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毛毛的书

 

老张:老同学!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老王:没事儿就不能来啦?

老张:来就来呗,还带本书干嘛呀?

老王:《邓小平文革岁月》。

老张:噢,知道。邓大人的女儿毛毛写的,论年纪她比咱们小几岁呢。

老王:你看过没有?

老张:我儿子有一本儿,翻过目录,好像都是流水账。一会说被撵出中南海了,一会儿去江西了,一会儿又回北京了,一会儿又被打倒了。文革那些事儿,咱都明白,懒得去细琢磨。

老王:你这个人呐,不爱看书,就知道搓麻将!

老张:谁像你呀,书呆子!看来你今天又要对我进行“再教育”?中学里头,你是副班长,我一辈子就得听你的?倒霉!

老王:不服是不是?咱们今天不展开谈,就讨论三个问题。行不?

老张:这你难不倒我,别瞧我书看的没你多,看问题不见得不深刻,知道的“内幕”不见得比你少,小道消息不见得。。。。。。

老王:行行行啦!你不是翻过这本书吗?先问你个小问题:为什么文革里头,邓小平他们家搬了七、八个地方?

老张:这也算问题呀?

老王:你刚才不是说,一会儿搬这,一会儿搬那吗?先紧着你知道的问你。

老张:要我看,这说明我们今天实行房改,住房商品化是十分必要的!文革时大家都是住公房,你一出事儿,让你搬就得搬,没脾气!

老王:哈哈!实在是高!把邓小平搬家和房改联系上了,看来你的水平确实提高了!

老张:我这是逗你玩儿!谁不知道,文革里头,即使是私房,祖上留下来的房产,也得交公。所以,文革后还得给人家落实政策,退还。

老王:说正经的,现在回忆起来,文革时候谁也不知道什么叫“公民权”、“人权”、“名誉权”、“财产权”、“隐私权”。所以,也没有“私人住宅不受侵犯”这么一条,可以随便抄你家。

老张:那是啊,文革哪儿还有什么法律呀?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最高指示”,主席说的就是法律。

老王:那今天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来了:“中国是不是法治国家?”

老张:我看不是,起码在文革结束以前不是。

老王:可是有宪法呀,也有党代会、人代会呀,林彪当接班人也要写进党章才算数啊!

老张:我看你是书看多了。那是假的!刘少奇当国家主席,也是通过法律程序选的,主席一张《大字报》不就给免啦?邓小平两次被打倒,不也是主席一句话的事儿吗?所以说,文革里头,是党比法大,主席比党大!

老王:哟嗬!老兄的水平可以呀!

老张:别瞧我不爱看书,可电视剧看的不少。有一部电视剧是介绍彭真的,文革后有一个记者问彭真:是党大还是法大?他回答说,宪法和法律体现了党的意志,政党也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活动。

老王:说的太好了!这么说,法比党大。这个问题,可以过了。

老张:我倒有个问题。现在有人讨论“宪政”,什么是“宪政”?是不是依照宪法治理国家的意思?

老王:我以前也这么认为。“宪政”在字面上就是“宪法政治”嘛。不过,我看网上的资料介绍,“宪政”涉及的内容很多,什么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多党制,议会制,市场经济,新闻自由,等等。这些制度是西方国家的执政理念。

老张:我看有些制度,我们也可以用。市场经济,新闻自由,我们也有。我们的人大、政协,也和他们的议会制差不多嘛。

老王:其实,美国与欧洲国家的宪政制度,区别也很大。美国有参、众两院,英国有上、下两院,我们也有人大、政协两会。看似差不多,其实各有特色,功能不同。我们应该根据中国的国情,建立自己的宪政制度。主席早就提出过建立“新民主主义宪政”的课题。

老张:在哪儿说的?

老王:“毛选”里有啊,1940年在延安宪政促进会讲的。可见“宪政”一词大家都可以用,但问题在于形式与内容是否一致。

老张:我同意。问题不在形式上如何,也不在于叫什么名称,如果我们还是“党比法大”,还是搞文革那套,即使口头上大讲“宪政”,又有什么用?

老王:还有“多党制”问题。现在我们讲是“中共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文革中可不这么说,实际上是“一党制”。

老张:错!文革中实际上也不是“一党制”。

老王:怎么不是,其他民主党派在文革中还有吗?

老张:是没有了,连共产党也快没了。各级党组织都解散了,党的领导干部都打倒了。后来党的领导被“工宣队”、“军宣队”代替,再后来就是“革委会”领导一切。只有党中央的空架子,下面没有党的各级组织,你说还算是个党吗?

老王:哎呀!还真不知道老兄看问题这么深刻啊!

老张:告诉你,我这水平就是在搓麻、打牌的时候提高的。咱们邓大人也爱打牌,那水平就是不一样!

老王:哈哈!领教,领教。

老张:所以说,文革中实际上是“无党制”、“一人制”,主席一人说了算。连“一党制”都不是!

老王:有道理。看来,“一党制”必然导致“一人制”,这就是文革的教训。能不能按照彭真说的那样,把党和个人的活动限制在法制的笼子里,确实是个深刻的问题。过去,我们看问题总讲“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就是不讲依法治国,所以总是走不出文革的阴影。

老张:好了,你还有什么要请教我的,班长?

老王:你倒不客气呀。第二个问题,在毛毛的书里头,有三处提到江青和张春桥有历史问题,是叛徒。但主席不让查处,怕削弱“中央文革”的权威,影响大局。所以毛毛说:“在文革中,根本没有什么衡量是非对错的统一准则。政治的需要,就是标准”。你说,主席就那么信任江青?

老张:哎呀,我的班长哎!你还是没有把主席从神坛上请下来。现在许多人仍然把他看作是个神,认为他不应该有缺点。其实,主席不仅有缺点,而且还是个性情中人,爱听别人赞扬。林彪和“四人帮”就是利用他的这个弱点,取得了他的信任。

老王:毛毛的书里说,康生自己讲,在延安时就知道江青有历史问题。那他为什么不向中央报告?

老张:对啦!你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我这个人不大看书,可我有时也上上网。据说,康生也是叛徒,他早就掌握江青的历史问题。江青和主席结婚,当时就有人反对。但是康生向中央打了保票,说江青没问题。可是在他临死前,又抛出江青的历史问题,我看他是“狗咬狗”,反倒是自我暴露。

老王:是啊,生米煮成熟饭了,主席也没办法。文革后期,没有几个人支持主席的文革路线,连林彪都背叛了他,他不靠江青靠谁?看来毛毛说的对,政治的需要,就是压倒一切的原则。这确实是主席的悲剧!

老张:还有没有问题?没问题就吃饭去。

老王:还有,第三个问题。文革中邓小平两次被打倒,主席都手下留情,保留了他的党籍。这是为什么?

老张:我看,主席在文革中有两个人是要置于死地的。一个刘少奇,一个彭德怀。彭德怀在大跃进问题上反对他,刘少奇在文革问题上反对他。

老王:没错。主席不是讲嘛,他一生中干了两件事,一是打败蒋介石,二是文革。如果否定文革,就等于否定了他的后半生。

老张:这我就不明白了。刘邓,刘邓,邓小平也是反对文革的,怎么主席就保他呢?

老王:这个原因,毛毛在书里也讲到了。当年在江西苏区时,主席受到“左”倾路线的排挤,邓小平支持主席,被视为“毛派头子”,也受到打击。所以主席一直把小平看作是自己人,文革中是手下留情的。

老张:噢——!这么说我明白了。看来,主席还很念旧情,有人情味儿!

老王:不过他也记仇啊。他不仅对刘少奇、彭德怀记仇,对总理也记仇。

老张: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也是毛毛的书里说的?

老王:毛毛的书里没说。不过,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总理去世,连朱老总都去告别了,主席却没有去。有人说是身体不好,可以总理去世后,主席几次出来接见尼克松、李光耀和巴基斯坦的布托,身体怎么就行啦?

老张:难道主席和总理之间也有什么过结吗?

老王:从历史上说,遵义会议以前,总理一直是中央的主要领导,在几次“左”倾路线统治时期,他也有一定错误。而当时主席一直受到排挤和压制,他们之间肯定有过结。所以文革一开始总理就公开作自我批评,说自己历史上犯过错误。后来,1956年总理又和陈云一起“反冒进”,也就是对“大跃进”的苗头提出不同意见。结果,主席批评他们“离右派只差50远”!

老张:这样看来,主席在文革中对刘、彭是“不依不饶”,对总理和小平是“边批边用”,对林彪是“半信半疑”,对“四人帮”是“偏听偏信”,对华国锋是“我爱我家”。

老王:啊——?怎么扯到房地产公司去啦!又要买房啊?

老张:你不知道,从建国初到文革,华国锋在主席的老家担任县委书记、地委书记,一直干到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对主席的感情能不深吗?

老王:噢——,所以主席也把他看成是“自家人”,让他来料理自己的后事。“你办事,我放心”!

老张:对呀!不过,保留邓小平的党籍,是不是主席还想用他?

老王:这就是我今天找你聊的主题。如果说文革初期打倒刘邓,却保留邓的党籍,是念他历史上对主席的忠诚。那么,第二次打倒他,主席还要保留他的党籍;不仅如此,他还让汪东兴把小平藏起来,不让“四人帮”迫害他。为什么?毛毛书里说,连邓小平本人,也没有想到,主席会对他网开一面!值得深思。

老张:这个情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老王:所以我想,把邓小平保下来,很可能与主席对身后的安排有关。

老张:不会吧?“你办事,我放心”嘛,大权已经交给华国锋了!

老王:你这个人呐,要不怎么当不上班长呢?还是头脑简单!

老张:吹吧,你就!你有什么根据这么说?

老王:谁都知道,主席多次批评江青“有野心”,“想当女皇”,还写信警告她:“我死了,看你怎么办!”可见,主席对江青的轻狂、自傲、不得人心,是很清楚的,所以他没有让江青接班,而是选择了华国锋。

老张:是啊,华国锋接班,邓小平有什么戏呀?

老王:后来的历史证明,华国锋只是个过渡。主席虽然不是神,但他也不是凡人,他对历史和未来的认知,是我们难以理解的。他选择华国锋,一是希望维持文革的路线不变,二是希望在他去世之前保持稳定的局面。但是,他也肯定知道,一旦他不在了,“四人帮”肯定要闹,江青肯定要跳,而叶帅掌握着军权,绝不会善罢甘休。

老张:那就要打内战啦!

老王:没错。一旦冲突激化,即使你王洪文把全上海的民兵都拉起来,也打不过叶帅手下的正规部队吧?主席很清楚,全国八大军区没有一个支持“四人帮”。一旦发生内战,“四人帮”立马完蛋,所以他才会警告江青:“我死了,看你怎么办!”

老张:有理!这么说,“四人帮”完蛋, 主席已经预料到了,所以他留着邓小平,还是有长远考虑的。

老王:没错。主席不是有句诗嘛,“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他知道,当他进入到“俱往矣”的历史人物中,“数风流人物,就看明朝”了。谁是明朝的“风流人物”?肯定不是“四人帮”,主席还是看好邓小平,否则干嘛还对他“以观后效”?所以,他最后也没有放弃小平,而是让汪东兴把他保护起来;因为他知道,在周恩来之后,能够收拾文革残局的只有邓小平。可以说,邓小平与主席是相知的,他一直是感激主席的,感谢他为历史留下了伏笔。同时主席也相信,如果邓小平再次掌权,即使会纠正文革的一些错误,也不会全盘否定主席,邓小平不是赫鲁晓夫。

老张: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有些感触了。难怪邓小平复出以后,还是极力维护主席的威望和地位,并且把他的错误与“四人帮”分开。这里面还是有前世因缘啊!

老王:这倒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的因缘,而是历史的选择。

老张:怎么讲?

老王:从历史上看,真正出身“布衣”的农民起义领袖,成功的只有两位:刘邦和朱元璋,主席可以说是第三位。他出身农民,搞农民运动起家,革命和执政的时间,比前两位都要长。尽管主席也有“帝王”思想和历史的局限性,但是他让亿万农民翻了身,建立了一个清廉为民的政府,是前人无法比拟的。所以,主席成为第三位“布衣君主”,是历史的选择。

老张:不过,文革的失败,不是否定了他的后半生吗?

老王:不能简单地这么看,中国历史上任何有作为的君王,都是有缺点和失误的。文革固然是出于他的偏执,但也是在探索江山不变色的途径,为后来的改革开放提供了经验教训。再说了,中国重返联合国,中美建交,这些突破都是主席推动的,为后来的开放奠定了基础。毛毛在书里有个看法我同意,文革虽然错了,但是如果没有文革,我们就不会被唤醒,改革开放的大门就不会这么快被打开,也许我们今天还会在迷雾中徘徊。

老张:是啊,没准儿今天我们去吃饭,还得带着粮票呢!

老王:一说吃饭,我还真饿了。

老张:那走吧,今天我请客。上学那会儿你请我吃炸酱面,今天我请你吃涮羊肉,我亏不亏呀!

老王: 我才亏呢,请你吃面,我不得给你垫粮票啊?

                                                                            2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