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走向共和》看奴才思维

 

去年底有人公然在历史教学大纲中将岳飞、文天祥排除出民族英雄之列,令天下大哗。现如今中央电视台又推出一部为李鸿章、慈禧等人的卖国行径辩护的所谓“正剧”《走向共和》,据说要连播三遍。

对于不熟悉内情的广大民众来说,真是如堕云里雾里,想不出怎么这些割地赔款、遭唾骂的卖国贼突然都昂首挺胸起来,摇身一变成了推动历史进步的民族功臣,而名垂千秋的岳飞、文天祥倒不值得赞颂了。

其实把上述事情联系起来,似乎可以看出有人正在刻意制造这样一种舆论导向:否定岳飞、文天祥等集中代表的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为奴颜婢膝出卖民族利益的罪人找理由开脱。把这些历史突然翻出来有意涂改,究竟用意何在哪?

《走向共和》的广告称之为:央视《雍正王朝》原班制作人马又一鸿篇巨作,2003年历史剧最重磅的作品之一。创作历时3年多、斥资4000多万元,讲述1894年甲午战争到1916年袁世凯死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可以让您亲眼目睹这个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用史诗般的叙事风格,全景式地展现中华民族推翻帝制,走向共和的艰难历程。

对于《走向共和》作为央视大片期望甚高,总想这个剧应该对前一段屏幕上充斥的、为封建专制歌功颂德的戏剧进行反正,可惜看了之后,却感到深深的遗憾。

对李鸿章等人的美化是反历史伪手法

李鸿章生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现在,许多人都相信了近十多年来一些“晕旋史学家”的说法,或者相信了主要由李鸿章老部下组织编纂的《清史稿·李鸿章》及其《走向共和》的宣传,认为李鸿章是代衰败的清朝受过,他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甚至是忍辱负重的,只是他无法阻挡许多清流派的骚扰和抗战派的误国,最后代人、代国受过而背上了“汉奸、卖国贼”的骂名,李鸿章很冤枉。情况真是这样的吗?!

后人评判历史人物的品性,必须主要通过当事人的事迹和遗稿去评论。因为,事应其人,文如其人,当事人的事迹和遗稿,是第一手资料,最容易反映出当事人的品格、思想方法和能力素养。其他人对当事人的评论及其当事人的遗物,也可以反映当事人品性的例证,但是,这些都不如当事人本身的事迹和遗稿更能够说明问题。对一个人的历史评价应该有正确的认识论和方法论。

李鸿章作为晚清的一位重臣,确实是洋务运动的领袖,但其所作所为是有着很深的个人或派别利益的背景在内,总体是为维持反动和腐朽的专制制度的。李鸿章的洋务运动,单看有其历史功绩, 但从其复杂的背景上看却令人深思。对此,在电视剧中应该向观众讲清楚。可惜剧中不讲背景,只挑出历史中的某一件事来为李鸿章歌功颂德,把李塑造成了一个一心为公、全心全意富国强兵的人物,这讲得通吗?且不说李鸿章在构建北洋水师时从英国得了多少回扣,只要他签一份卖国合约,就可以在列国的银行中增加一大笔个人的巨额存款,这些均有资料可查。李鸿章把北洋当作私家军已经是历史定论,可惜剧中连这铁案也要翻。此外,剧中不是描写李鸿章如何玩弄专制权术,而是将李美化成因为懂得修身和养性,而在自觉地约束和压制自己的权利欲。不禁要问,如果在1880年就出现了身上完全没有封建专制印迹的李鸿章,李鸿章岂不可以成为当代官员的楷模?好像如今当官的还不如剧中李鸿章,当代官员一点都不比封建专制中的官员强?那我们推翻什么清朝?更无需走向共和。

该剧想告诉我们什幺?

该剧尚未开播时,就有人造舆论说:剧中塑造了一个有人情味的慈禧,其实说慈禧有人情味,这不该是2003年的创新。早在晚清即有人如是证明过了。剧中的创新是,慈禧把这种人情味用在了国家政务上,让人觉得修园子和建海军是一回事,这是一个天才的创新。将慈禧的功、过捆在一起来演,目的让观众在慈禧这个人身上得不出她是历史上的最大卖国贼的印象。编剧肆意描写慈禧对光绪的爱,可惜呀,将光绪关进瀛台的事实该是最大的爱了吧。丑化维新之光绪,美化专制之慈禧,实在搞不懂这个老妖婆为何成了编剧心目中的模特儿!在欣赏编剧和导演的杰作后,倒是需要问一句:慈禧是历史上的爱国主义者吗?是开创民主先河的先进人物吗?描写一个人当然不能脸谱化,难免会有虚构;但是把对一个人的历史评价完全推翻,这是文学创新还是胡闹?这是古为今用还是在翻历史的案?

毋庸置疑,慈禧在弄权方面,是晚清最有能力的一个统治者,过去的文艺作品多强调她的跋扈残忍,过于简单化和脸谱化。然而此剧中一味突出她支持洋务运动、建设海军等,把她写成一个自强不息的女性,这是历史事实吗?慈禧是清王朝的最高代表,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王权,维护极少数人的特殊利益。她站在整个人民的对立面,最终走向崩溃,不是她个人所能控制的,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局。

丑化了历史先进人物

剧中的康有为的形象完全被丑化了。康完全成了一个狂徒形象,不拘小节、志大才疏,动不动就破口大骂或摔桌扔碗,与剧中那些做事有章法、思考问题周全、甚至是忠心为国、不谋私利而又有修养的李鸿章、慈禧、张之洞等相比,相离万里。康、梁的确是充满理想主义,缺乏从政经验,而又有不少私心。但如果不把他们放在“变法是代表先进历史发展方向”的观点中去描写,而只描写、甚至夸大他们个人的缺点,这无疑就和只写李鸿章的优点是一样的。这种价值取向和历史观是错误的。

剧名叫“走向共和”,但对“共和”的真正代表人物孙中山描写得最无力。戏中的孙中山像个上蹿下跳的毛头小子,他关于革命的想法,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点儿没有由头。目前一些文学作品和影视剧往往把一些革命的先进历史人物当成“狂徒”去描写。该剧对孙中山的描写,确实像是被清朝贬称的“孙大炮”,一惊一乍的。

这样的描写无非是想告诉人们,康、梁和孙中山是一群没有安全感的人,是一群不务实的人,是一群靠不住的人。可惜历史中的他们并非是剧中所述,这群人毕竟导演了百日维新的历史悲壮剧,为走向共和带来了历史的曙光。那些封建专制中的帝王大臣无论怎么被美化,都只是历史的垃圾。

看某些人的奴才思维

某些人否定岳飞是民族英雄,丑化康、梁、孙中山,极力美化慈禧、李鸿章、袁世凯的思潮,说明在我们的社会中,奴化思潮在兴起,民主思潮被丑化。我们不得不为当今的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悲哀。世界各国莫不以自己的民族英雄和追求自由解放而革命的志士仁人而无比骄傲,哪有像一些人那样,今天砍岳飞一刀,明日捅谭嗣同一剑,把自己历史上的光辉人物丑化,给被历史锁定的汉奸、卖国贼“平反”。

我自横刀向天笑

尽管这两句谭嗣同的名诗被晚清的一群小丑说成是梁启超所改,经不起推敲成为了一句流言。一批滥编导以此作为一根稻草用来在剧中贬低谭嗣同。剧中的英雄好汉被一些收集来的野史所丑化,将历史上的汉奸、卖国贼通过虚构的故事加以美化。(例如剧中的所谓康编伪昭)。尽管这种贬损,自晚清时就不断被一些无耻之人编造出来,但在今天仍被当成世事新说又搬了出来,这就是所谓的创新?不过是捡了一些封建遗老当年编造的历史垃圾,为他们的奴才观点佐证。但是可以断言:不论何时为汉奸、卖国贼翻案,都会遭到中国人民的痛击,看看这段时间网友们的刀锋所指就可明了。谭嗣同的大刀没有生锈,岳飞的银枪依然闪光,天安门广场上英雄纪念碑上的文字风采依旧,在碑上永远不会有康熙、雍正、慈禧、李鸿章、秦桧等等。有的是: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叁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卖国贼一旦做出了出卖国家利益的事,历史就会永远记录在案,不管是篡改历史、还是利用影视工具搞“戏说”,都是无法翻案的。无论在厚重的历史书中,还是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心里,秦桧只能跪着,而岳飞永远不会倒!

 

                                  2003529日网友来稿)

 

版主再说几句:

网友投来一稿,其观点可能很具代表性,故原文登出,只对个别错字、标点作些修正。

我也看了几集“走向共和”,它对那段历史的描述总体看是客观的。但是,它对一些历史人物的刻画却让人难以领教。尤其是我们这些“小老头”,可能过去的书看多了,说李鸿章那么好,把孙中山描写的像个“二百五”,确实接受不了。“文革”中描写“好人”或“坏人”都是脸谱化,当然不对;可现在对皇帝和革命党都玩儿“戏说”,让孩子们弄不清谁好谁坏,恐怕也不太好吧?

二十世纪的中国,确实有过两次走向西方式“共和”的历史机遇,一次是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联俄联共”、实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之时。资产阶级领导的共和国似乎要在华夏古国出现,但1927年的“四一二”枪声,告诉我们不要做“共和”之梦。第二次是在19459月、毛泽东赴重庆与老蒋谈判之时。但是,老蒋并不热心成立什么“联合政府”,一心要消灭共产党、搞独裁。美国也未能说服老蒋接受它的西方“共和”,反而给老蒋送来了西方的飞机、大炮,打中共。

今天,是否还有人在做西方的“共和”梦呢?一个好学生是不去抄别人的作业的,我们还是做个好学生,自己写自己的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