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别惹中国人!

——纪念志愿军赴朝作战60周年

王庭芝

我中国人民志愿军满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至今已过去整整60年了。然而60年来,那场腥风血雨的战斗场景,仍历历在目,犹如昨日。在这纪念志愿军赴朝作战6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格外怀念那些逝世的老首长,怀念在战场上英勇牺牲的老战友,并向光荣负伤还活着的老战友致敬!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告诉后代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革命前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千万不可忘记,应当倍加珍惜。

多年前,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的迟浩田同志约见看望原27军的几个老部下。当回忆起朝鲜战争的往事时,迟副主席向我们谈了他率领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美国的一件趣事。在美军方为我代表团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坐在迟浩田右首的是一位美海军陆战队的高级军官,迟与他有段对话如下:

美方军官:迟将军,听说您曾经在朝鲜打过仗?我的父亲也在朝鲜打过仗。当时他在东线,是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的一位上校。

迟浩田:噢,你的父亲还健在吗?

美方军官:还在。我父亲告诉我,中国人打仗特别勇敢。零下40多度挡不住,飞机大炮也挡不住。那次我父亲差点儿就被中国人民志愿军解决了。

迟浩田:我当时也在东线,就是包围美军陆战第一师的那支志愿军部队。

美方军官:是吗?那也太巧了。

迟浩田:当时的天气特别寒冷,士兵冻伤的也特别多,我们的装备又特别差。如果那时的装备能有现在一半的水平,你们的那个陆战一师——包括你的父亲在内,恐怕连一个也跑不了。

说到这里,宾主双方都笑了。

美方军官还说道,他父亲后来特别告诫他:儿子,千万别去惹中国人!

作为那次战役的亲身参加和经历者,我可以证明迟副主席所说的情况真实无讹。当时确实是朝鲜冬季的恶劣气候救了美军陆一师和陆七师残部的命,否则,这支美军无疑必定是全军覆没。难怪这位美军上校对那次战役至今还心有余悸,谈虎色变呢!

第二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0117日至1224日,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韩国)军诱至预定战场后,对其突然发起反击的战役,是扭转朝鲜战局的一次战役。我们九兵团于19501111日从东线的临江入朝,经过十几天的夜行军,到达了指定的长津湖周围准备迎敌。当时我军指战员在零下30多度的野外,蹲在齐膝深的雪地里,忍饥挨饿,更要禁受从未遇到过的严寒考验。大家从国内到朝鲜,穿的是薄薄的棉衣裤,没有大衣;少数人没有棉帽子,戴着大盖帽,只好用毛巾包住耳朵;大多数人没有棉鞋,穿的是解放单胶鞋。白天黑夜都猫在山洞里,以洞当床,以雪当被。吃的就更甭提了,为防敌机轰炸,根本不能起火烧饭,连队连续数日未吃过一顿热饭。战士们自带的干粮吃光了,炊事班的同志就到附近被敌机炸塌的民房周围地洞里去找土豆,然后想办法烧熟了送到阵地,每个战士只发两个。等到了士兵手里,土豆早已冻成了冰球球,不要用说牙齿咬不动,就是拿刺刀也捅不碎。大家只好将冻硬的土豆放在胳肢窝里慢慢地焐,等它化冻后再吃。开水是喝不上的,因为一有火光,就会引来敌机轰炸,渴了就地抓把雪来嚼。武器差得几乎难以想象,还是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的那些武器:“三八大盖”步枪、手榴弹,爆破筒、小包炸药,小60炮、迫击炮还都是肩扛着行军,手榴弹是我们的主要“重武器”。

再看看美军吧!他们吃的罐头就有十几种之多,外加牛肉干、巧克力等各种小吃和零食,饭菜团用随身带着的固体酒精烧热后吃。喝的饮料有低度酒精、橘子水、矿泉水等。他们身上穿的是皮衣,脚上穿的是毛皮鞋,头上戴的是毛皮帽子,手上戴着毛皮手套。每到宿营地,一个班撑起一顶帐篷,每个士兵睡一只“北极袋”——内有鸭绒被。行军时,每个班配有一辆大卡车,尉官以上都配有一辆吉普车。所有的武器装备和物资都放在车上,行军完全机械化。士兵使用的武器也是当时最先进的,如:来复自动步枪、汤姆冲锋枪和卡宾枪等,全都是连发的。每个连队配有6挺轻机枪,每个团配有一个炮营。不得不承认,美军的确是当时被“武装到牙齿”的、世界上装备最先进的机械化部队。

我所在部队阵地面前的对手号称是美国建军160多年的“王牌军”,是曾经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的“常胜军”——据说从未吃过败仗的美陆军第七师31——“北极熊团”(该团的团旗上绣有一只北极熊)。这支美军部队牛皮哄哄、气势汹汹,根本不把我军放在眼里。然而,他们哪里知道,就是这支以先进思想和革命理论武装、在革命战争中锻炼成长起来的军队,凭着对人民的热爱,对祖国的忠贞,曾经过八年抗战以“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后又战胜了用美式装备武装起来的800万国民党军队,推翻了蒋家王朝的反动统治。我们从来就不惧怕貌似强大的敌人,最善于以劣势的装备去击败强势的敌人!这一次在异国的土地上,我们同样会履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国际主义义务和责任,打败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创造出世界奇迹来!

1127,在长津湖东岸新兴里美七师31团三个营和炮营及32团第二营,进入我2780师设伏的埋伏圈内。在我猛烈打击下,美军龟缩成一团,虽进行过多次反击,但均告失败。28日凌晨,在我80师师长张铚秀的指挥下,全师向内洞峙的美七师32团发起猛攻。我们的部队被分成多个小分队,采用穿插分割战术,悄悄地接近敌人的帐篷,在敌人毫不知觉的情况下,我方的手榴弹、小炸药包、手雷、小60炮弹等一齐向敌营炸去,帐篷内的敌军在温暖的北极睡袋里正做着美梦,就糊里糊涂地被炸得死的死、伤的伤。与此同时,敌32团的指挥所也被我军摧毁。当敌军醒来准备还击时,我们已经消失在茫茫雪原之中了。我军首战告捷,以夜战、近战,速战速决地歼灭了敌军炮营,击溃敌4个连队,战场遗敌尸300余具,其余敌人仓皇逃往新兴里。此战虽是小胜,但却大大地鼓舞了我军士气,大大地灭了美军的威风。

1130,在副军长詹大南、师长张铚秀的指挥下,我军80师、81师和27军的全部炮兵,从包围圈的四个方向同时向新兴里的敌军发起总攻。战士们拿着手榴弹、手雷、小炸药包、爆破筒等简陋的武器,勇猛地冲进美军的坦克防御圈,与美国大兵展开了面对面的血肉拼搏。我军以无比顽强的英勇将团团围住的敌人紧逼得步步后退,最终被压缩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30号下午,美31团团长眼见自己所部伤亡惨重,反击无力,待援无望,便只得在4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以十余辆坦克为先导向南突围。我军在伤亡很大的情况下,发扬不怕牺牲和连续作战的作风,依然全力追、阻敌人,终将南逃之敌全歼。经过55夜的奋战苦战,我军全歼了美军第七师31团和32团一个营、一个炮兵营,歼敌上校团长及其以下3000余人。战后公布美陆战一师冻伤6000余人。我军伤亡4000余人,其中因冻伤减员非常严重,甚至大大地超过了战斗减员。仅我们80240团一营,战前的编制人数是800余人,后来只剩下70余人,而我就是这幸存的70分之一者,当时年仅17岁。我们迅即收拢起来,并组成了一个连的建制,在副营长杨洪贵的带领和指挥下继续战斗。在战斗结束打扫战场时,我们发现了被我军击毙的美31团团长麦克劳思上校和另一位少校副团长的尸体,同时缴获了“北极熊团”的团旗一面。     

我军在朝鲜二次战役中获得大胜,战后总结中,我所在的80240团一营一连被上级授予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的光荣称号。三连荣立集体一等功,四连也被授予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的光荣称号。

英国牛津大学著名战略学家罗伯特.奥内尔博士在其撰写的《清长之战》一文的结尾处写道:中国人从他们的胜利中晋升为一个不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中国军队在清川江长津湖一带赢得了军威,在其后的三年中一直良好地保持下来。从此以后,中国的军事威力就在世界大大小小国家的首都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果中国人没有5011月在清长战场上稳执牛耳,此后历史进程就一定会很不一样。

彭德怀总司令发电报嘉奖27军:这个军在新兴里以劣势的装备,在天寒地冻的恶劣气候条件下,全歼美军一个团。很不容易啊!

后来,彭总还专门著文谈到长津湖歼敌战果,说道:全歼美军一个整团,一个也没跑掉,只有在第二次战役中有过一次。其余都是消灭营的建制多。

被缴获的美军“北极熊团”的团旗和美军上校团长、少校副团长的军衔、肩章、胸章、帽徽和军上衣等实物,现存于北京军事博物馆。这些东西均被放在玻璃展柜里供来者参观。矗立在展柜旁的解说板上有段解说词: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某军某师和某师冒着零下30多度的风雪严寒,忍饥挨饿,在清川江长津湖畔新兴里第二次战役中发扬我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精神,经过55夜战斗,全歼美军第七师31团和32团一个营及炮营。歼灭美军王牌军“北极熊团”,创造了志愿军入朝后唯一全歼一个美军加强团的战例。

美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少将在战后回忆说:我们当年在朝鲜战场与中国军队交手,虽未全军覆灭,但也遭重创——伤亡5000余人,另有被俘和冻伤7000余人。陆一师之所以能有部分人员侥幸生还,只因中国军队没有后勤支援和通信设备,否则,我们绝对逃不出长津湖。

历史证明,长津湖一战令美军胆寒,让骄狂不可一世的美军真正领教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从此使他们再也不敢轻视中国军队,再也不敢来惹中国人了!                

                                                20101019日(志愿军入朝周年日)

附图:

11951年入朝周年纪念漫画

2志愿军在战斗(战地速写)

3志愿军营地(战地速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