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穷?

 

一、    什么是人口分母?

 

自清末以来,造成中国贫穷落后的原因有很多,例如封建制度、闭关锁国、列强入侵、殖民统治、战事连连等。但在新中国成立以后为何不能迅速富裕起来,甚至在改革开放之后的今天,按照2010年调整后的贫困线标准统计,仍然有1.3亿人口没有脱贫呢?

我同意一种说法,那就是“分母”太大。所谓“分母”,就是人口。把13亿人口作为分母,即便我们的经济总量和社会财富再多,用这个巨大的分母来做除法,分配到每个人头上的人均GDP或收入就会少的可怜了。

虽然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排在了世界第二,但在“金砖五国”中人均GDP却远在俄罗斯、巴西和南非之后,排名世界80多位,仅仅领先于印度。而印度的情况与中国类似,其人口已超过10亿,大有赶超中国之势,但印度的国土和资源还不及中国的一半,因此他们的人均GDP排在世界前100名之外,就不奇怪了。

 

二、什么是反比效应?

 

从以下图表中可以了解到,在上世纪后五十年里,欧、美、俄、日、中、印等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变化情况。其中,中国和欧洲的人口增加了一倍多,印度几乎增加了两倍。而美、日人口的增长较少,俄罗斯人口则出现负增长。

 

五十年人口比较(亿)

 

 

美国

欧洲

苏俄

日本

印度

中国

1950

1.5

3

1.8

0.8

3.7

5.6

2000

2.8

7

1.4

1.2

10

13

 

 

那么,人口对于国家经济发展有什么影响呢?请看以下图表。

 

2011GDP(国内生产总值)

 

 

美国

欧洲

苏俄

印度

中国

日本

总量亿美元

150000

140000

18400

18300

73000

58500

人口万人

31000

70000

14000

120000

130000

12000

人均美元

48000

20000

13000

1500

5400

47000

 

2011年的数据可以看出,尽管日本的GDP总量是中国的80%,但是由于日本人口仅为中国的1/10,因而日本人均GDP为中国的8倍!

 

 

同样,印度的GDP总量基本与俄罗斯持平,但由于印度人口是俄罗斯的8倍,因而人均GDP仅为俄罗斯的12%18)。

这种情况也存在于欧美之间,欧洲总人口是美国的2倍多,而人均GDP相当于美国的40%,也是12的关系。

以上三组数据说明,人均GDP与人口之间成反比关系。换句话说,人口的膨胀,会成比例地吞噬经济发展的成果。我想,这就是中国出现“国富民穷”的主要原因吧?

 

三、苦果从何而来?

 

过去,我们曾经陶醉于一些说法:“人多力量大”,“人是第一可宝贵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然而却忘记了自然环境与资源是有限的,事实上我们已经透支了应该留给后代的资源。

早在1957年,马寅初就提出了要“控制人口”的警告,当时中国的人口是6亿。然而,他的忠告被视为“对第一个五年计划不满”、“为国外提供了攻击中国的借口”,是“右派”言论!结果如何呢?中国人口翻了一番!

中国的国土分别与美国、欧洲相当,但美国的人口仅有3亿,欧洲总人口也不过7亿。如果我们当年接受了马老的建议,将中国人口维持在7亿以内,那么我们今天将有可能接近俄罗斯或欧洲的人均GDP水平。遗憾的是,我们却“批了马寅初,多了6亿人”。这个人口膨胀的苦果,只能请大家一起来品尝吧!

如果你今天埋怨什么“住房难”、“落户难”、“入托难”、“上学难”、“就业难”、“看病难”、“出行难”、“春节回家难”的话,大概不应该责怪当下的政府,而应该看看你、或者你的父母是否是“超生”的6亿人之一?哈!

 

四、如何应对老龄化?

 

现在有人提出,为了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应当允许生“二胎”。我不禁要问,中国的养老问题,是否还要沿用几千年来的“养儿防老”思维模式呢?难道说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应该体现在“养儿防老”上吗?

也许有人说,如果生孩子太少,将来社会无力抚养太多的老年人。但是,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靠社会养老基金的不断积累;二是要盘活老年人的资产。比如把城镇老人的房产抵押或置换,修建更多的养老院。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许多“空巢”老人的孩子在国外学习或定居,他们如何能依靠儿女养老呢?同样,现在许多农民工长期在外,家里的老人又怎么办呢?所以说,根本的解决办法还是建立社会化、集体化养老机制。

 

五、井喷为何发生?

 

我们再谈谈中国的人口发展趋势。从历史上看,在清朝以前的两千年里,中国人口始终维持在6000万以下。人口过亿,以至达到两、三亿,是清朝以后的事情。

中国历代人口比较(万人)

 

 

有资料介绍说,清朝以来人口之所以会发生“井喷”,有几个原因:一是战争较少,社会稳定;二是引进高产的玉米、番薯等作物,缓解了饥荒;三是免除“人头税”,解除了生育顾虑;四是疆域比明朝扩大了一倍,增加了少数民族人口比例。

当时清朝的国土面积达到了1200万平方公里,在社会稳定、粮食增收、税负减少的情况下,人口自然会增长。再加上中国人崇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理念(至今还有不少人“不生男孩不收兵”),使人口在清朝的200多年间膨胀了7倍(达4亿多)!

后来由于连年战争不断,从1911年至1949年之间,人口基本上没有增长,维持在5亿左右。然而,新中国的经济恢复,苏联鼓励生育的影响,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大锅饭”的社会制度,终于诱发了第二次人口“井喷”,在短短60年里,使人口又翻了一番多!

 

六、什么是“负生产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放开“二胎”政策的怂恿下(实际上在农村或流动人口中,生“三胎”也普遍存在),我国人口超过16亿仅仅是个时间问题。按照人口自然增长率1%计算,大概用不了20年吧?(考虑到平均寿命的延长,这个进度还可能提前)

在长期的和平环境下,如何有效地控制和减少人口呢?除了继续坚持计划生育政策外,鼓励移民也是一个办法。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移居国外,不管他们的动机如何,客观上缓解了国内的人口压力,我们应当尊重他们的选择(高官或贪官另当别论)。用移民的办法减少人口,早被其他国家采用(例如日本移民拉美国家),我们为什么不鼓励呢?有人担心这样会使人才流失,我看多余操心;如果西方的高科技都被中国人掌握了,害怕的会是我们吗?

现在不少年轻人崇尚“丁克家庭”。丁克的名称来自英文Double Income No Kids四个单词首字母DINK的组合--DINK的谐音(意思是“双职工没有孩子”)。他们的这种理念可能会让想抱孙子的老一辈人失望,甚至被认为是不孝顺,太自私!不过,我觉得应该尊重他们的意愿,因为养儿育女的成本越来越高,令年轻人望而生畏。再者,“丁克家庭”有利于降低生育率,还可以减轻社会负担,有什么不好呢?

倒是那些未婚先育,或不做婚检、生下缺陷儿的年轻人,应该受到社会的谴责(现在的婚前检查比例不到20%,新生儿缺陷率已经从1%左右上升到3%)。一些人把刚出生的婴儿丢弃不顾,甚至转卖给人贩子,就更加可恶了。

如果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话,那么“超生”所造成的人口负担就可能成为“负生产力”。因为,“计划外生育”、“近亲生育”、“生育缺陷儿”、“多子女家庭”等,都会出现“只生不养”或失学现象,导致人口素质降低,并给社会带来负担,甚至阻碍社会健康发展。

当然,“负生产力”不仅包括低素质人口,还包括黑社会、黄赌毒、拐卖人口、官商勾结、制假贩假、盗伐林木、污染水源等违法者。

与其说我们在下一个30年里的任务是进一步发展生产力,还不如说我们更应该遏制“负生产力”的滋生和蔓延。因此,坚持计划生育,提高人口素质,仍然是我们的历史任务之一。

                                                                                 2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