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谁之错

 

    从武汉春节前“万人宴”到今天为止,刚好过去一个月。

    国人都在为“吹哨人”李文亮抱不平,谴责湖北和武汉官方。

    官方的怠慢和不作为是事实,所以纷纷被撤换,理所当然。

    不过,这次发生疫情仅仅是官方的责任吗?

    昨天水均益在央视主持“东方时空”节目,播放了一段国外关于冠状病毒的短片。片中介绍说,在21世纪的前二十年里,已经发生了几次冠状病毒引发的重大疫情。包括2003年的SARS(据说由果子狸传染的),2012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据说由骆驼传染的),以及这次的武汉COVID-19(据说由蝙蝠或穿山甲传染的)。还有几次禽流感,这些疫情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都与动物有关。

    钟南山认为,此次武汉肺炎疫情可能与武汉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有关。一些专家团队最新研究发现,此次的冠状病毒与蝙蝠体内的毒株一致性超过95%

    那么,我们这些经历过2003SARS的普通人,便很容易接受这样的判断:发生在中国的两次冠状病毒疫情,都是接触或食用了野生动物而引起的。

    我不禁要问:国家已经制定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检疫法”等法规,为什么还允许捕杀、买卖和食用野生动物呢?这大概不仅仅是个别人的问题,而要追溯到我们几千年的饮食文化传统是否存在问题了。

    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先介绍一下印度的饮食文化。

    我去过印度旅游。印度的生活环境确实是脏乱差,街上到处是牛粪和垃圾,恒河里飘着死尸,喝了那里的自来水肯定拉肚子。但是,印度人在饮食结构方面却以素为主,我们十几天的旅程中,尽管住在最好的旅馆里,但天天几乎吃素,偶尔有几块鸡肉。在火车上看到印度人吃盒饭,却只有印度抛饼,夹着蔬菜和咖喱吃。查阅资料才明白,印度历史上受到印度教、佛教和伊斯兰教的影响。印度教尊牛为神,当然不吃牛肉,不过他们也很少吃猪肉和羊肉。佛教就更是全吃素,而伊斯兰教允许吃些牛羊肉,但忌讳也很多。总而言之,印度人的饮食结构很清淡和简单,以素食为主。宗教的禁忌使他们远离野生动物和荤腥食物,这对于他们的健康起着很好的作用。

    反观中国汉民族的饮食,几乎是没有什么禁忌的。儒家文化是不忌嘴的,没听说过孔夫子不准我们吃什么。即使玄奘把佛教取回来了,但并没有把印度教和佛教的饮食文化带回来(佛教也是印度教的分支)。西藏人的饮食有些像印度,他们的禁忌也很多,一般不吃猪肉和鱼。他们把鸟类和蛇等野生动物视为神,决不会去捕杀。他们反而把死者送去“天葬”喂秃鹫,这和印度人把逝者放进恒河喂鱼,是一个意思。

    我们汉族基本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也不把动物尊为神灵。也许“无神论”者很革命,但不能因此滥杀野生动物。

    两百多年来,人类的工业革命取得了发展的奇迹,但是破坏了自然环境和生态链。全球气候变暖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灾难,这是必然的恶果。我们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也取得了发展奇迹,但是也付出了破坏自然环境和资源的沉重代价,许多物种濒临灭绝,例如白鳍豚。

    可以这样说,我们所遭受的SARSCOVID-19疫情,就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报复。如果我们不收手,继续破坏大自然和野生动植物的生存环境,那么明年的春节大概也过不好。下一次的疫情还会如期而至,即使不在武汉,也会转移到其他有野生动物市场的地方去。

    武汉发生如此严重的疫情,谁之错?仅仅是省长和市长吗?

    今天新闻联播报道,人大常委会将要出台“严禁野生动物交易,割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决定。这是个进步,亡羊补牢。

    有人说,我们的发展太快,但灵魂没有跟上。换句话说,我们过于追求经济发展速度,但是管理模式和法制建设没有跟上。尤其干部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严重,整天搞一些假报表,报喜不报忧。这次武汉疫情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就是教训。

    今年两会要推迟召开,这样也好。等到疫情彻底解除再开会,好好总结一下,补短板,健全和完善一些制度和法规。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冠状病毒可能无法彻底消除,它将永远存在下去。这就是说,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必须与病魔共舞,将抗疫工作常态化,边防疫,边工作。也许我们必须改变生活习惯,要分餐制,少聚会,常洗手,戴口罩。甚至还要提倡少荤多素,粗茶淡饭。

    疫情是坏事也是好事。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训练部队,考察干部,教育人民。这对应付将来的战争,大有益处。

    把地球变成一个任人宰割的屠宰场,还是建设一个万物共生的和谐世界?

    人类需要重塑自己的世界观。

 

202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