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不能脱离实际

 

当少先队员、共青团员或者共产党员举起右手、为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庄严宣誓的时候,共产主义在他们的脑海中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也曾经经历过上述的过程,但是共产主义在我的脑海里,却并不清晰。不过,我认为共产主义社会起码具备以下几个特征:

1)          社会财富极大丰富,像泉水一样不断涌流出来。

2)          人们能够“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后来改成“按需分配”)。

3)          人类的生产活动都将按照计划进行(不再为了市场交换的经济目的)。

4)          三大差别被消灭,贫富差距消失。

5)          阶级、民族和国家消亡。

6)          货币、商品交换和市场竞争被取消。

7)          私有制被公有制所取代。

8)          政党和政府被取缔,社会由公民自发选举的组织来管理。

9)          实行“一夫一妻制”(这与消灭私有制有些冲突),不过儿童完全由社会负责抚养和教育。

10)     由于高度的公有制和生活保障制度铲除了企图“犯罪”的任何动因,所以法律大概也不存在了。

 

以上仅是我过去对未来共产主义的理解,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对共产主义的上述认识发生了一些变化。理由很简单,当我们开始享受到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时,却看到社会为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不禁让我担心起来,这样的“社会财富极大丰富”能够维持多久呢?这样下去,共产主义的理想会不会成为空中楼阁呢?

我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来源于以下一些公开的信息:

 

1据多种资料分析,世界上石油资源的储采比为40年(储采比:即储存量与年采掘量的比率,也就是可供采掘的年限),而中国为12年;世界天然气的储采比为65年,而中国为45年;世界煤炭的储采比为224年,而中国为100年。

2)海平面上升是全球变暖造成的后果,专家告诫说,如果增温趋势得不到控制的话,在今后 100 年内,全球平均气温还将会升高 1.0- 3.5 。到 2100 年,极地冰雪的融化将使海平面上升 15 厘米至 95 厘米。海平面上升会造成海岸线后退,淹没沿海低洼地带(特别是河口三角洲地带)的一些城镇和工程设施,使一些海岛的面积减少,造成咸水侵入内陆,沿海的土地和农田盐碱化加重,并使沿海淡水水质恶化。

3全球气候变暖将带来高温、热浪、强降水事件的频繁发生。1.9摄氏度到4.6摄氏度的全球平均增暖如果持续千年,会最终导致格陵兰冰盖的完全消融,进而造成海平面升高约7米

4)还有资料分析,金、银、汞、锡、钨、锌、铅等七种可开采矿产,将在21世纪被耗尽,其他金属矿和石油也将在200年内枯竭。同时,全球的森林将在100200年内消失,沙漠化土地已占全球大陆的40%。据测算,地球上原有生物物种2亿5千万种,现在已减少到5001000万种。

5最近,联合国发布的一项名为“综合评估世界淡水资源”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目前世界上约有三分之一的人生活在淡水资源缺乏的环境中,未来的30年缺水人口将可能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地球上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水属于不可饮用的水,而余下的百分之三的水资源中又有三分之二在冰川雪原,不能直接供人们使用,人们可利用的江、河、湖、泊及地下水的总量仅占地球总水量中极微小的比例。

在用水分配中,农业灌溉占67%,工业生产占23%,生活用水占10%。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全球人口数量的激增,农业用水量增长了5倍,工业用水量增长了26倍,生活用水量增长了18倍。目前,
世界上有60%的地区缺淡水,有18亿人口饮用污染水。

6当然,也有利好的消息。据说,人类将来可以通过海水淡化来解决饮水问题。另外,海水中蕴藏的大量铀、氘、氚等核燃料,可以满足人类对能源的需求。这似乎很美好,但是在技术上和经济上是否可行,还很难说。即使可行,对于那些没有海岸线的内陆国家和地区,是否还是可望而不可即?那些穷国和落后地区,是否能够承受得起新能源的高昂成本?

总而言之,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的后代在今后的一、两百年的时间里,将面临着能源和水源的严重短缺;即使在今天,天灾人祸、缺水短粮、生态恶化、疾病蔓延,已经使非洲、中南美洲和南亚的一些地区陷入了环境污染和资源匮乏的困境。

看来,无论是在今天、还是在未来,资源与环境将永远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瓶颈。

理想不能脱离实际。共产主义的理想,也不能脱离客观实际。

我们似乎可以把过去的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和口号清理一下了。

比如说:

“物质极大丰富”——现在是垃圾“极大丰富”,而有用的资源在减少或面临枯竭。

“各尽所能”——由于资源与环境的改变,使得许多传统行业在萎缩,因而人们仅仅靠过去的一技之长“各尽所能”则无法维持生计,必须重新学习,否则将被淘汰。(比如:随着土地的沙化和减少,传统的农民将被淘汰)

“各取所需(按需分配)”——在资源日益短缺的情况下,无论是“各取所需”或者“按需分配”,都是不可能的。

“国家消亡”——由于世界上的各种资源分布不均匀,因此国家仍然是保护本地区资源和环境的必要形式。如果没有国家和国籍的限制,人们就可能会毫无顾及地浪费和破坏本地区的资源和环境,然后再迁移到其他地区,继续这样做。所以,国家组织的存在,将会对保护地区和全球资源与环境发挥积极的作用,这可能是马克思、列宁所没有想到的。(各国打击走私的活动,以及一些国家抵制其他国家的核废料等工业垃圾入境,都证明了国家的积极作用)

“消除商品生产”——各国所占有的资源是不同的,因此需要把多余的资源和产品作为商品进行交换。

“取消市场竞争”——不同地区与国家之间,交换或购买资源和产品,离不开市场机制。

上述这些概念,应该说已经被证明是不切实际的,需要从过去对科学共产主义的误解中剔除掉。资源的短缺和环境的恶化迫使我们变得清醒和理智一些, 我们要根据本国的国情和实际情况去构建未来的理想社会,不要让我们的后代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就像童话中那个自以为穿着新衣裳的赤身裸体的皇帝一样可怜和可笑!

 

对于未来的理想世界,不如用一些切合实际的说法更好些。

比如说:

倡导“科学、持续、平衡发展的社会”,

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环境友好型社会”,

构建“法制社会、法制世界”,

共建“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

“人类要与大自然和谐共存”。

 

最后再讨论一个问题:在未来的理想社会里,应当实行什么样的所有制呢?

我的看法是,这要根据自然资源和环境的不同情况来决定。

就拿海洋资源来说吧。在上面我们谈到,将来人类很可能要从海洋中获取淡水和能源。那么,海洋就将成为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而不能是少数国家或地区的“私有财产”,各国需要就如何公平与合理利用海洋资源达成某些国际公约。这种情况也同样会在如何共同利用太空资源方面存在 (据说月球上有丰富的“氦3”,是解决核聚变以及地球能源危机的宝贵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关系到人类生存的重要资源和环境,必须实行“公有制”,由人类共同利用,合理分配。

但是,对于各国内陆和周边的资源,是否需要实行世界范围的“公有制”,或者说是否“可能”实行上述的“公有制”,就值得怀疑了。因为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矿藏和自然条件;一些地区蕴藏着钻石和黄金,而另一些地区盛产特殊的植物或动物。这些稀有的资源虽然珍贵,但是并不是人类生存所必须的,也不会形成“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因此就不一定要“共产”,可以作为商品进行交易。

从保护资源与环境的意义上来说,维持各国对本地区资源和自然条件的“集体所有制”,不仅是合理的,而且也是必要的,因为它有利于建立节约型社会。至于说文化资源(如艺术创作)、无形资源(如专利发明)和家庭资源(如祖传秘方), 则应当尊重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制”,因为它有利于鼓励文化多样性和个人才能的发挥。 共产主义仅仅是要消灭剥削和奴役他人劳动的私有制,而并不是要消灭建立在诚实劳动基础上的“个人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经谈到否定资本主义私有制的问题,他说:“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劳动者的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在协作和共同占有包括土地在内的一切生产资料的基础上,重新建立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制。”那么,如果建立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制”是合理的,由此而产生的“个人财产”的物权和家庭成员的法定继承权就是合理的。因此,婚姻关系和财产继承关系都必须得到法律的保护,而过去我们把共产主义理解为是没有国家和法律的社会,看来是不现实的。马克思的本意是要消灭维护资产阶级特权的国家和法律,但是未来社会是否需要利用国家与法律的形式来保护资源、维持人类社会的和谐关系呢?答案只能从现实社会中去寻找。

 

总之,如果把共产主义看成是超越现实的虚幻世界,它就会遥不可及;如果把它看成是一个科学、和谐的现实社会,它就会变得清晰可见。我们只有把理想与现实结合起来,才能找到通往理想社会的道路。

 

                                                                 2007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