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农民工问题

 

最近,电视里在讨论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主持人谈到了陕西省府谷县,该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为了搞两个政绩工程(可能是修公路),县政府欠下几家工程单位一亿五千万人民币无法偿还。该县的年财政收入仅八千万元,刚刚能做到收支平衡,根本无力偿还欠款。尽管法院查封了县政府帐上的几百万元,但还清全部欠款是不可能的。面对记者的采访,县长只是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们目前都很关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过去我总以为是私营企业雇主所造成的,但现在看来,也与国有企业或各级政府有关。像府谷县那样的情况,在全国恐怕不在少数。一些地方官为了自己的“政绩”和利益,不惜开出“空头支票”,坑害企业和农民工,这不是说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被原谅的!

现在,拖欠农民工工资已经成为全国性的社会问题。拖欠工资的农民工通常集中于建筑、路桥、矿业等劳动条件较差的行业,但他们往往得不到必要的劳动保护,工资发放也没有保障。“劳动法”第50条明文规定:“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但法律是法律,现实是现实,人们似乎不认为“劳动法”与农民工有什么相干,好像农民工不算是“正规的”劳动者,不受“劳动法”的保护。

媒体说,现在进城做工的农民工超过一亿人,但如果把分散在小城镇和乡镇企业的农民工都算在内,恐怕会有两、三亿人。虽然现在提出了工会要维护农民工的合法利益,承认农民工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农民工往往远在他乡、举目无亲,比城镇工人阶层更难争取到社会和法律的援助,处于更低的社会层面。

当然,我们不能继续沿用过去的阶级分析方法来看待今天的农民、工人和雇主、企业主。但在中国大陆逐步进入市场经济社会之后,所有制和社会财富的分配方式在改变,因此新的阶级和阶级矛盾的再次出现也是无法避免的。

从中国的国情看,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打工,是必然的趋势。他们将成为一个新的社会群体,也可以说是工人阶级中的新的阶层,是我们不能忽视的。适当地引导,可以使他们为中国的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不善待他们,就可能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引发新的社会矛盾和动荡。可以说,农民工问题是与城镇下岗职工问题同等重要的问题,是无法回避的。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的各级政府对农民工问题的认识是不够的,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在实际工作中,都存在忽视农民工权益的问题。现在上上下下都在讲“三个代表”,如果我们党和政府只代表“社会精英阶层”,不代表“社会基础阶层”;或者说,只代表“先进生产力”,不代表所谓“落后生产力”(这仅是从掌握书本知识而言),那么不用多久,全国的县政府就会与陕西府谷县政府一样,不再是代表广大基本群众的政府。可以这样说,我们的一些地方党政机关和负责人,已经失去了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资格,他们甚至不能代表任何社会阶层,而仅仅代表他们自己和少数当权者。

当我看到电视里一些“幸运”的农民工,高兴地领到一年几千元的辛苦钱时,我的心里却一阵酸楚。因为他们的收入仅仅相当于大城市一个失业者的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水平,而这可能是农民工全家生活、看病和孩子读书的唯一来源。而又有多少农民工,连这点儿工钱也拿不到,两手空空地为如何过年发愁!

恕我直言,府谷县几位“县太爷”的所作所为,使我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的经济基础,但同时也在改变着上层建筑,包括思想、理论、法律、政党和国家的性质。如何看待和认识这种变化,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新课题。

 

                                      20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