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石案解惑

 

    社会上流传的吴石案件版本很多,有来自港台的,也有出自大陆民间的。我也做了一些研究,谈几点看法供参考。

 

1、吴石是中共秘密党员吗?

 

   无论是官方或者民间的版本,较多的说法认为,吴石是中共秘密党员。但在北京西山赴台烈士纪念广场的吴石雕像介绍中,没有明确他是地下党员,只称他是“中共秘密派遣干部”(陈宝仓、聂曦、朱枫均明确是中共党员)。另外,吴石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在该校旧址纪念馆里有毕业生中的中共党员名单。其中没有提及吴石。所以,吴石是中共党员的依据不足。不过,吴石有可能在1948年前后加入了民革,在1953年李济深纪念陈宝仓烈士的悼词中,提及了吴石已为民革从事秘密工作。

 

2、吴石为何去台湾?

 

   现在许多说法认为,吴石赴台是由中共派遣的。其实,他是因为蒋介石下令要他担任“国防部”参谋次长,而赴台就任的。吴仲禧是吴石的同乡,也是国民党军中的将领。不过他在三十年代就加入了中共,并在潘汉年领导的情报系统中工作。1949年吴石赴台前,他曾代表中共方面劝说吴石留在大陆,但吴石坚持赴台就任。我认为吴石愿意继续为中共做些事情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上述李济深的悼词中已经提及。在悼词中有这样一句:“当时民革中央派吴石同志去台湾从事策反”。这是什么意思呢?根据一些资料分析,1949年民革中央为了配合中共解放台湾,曾计划策反一些国民党中的反蒋将领起义。但是由于后来形势的变化和吴石的被捕,搁置下来了。因此,吴石赴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也可以说并非是中共单方面派遣的。

 

3、吴石何时开始与中共合作的?

 

   何遂是吴石的同乡和好友,也是保定军校的同学。虽然他没有加入中共,但是他与中共早有联系,他的四个子女都是中共党员。正是在他的引导下,吴石于1947年与中共上海局领导人见面,开始为中共提供情报。

 

4、吴石为何只承认赴台后才向中共提供情报?

 

   从台湾方面的资料看,吴石被捕后只承认到达台湾后才开始通过朱枫提供了情报,否认在大陆期间帮助过中共。这是为什么?因为吴石这样做是为了掩护中共和民革方面的地下党组织。在他赴台之前,何遂与两个子女已经先期到达了台湾,并开展了工作。吴石到达台湾后,很快得到了台湾中共地下党被破坏的信息,于是迅速将何遂和子女送回大陆。吴石在赴台之前,曾经在香港会晤了民革中央和中共驻香港的的负责人。为了保护组织秘密和安全,吴石当然要否认赴台前已与中共合作的事实。

 

5、中共为何派遣朱枫去台湾?

 

   其实,在朱枫赴台之前,吴石已经派副官聂曦把情报送到了香港。而台湾中共地下党负责人蔡孝乾,也多次派交通员刘青石送情报到香港和上海。那么,为何还要派朱枫去台湾呢?原因大概是这样,1949年初由于中共在大陆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在台湾的地下党过于乐观,以为台湾很快就要解放了。于是,他们公开集会,散发传单,鼓动民众反对国民党统治。结果,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很快破获了基隆中学地下党组织,逮捕了大批人员,地下党省工委的负责人也相继被捕,书记蔡孝乾不得不潜逃。在这种白色恐怖的情况下,无论是吴石还是蔡孝乾,都很难再向大陆或香港送出情报。所以,另外派遣朱枫赴台通过其他渠道传送情报,是不得已的选择。

 

6、到底是谁出卖了谁?

 

   一般的说法是,蔡孝乾最先被捕并出卖了朱枫和吴石。也有人说是朱枫或吴石出卖了其他人。从他们被捕的先后次序来看,蔡孝乾于1950129日先被捕,应该是他供出了朱枫。从台湾方面的资料看,特务是从蔡孝乾身上的一张纸币上,发现了两个电话号码。其中一个是朱枫女儿家的,从而知道了她已经逃往舟山定海,最终抓获了她。可见,不是吴石出卖了朱枫,也不是朱枫出卖了蔡孝乾。

 

7、在蔡孝乾身上是否发现了吴石线索?

 

   还有一种说法,是蔡孝乾出卖了吴石。因为特务在他家发现了一个本子,上面写有“吴次长”几个字,从而暴露了吴石。我不大相信这个说法,有两个理由。第一,按照地下工作单线联系的纪律,朱枫不会向蔡孝乾谈及吴石的。第二,即使谈及了吴石,蔡孝乾也不应该在本子上记下来。这是违反地下工作要求的,作为地下党的负责人应该懂得。因此,我也不大相信蔡孝乾在129日第一次被捕时就出卖了吴石。蔡孝乾第二次被捕,大概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了,那时吴石已经被捕,也就谈不上是蔡孝乾出卖吴石了。

 

8、导致吴石暴露的原因是什么?

 

   那么,是否是朱枫出卖了吴石?确实有这种说法,但不可信。直接的原因是一张出境通行证暴露了吴石。由于蔡孝乾的妻子病逝后,他与妻妹同居。为了让妻妹逃回大陆,他请朱枫帮助办理一张返回大陆的出境证。于是,朱枫就向吴石提出,吴石让聂曦出面办理,并在办理申请手续时留下了聂曦自己的名片。保密局根据蔡孝乾住处搜出的妻妹照片,在出境登记处找到了其妻妹的申请表,上面的照片竟然一模一样。这样,保密局就获得了吴石与蔡孝乾之间有关联的线索。可以这样说,本来吴石与蔡孝乾是没有联系的,他们属于并不交叉的两条线。如果没有这张通行证,只要朱枫严守秘密,即使蔡孝乾被捕叛变也不会牵连到吴石。所以,这张通行证就成了暴露和逮捕吴石的证据。

 

9、吴石是“密使一号”吗?

 

   许多资料都把吴石称为中共的“密使一号”。中共在地下工作中确实广泛使用化名,但是把某某人称为“密使”并且编上号码,是不大可能的。况且,这种称谓也很容易被敌人注意,一旦泄密危险性很大。前面我们谈到,吴石赴台是由民革中央派去进行策反工作的,这项任务比搜集情报还要危险。我想,民革中央也不会给吴石启用这么个扎眼的代号。

 

10、吴石叛变了吗?

 

   为什么陈宝仓和朱枫很早就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而吴石却迟迟不被认定为烈士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关方面认为吴石是叛徒。这一点我完全同意。您想啊,吴石是蒋介石在保定军校的校友,又是老蒋把他提拔为中将,高官厚禄都是国民党给他的。但是共产党没有给过他一官半职,也没有发给他一毛钱的薪水,他却为中共军队打过长江,解放半个中国提供大量重要情报,还要为中共解放台湾里应外合。您说,他对得起老蒋和国民党吗?他不是叛徒是什么?只不过,他不是共产党的叛徒,因为他从来不是共产党员。

   张学良也和吴石一样,叛变了老蒋和国民党。国民党也骂他是叛徒,但是周恩来在弥留之际对罗青长说:“不要忘记台湾那边帮助过我们的朋友”,据说就包括了张学良和吴石。可见,我们的一些同志把吴石说成是叛徒,实在是没有搞清楚敌我友的关系。

   从台湾的审判记录看,吴石被捕后仅仅承认为朱枫提供了情报,没有交待在上海、福州提供情报的秘密,也没有提及中共在上海、福州两地情报系统联系人的情况。据说在台湾监狱中,保密局曾派人冒充地下党到狱中卧底,也没有从吴石口中得到更多的秘密。可以这样说,吴石的被捕和供词没有给中共地下党带来任何危险,导致台湾地下党破坏和一千多名烈士牺牲的,恰恰是长征干部蔡孝乾。所谓吴石叛变之说,完全是台湾当局散布的谎言,目的是阻止更多的人投身于祖国的统一大业。

   值得一提的是,吴石在狱中把自己的一首诗写在了一本书里,显然是想逃过检查送出去。诗的开头两句是“天意茫茫未可窥,悠悠世事更难知”。什么意思呢?我的解读是,吴石想告诉民革中共,是谁出卖了我们只有天晓得!我们不知道叛徒在哪里。诗的最后两句是这样的:“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嗟堪对我翁”。很明确,吴石是在表示,我的忠心赤胆没有变,即使在九泉之下也是对得起你们的!可以这样说,吴石的遗诗就是一份临终前的警报和自白。让组织相信他的忠诚,惩罚可耻的叛徒。

 

11、吴石是如何被追认为烈士的?

 

   在文革中,吴石留在大陆的子女受到了冲击。由于吴石被戴上了“叛徒”、“反动军官”等帽子,使得其家属倍受煎熬,真的是英雄流血,亲人流泪。在何遂后人的帮助下,吴石长子吴韶成给中央写了一封申诉信,并送到了周恩来手里。他委托叶剑英进行了调查核实,终于在1973年认定了吴石为革命烈士,为家属补发了抚恤金。不过,直到2013年解放军总政联络部在北京西山修建了吴石雕像以后,仍然还有人在散布所谓吴石是“叛徒”的说法。可见,台湾方面所制造的谣言影响有多么大。

 

12、陈宝仓为什么被牵连?

 

   在上述李济深的悼词里有这样一段话:“四八年,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派吴仲禧同志由香港到南京做地下工作,与陈宝仓同志联系,由此他就参加了民革的地下组织”,“吴、陈二同志到台湾后,由陈宝仓同志收集蒋匪帮各种重要情报,交由吴石同志转送香港中共负责人参考”。可见,陈宝仓被牵连有着一定的必然性。的确,台湾保密局也是从吴石住所的资料中,发现了陈宝仓的字迹。但是,陈宝仓被捕后坚称自己不知情,给吴石提供的资料属于份内工作,不知道是提供给中共的情报。台湾审讯人员也一度相信其言,认为他被牵连有些冤枉。但是,据台湾方面的资料称,陈宝仓早在抗战时期就“通共”,不仅把大批军事物资提供给中共部队,而且在广西时就与中共有来往。还与胡志明见过面,帮助过越南共产党。这些情况已被国民党发现,所以台湾对于陈宝仓一直存有戒心。虽然台湾当局并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但是仍然处决了他。事后,他的骨灰被台湾的朋友秘密送到香港。1952年,在李济深的保举下确认为革命烈士,安葬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尽管如此,文革中造反派还是抄了他子女的家。

   有一张照片要说明一下。在1950610日四位烈士就义前的照片中,人们误以为低头写字者是吴石,其实是陈宝仓。

 

13、聂曦的背后有什么故事?

 

   人们对于聂曦的身世知之甚少,他是四位同案犯中唯一遗骨不知下落的烈士。我认识国民党“重庆号”巡洋舰上的中共地下党员陈叔叔,他说他认识聂曦,因为聂曦曾是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的,所以他们有过接触。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聂曦成为了吴石的副官。他在临刑前留下一张照片,双臂反绑着,脸上露出从容无畏的神情,折服了许多人。

   聂曦和吴石都是福州人。一些人询问,其它几位烈士的遗骨都回来了,为什么聂曦的遗骨没有下落?难道他没有家眷吗?

   通过福州台办的帮助,我们了解到一些聂曦背后的故事。

   据查证,聂曦在台湾的户籍档案中,确实没有查询到他在台湾有家眷。那么他一直没有成家吗?这倒不是。他有一个胞弟叫聂磊,已在福州去世。据吴石的另一位下属讲,聂曦在赴台之前将妻子和孩子留给了弟弟照顾。由于聂磊在抗战期间参加了革命工作,被国民党关押在上饶集中营长达四年时间,出狱后被聂曦安排在国民党广州部队工作。根据吴石的指示,聂磊违抗国民党要他率部撤往海南岛的命令,在广州解放之时向解放军投诚。但是广州公安局却认为聂磊没有撤往台湾,肯定是国民党特务。于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判处他五年徒刑。这样一来,聂磊当然就无法照顾兄嫂和孩子了。那么后来聂曦的家眷去了哪里?至今还是个谜。能不能找到聂曦的遗骨下落以及他的家眷,还有待于我们继续努力。

 

14、吴石案件的影响是什么?

 

   吴石案件的直接后果,就是使我们失去了解放台湾的情报支持。加上194910月的金门战役失利,以及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中共中央暂时搁置了解放台湾的计划。这一搁置就是七十年,不仅让蒋介石集团在台湾站住了脚跟,而且还让台独势力窃取了执政权。不得不承认,1950年错过了解放台湾的大好时机,是中共历史上的一次无可挽回的错误。(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舒同传》一书中,记载了毛泽东有这个说法)

 

15、为什么要在北京西山修建吴石等烈士的塑像?

 

   我个人认为,在北京西山修建赴台烈士纪念广场,为吴石等烈士竖立雕像,可能与罗青长有关。前面我们提到,周恩来对纪念“台湾那边的朋友”做过交代。所以,专门为在台湾牺牲的遇难者修建纪念广场,正是为了实现周总理的遗愿而做出的具体安排,得到了两岸民众和烈士家属的赞许。

   本网站根据以上纪念广场所公布的846位烈士名单,在网站首页上永久性布置了纪念文章和烈士信息查询专栏。一些烈士家属也联系了我们,希望查询亲人的下落。我们也将家属的要求转达了总政联络部,尽力提供帮助。

   不过,我们通过网站纪念烈士的做法也得罪了台湾一些反共势力。他们采取了多个用户同时攻击本网站大文件,集中消耗流量的办法,妄图使我们的网站瘫痪。我们采取了技术措施,经过几天几夜的奋战,终于化险为夷,没有让他们得逞。正像习近平主席最近所说的,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也要顶得住,打得赢!

 

16、还有多少烈士的遗骨没有回家?

 

   在台湾白色恐怖期间遇难的政治犯,大约有1100多名。据我的粗略统计,其中有40%是大陆籍人士。也就是说,可能有600多名大陆籍遇难者的遗骨还留在台湾。当然,台湾也是祖国的领土,让烈士长眠在台湾,也不能说是留在异国他乡。不过,将来两岸统一了,我们应该在台湾为他们修建一座纪念碑。

 

17、吴石案件的教训是什么?

 

   简单地说有两条教训。

   第一,吴石赴台后的工作关系属于民革中央,而蔡孝乾的工作关系属于中共华东局。由华东局派遣朱枫一人,同时横向联系两条线,是造成“一人叛变,全军覆没”的根本原因。

   第二,中共在大陆战场上的胜利,促使一些党员和外围群众产生了盲目乐观和轻敌的情绪。这也是台湾地下党被暴露和破坏的重要原因。

 

18、吴石案件是否应该写入党史?

 

   在正式出版的中共党史中,记载了1931年顾顺章叛变,钱壮飞通知上海党中央机关撤出上海的事件。蔡孝乾的叛变,其破坏程度要比顾顺章叛变严重的多。所以我认为,蔡孝乾叛变导致台湾地下党和吴石情报关系被破坏的历史事件,也应该写入中共党史。这不仅是对历史负责,也是对烈士们负责。

 

《小老头网站撰稿》2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