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的女儿更难嫁

(二论国企)

 

与私企比较起来,国企好比是皇帝的女儿。在计划经济时代,确实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但在转入市场经济后,就不一样了。尤其在加入WTO之后,中国的国企不仅是面临“嫁不出去”的问题,而且会有“当丫头也不够格”的危险。

为什么“独生子女”依赖性比较强呢?大家会异口同声地说,就一个嘛,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谁都疼,六比一,疼过头了。

我说,不尽然。我从电视里看过一个节目,是在三八妇女节请几位中国保姆介绍为外国人带孩子的事。这些保姆大都已经做了妈妈,所以都有带孩子的经验。但她们说,西方人对待孩子的态度与我们有很大区别。比如:

(1)     孩子摔倒了,大人不在乎,也不去扶,让孩子自己爬起来。

(2)     只要孩子自己能抓饭吃,大人就不喂。

(3)     孩子学习靠自觉、靠兴趣,大人不给他压力。

(4)     孩子把雪白的墙涂赃了,大人不管,让他“自由发挥”。理由是,墙弄赃了,可以再刷白;但扼杀了孩子的创造能力,可能永远无法挽回。

(5)     孩子自己的事情,尽量让他自己作主,有困难自己克服,培养独立意识。

(6)     与孩子发生矛盾,不压服,采取平等态度讲道理,商量着办。

 

一句话,不溺爱孩子,是西方人比我们理智的地方。

如果把中国的国企与“外企”比较,似乎也存在上述的差距:

    摔倒了等政府来扶、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自己不会到市场中去找饭吃,缺乏不断学习的主动性,不敢创新、怕犯错误,一点小事也要请示、怕担风险,下级服从上级、明明上级是错的也得执行。总之,皇帝的女儿不会自己找婆家,嫁不出去就一辈子让爹妈养活。

     但是,女儿大了总要嫁人。WTO不允许政府对企业实行不应有的保护,要求平等竞争、国民待遇。皇帝的女儿也要与平民的女儿、外国人的女儿一起登台“选美”,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评委的评分是公开的、透明的,不在乎你的爸爸是不是皇帝。

     国有企业,不仅需要米卢那样会带孩子的“保姆”,而且更需要政府作不溺爱孩子的理性“父母”。

     但也不能走另一个极端。

     有人以为,“政企分开”就是让国企任意处置国有资产,政府撒手不管了。一些国企的干部成为蛀虫,就是教训。

     我当过一个国企的经理。发现会计挪用公款几十万,给她亲戚搞经营,还有贪污、受贿行为。于是向检察院报案,提起公诉。结果我的上级领导要我撤诉。这位领导自称领导过一个省,认为我是小题大做。我不撤诉,法院给会计判了刑。但我的领导也撤了我的职。事后才查出,这位所谓领导过一个省的人,挪用公款上千万,也是给亲戚搞经营。原来我夹在“大贪”和“小贪”中间儿了,哪有不死的道理?

     皇帝的女儿自然有钱,所以雇用的“保姆”和“保镖”就得手脚干净。上述那两位“保姆”和“保镖”,把你女儿的钱偷走了,值钱的东西也变卖了,你还在睡大觉!

     政府应该学会当“父母”,学会管“保姆”,否则你的孩子不可能成材。

 

                                   200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