气呀?把实情告诉她不就行了?

老王:她不信!于是,她心生一计,想出一招妙计。

老张:什么妙计?

老王:她把工作人员都叫来,在楼门前厅围成一个圆圈。只见江青抱着小狗出来,把狗放在圆圈中心,看看小狗最先奔向谁?小狗先跑到谁那儿,就说明小狗和谁“有感情”,谁就是罪魁祸首!

老张:啊——,这也叫“摩丝”呀?

老王:结果你猜怎么着?只见小狗毫不犹豫,直奔江青而去!

老张:得——,还是跟江青好!没说的了吧?

老王:江青不气馁,抱起小狗原地转了三个圈,打算把小狗转晕。然后,第二次把小狗抛出去。可是,小狗又跑到江青那儿去了。

老张:哈哈!看来小狗还没学会文革中“陷害好人”那一套!

老王:江青一看,她的计谋没有得逞,气坏了。指着给她管小狗的护士小赵大骂:喂狗的就是你!你不是喜欢狗吗?你和狗一起滚吧!

老张:这个江青也太欺负人了,恐怕连武则天、慈禧太后也不至于这样!

老王:江青和林彪一样——怕风。有一回,她叫护士小周找出风从哪儿来的。可是小周怎么也找不着“风源”在哪儿。江青一看急了,抓起一把大剪刀就朝小周扔了过去,幸亏小周躲的快,要不就出事了。

老张:呵!真够凶的!

老王:江青动不动就“无限上纲”。有一回,她去景山公园爬山,突然看见那棵崇祯皇帝上吊的歪脖老槐树,于是大怒,指着万里副市长说:“你们是要封资修?还是要社会主义?把它给我刨掉!”就这么着,几百年的老槐树,给挖掉了。

老张:那可是文物啊!江青难道连历史也不懂吗?

老王:江青不是不懂历史,不过是从极左的立场去理解历史。后来,她挖了景山的歪脖老槐树没几天,又去了香山碧云寺。

老张:得,又该谁倒霉了?

老王:这回孙中山倒霉了。

老张:孙中山又惹她生气啦?

老王:江青在那儿看见了苏联送给孙中山的水晶棺材,不高兴了。对万里说:“把它给我搬走!”万里说:“搬哪儿去呀?”江青更不高兴了:“搬南京中山陵去!”

老张:江青也太霸道了。孙中山可不是崇祯皇帝,那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前驱,是推翻满清皇帝的伟人!

老王:江青不管那个。第二天,正好政治局开会,她见到吴德市长,又大发雷霆:“你们北京市委是共产党的?还是国民党的?碧云寺还展览孙中山的东西?我限你明天就搬走!”

老张:好家伙!江青克真是“女皇”啊,说一不二!

老王:吴德、万里也没辙啦,只好把碧云寺的东西搬到一个地方先藏起来。可又怕影响统战工作,只能以“内部维修”为名,暂时关闭了碧云寺。

老张:看来,江青到哪儿,哪儿就得遭殃啊!

老王:没错。江青还总喜欢游山玩水,只要她一出游,那就得累死人!

老张:不会吧?现在首长出门,也不用八抬大轿,坐汽车不是很方便吗?

老王:你可不知道,江青不管去哪儿,经常要开“专列”火车,就是去趟十三陵,也得这样。

老张:十三陵也不远,坐汽车去,当天就回来了。还用的着做火车?

老王:江青坐火车,可不是一般的火车。她一出门,就得带上一百多条毛巾,电影片十来部,书籍八、九箱。还得带上几匹马、小轿车。

老张:不是坐火车去吗?还带马干吗?

老王:你又不懂了,江青到哪儿,也得骑上马,耀武扬威,招摇过市一番。用她的话说,这叫“巡抚出朝,地动山摇”!

老张:这回我懂了。难怪她要让美国女记者给她写书,好像叫什么“红都女皇”?看来,江青的“女皇梦”是真的。

老王:咱先别讨论,我再给你说一段儿就完了,我还得回家吃午饭去呢。

老张:别走!你这一说,把我的好奇心给钩起来了。今儿个我请客,卤煮火烧加啤酒,你给我多说几段儿!

老王:呵——,你这铁公鸡,平日里没见你这么大方,今天是怎么啦?好好,你请客,我就多说几段儿。

老张:亏待不了你。

老王:话说有一天。

老张:你这说评书哪?

老王:邓小平刚恢复副总理职务,江青当然不高兴,打算压压邓小平的锐气。于是她把邓小平叫到钓鱼台去,但是她既不请邓小平进她的办公室,也不到客厅去。

老张:那在哪儿谈呢?

老王:就在一进门的门厅,也不赐个座位给邓小平,就让他站着。

老张:批斗哇?

老王:江青坐在沙发里,对邓小平说:“你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错误,主席对你宽宏大量。你应该感谢主席,一边工作,一边改正错误。”邓小平心平气和地说:“感谢毛主席,也感谢江青同志的提醒。”

老张:真够可以的。这和过去的慈禧太后有什么两样?我看,江青没让邓小平跪下,就不错了。

老王:还记不记得1967年,有一阵子批判“二月逆流”?

老张:知道。就是谭震林、陈毅、叶剑英他们,对康生和四人帮发了脾气,对“文革”打倒老干部,搞乱军队不满。结果四人帮去主席那儿告状,就弄出个“二月逆流”。

老王:后来,林彪跑了。毛主席开始认识到文革确实出现了错误,于是就给“二月逆流”平反。这下康生和四人帮沉不住气了,江青居然去找主席,阻挠为“二月逆流”平反。主席对江青很不满,对她说:“老帅们反对林彪、王、关、戚,也是反对你的。你去查查,是谁最先提出“二月逆流”这个词的?你查清楚,告诉我。”

老张:这还用查,不就是康生和四人帮吗?

老王:后来,江青硬是要杨秘书去查,杨秘书当然没地方去查。

老张:那上哪儿查去呀?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老王:后来,政治局开会。江青突然让杨秘书进入会场,当着大家的面,逼问杨秘书:“小杨,你说二月逆流的口号最早是我提出来的吗?我不是让你查了吗?”

老张:小杨怎么说?

老王:杨秘书哪儿说的出来呀?他只能说:我还没时间查呢。

老张:杨秘书回答的很聪明。

老王:江青不甘罢休,还要逼他。还是总理站出来解围:“不要逼问嘛!请银禄同志出去吧。”

老张:你说的这段儿很精彩,居然对“二月逆流”这个词儿,还有这么一番较量!以前真没听说过。

老王:现在不是有人说,江青与林彪是有斗争的。我看,他们确实存在争权夺利的斗争,但也相互勾结。

老张:这本书里有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老王:有。林彪和叶群知道江青要插手军队的领导权,就讨好江青,还让裁缝给她定做了三套海、陆、空的军装。

老张:那她不是三军统帅了吗?

老王:不仅如此,林彪还把江青的级别从九级,一下子提升到五级,连升四级。这是破天荒的!

老张:那江青可得感谢林彪啊。

老王:感谢啦!就在林彪叛逃的前一个月,《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合刊发表了江青为林彪拍摄的光着头学习毛选的照片。

老张:见过,就是在1971年的“八一”建军节嘛。

老王:江青与林彪的勾结,还不仅如此。

老张:还有什么?

老王:江青不是最怕人家说她以前当演员的事儿吗?

老张:当演员有什么丢人的?干吗那么害怕呢?

老王:这咱们也说不清。不过,为了这事儿,叶群可没少出力。江青给她开出了一个黑名单,上面有郑君里、孙维世、赵丹等人的名字。于是,叶群就让吴法宪、江腾蛟派人去抄家,结果抄出来许多三十年代的旧报纸、旧刊物、旧照片、日记、书信。最后送到钓鱼台,由江青亲自烧掉了。

老张:我看江青自己心虚,如果没有问题,应该把她当时的“光辉形象”保存起来,留作纪念。干吗销毁呀?

老王:你看,在江青最需要的时候,林彪和叶群还是很帮忙的吧?

老张:可是林彪一死,江青还说是林彪迫害她!

老王:这书里可没说林彪迫害过江青。不过,林彪是把她吓的够呛!

老张:怎么?林彪真的要害她?

老王:不是。这书里说,“九一三”以后,江青很紧张。一天,她哭丧着脸对杨秘书说,昨天晚上做了个噩梦,看见林彪的尸体站了起来,对江青说:“我们都变成了烧死鬼,你怎么还没死呀?”

老张:够吓人的!

老王:又看见叶群从沙丘里爬出来,披头散发地喊:“姓江的,你今天可跑不了啦,跟我们一起走吧!”江青吓的浑身大汗,被子都湿了。

老张:哈!江青能对秘书讲这个噩梦,说明她心里真的很空虚。还是那句话: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啊!

老王:我们以前只看到,江青在文革中上窜下跳,其实她不过是个木偶。后台牵线指挥她表演的,是康生。

老张:哦?这本书里头有什么说法吗?

老王:当然有。“九大”以后,江青拼命要钻进政治局,于是就找康生想办法。康生到主席那里去“活动”,终于让江青如愿以偿。康生给江青报喜说:行啦!行啦!通过啦!江青一见他,张开双臂要拥抱康生。一看工作人员在身边,把拥抱变成握手了。她感激地说:“感谢康老在政治上对我的又一次帮助,康老是我最好的老师!”康生说:“你在政治上,30年代就有了出色表现。实践证明,你是我最好的学生!”

老张:真够恶心的!这就让人不解了。既然江青是康生最好的学生,那康生临死前,怎么会一反常态,向主席揭发江青是叛徒呢?

老王:你说到点子上了。他说江青在30年代就有出色表现,怎么又是叛徒呢?据说康生和江青在30年代都被捕过,莫非他们都叛变了?

老张:行了,咱们就不研究了,让历史学家去研究吧。还有没有?该吃饭了。

老王:最后再说两段儿。一段儿是关于李敏。

老张:就是主席和贺子珍生的孩子。江青肯定不喜欢她!

老王:没错。李敏在国防科委工作,文革中她是“保守派”,不同意批斗科委领导钟赤兵。一天,她去看望主席,江青一见她就说:“小保皇回来了呀!回来干什么?想摸底呀。”主席听见了,到门口招呼李敏说:“当小保皇有什么关系?回来摸底光明正大。”他听到李敏反映钟赤兵的情况后说:“钟赤兵是好人,是打仗出来的,是有功的。”这句话,后来保护了钟赤兵。

老张:这也有意思。我觉得,主席在文革中也是很矛盾的。有时候很“左”,有时候又很“右”,让人难以捉摸。

老王:行了,再说一段,吃卤煮火烧去。

老张:我也饿了。

老王:最后说说,杨秘书的下场。

老张:江青又把他怎么啦?

老王:你别着急。江青几乎每天要看电影。有一天,她打算看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塞拉热窝”和“桥”。

老张:这我也看过。

老王:江青让杨秘书通知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来陪着看。可是他们都看过了,没来,江青生气了。电影刚放一会儿,就不看了,江青气冲冲地去找张春桥和姚文元,问他们真的都看过了吗?他们一看江青生气了,张春桥就撒谎说:“没看过”。姚文元也说:“记不清了”。江青就火了,骂杨秘书是“挑拨中央领导的关系!”又让警卫员小周去放映时查记录。一看,张春桥和姚文元确实都看过了。可江青却坚持说,小周与杨秘书同流合污,是“反革命”。

老张:这也太不讲理啦!

老王:还没完哪!江青带着张、姚二人,跑到总理那里大闹。江青说:总理如果不处理杨秘书和小周,我就不走了!

老张:这不是耍赖吗?

老王:幸亏总理和汪东兴的保护,杨秘书他们才没被关进监狱,去了“五七干校”劳动,最后回到了中央警卫团。

老张:就这么把杨秘书赶走啦?我看走了也好,伺候江青比伺候母老虎还危险!

老王:现在有些人可不这么想,说什么:江青光明磊落,是丹娘,是国母,是当代最伟大的女性!

老张:我也看见网上的报道,还为江青开什么纪念会!我看,这些吹捧江青的人,要么就是年轻人,没经历过“文革”;要么就是“文革”中的“造反派”,是江青的崇拜者;要么就是境外的反华势力,蛊惑人心,唯恐天下不乱。

老王:是这样。其实,真让这些人去伺候江青几天,他们又该骂江青了。

老张:你说,是江青本来就那么飞扬跋扈?还是她后来变坏的?

老王:我看,两方面都有。那么多革命的老大姐,比如邓颖超、蔡畅、康克清,地位再高,也很平易近人。可见,江青后来想当“女皇”,说明她本来的封建意识就很强,一旦有了条件,就自我膨胀了。

老张:你说的没错,内因决定的。

老王:第二,江青的自我膨胀,也是“文革”给了她外部的条件。可以说,“文革”是所有野心家、阴谋家、投机家和小丑,充分表演的大舞台。康生和“四人帮”在“文革”中如鱼得水,有了干坏事的条件和环境,一旦大权在手,就会自我暴露。

老张:看来,任何人的权利过大,没有法制管着,必然会造出一百个、一千个江青来。

老王:行了吧?说了这么半天,请我吃一碗卤煮火烧可不够!

老张:那没问题,你吃三碗都成。只要你不像江青似的,事后又说我要害你!

老王:哈!没准儿。

2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