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国企”的主人

(一论国企)

 

我看过电影“农奴”,旧社会穷人当牛作马,使我难过;新社会人民当家作主人,让我欢欣鼓舞。

“主人翁”似乎应当是老板,大到国家事、小到企业事,人民有权当家作主。过去,没有人怀疑这一点。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你一不懂管理、二不懂技术,老劳模照样得下岗。

其实,“主人翁”的说法,仅仅是一种文学上的表述。我是学文科的,过去考虑问题往往带有浪漫主义的色彩。看到领袖们写了几首诗词,就以为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现在看来,“主人翁”的地位是要通过法律来明确的,其权益是要由法规来保障的。我们至今还没有完全解决这个问题。

如何办好国有企业,一直是个焦点问题。

我个人认为,过去国企办不好,首要的原因是没有解决好国企的“主人”问题。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处于计划经济时期。我曾经在那时的工厂和设计院所工作过。在那个时代,人人都认为自己是企业的主人。因此就普遍存在以下情况:

(1)        国企是体现“主人翁”社会地位的地方,不管如何人满为患,企业必须接收上级分配来的人员(包括有权的领导要求照顾的人)。

(2)        为体现劳动的权利,对进来的所有“主人”,必须安排工作岗位,不管他们是否称职。

(3)        为体现政治上的平等,“主人”们的工资和待遇差距不能太大,更不能对少数人搞物质奖励。

(4)        在强调阶级斗争的年代,只要“主人”没有变成阶级敌人,就不能被除名。

(5)        国企是“主人”们的家,经济效益再不好,也不允许关门、破产。

(6)        为体现“主人”的权益和福利,国企要想办法自办食堂、托儿所、卫生站、宿舍、养老院、甚至学校、体育场等。

(7)        为体现“主人”的民主权利,企业的大事小情,要通过职代会向“主人”们汇报,一些事情还要民主表决才能办。

(8)        由于人人都是“主人”,所以谈不上企业管理,怕得罪了“主人”。

(9)        “主人”们对公家的东西并不珍惜,浪费现象处处可见。

(10)    企业没有效益,就向国家伸手,不能让“主人”们饿饭。

(11)    厂长是“大主人”,为了自己的政绩,乱花钱上项目,说是交“学费”。

(12)    政府是“主人”的“主人”,按计划指挥生产,企业无权自己作主。

(13)    工商、税务、银行、海关、商检、市政、环保、街道、公检法也是“主人”,让你交钱你就交钱,没商量。

(14)    着一把火,企业成了废墟,都说没责任,国家承担损失,谁也不当主人。

(15)    政府出钱,原地再上一个企业,谁又都来当“主人”

 

还可以再列举出许多事实,来说明国企这种大家都管、大家又都不管的矛盾状况。但我看国企实际上是“无主”企业,没有任何真实的主人!

不能绝对地说没有一个国企是好的,也不能绝对地说国企里没有负责的厂长、经理。但国企往往不如私企效益好,却是事实。在社会主义国家是这样,在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这样。我在欧美的富国、或在南美及东南亚的穷国,所见到的国企搞好的不多。他们大多存在管理松解、效率低下、等靠政府、人浮于事等问题。所以我认为,国企搞不好,有一个共性的问题,就是“没人管”,或者说,没有人认真管。不解决“主人”管理到位的问题,国企很难搞好。

有人说,搞股份制就好了,有股东监督。我只能说,可能会好些。但如果股东也都是国企,那就很难说了。

也有人说,国企是横竖办不好的,只能由国家养着,不如全部“私有化”。但我看并不现实。一个国家总要有政府所控制的产业,东方、西方都如此。即使是西方的私企,也通过股份制改造,成为了所谓公众企业了。绝对的“私有化”和“公有化”,都已经过时了。

   

那么,国企的出路在哪里呢?

我也经历了几家国企的改革过程。什么承包、股份制、工资改革、按劳计酬、职工入股,等等。但是,只要国企的股份仍然是国家股份为主,往往很难克服上述弊病。看来,国企的改革问题,确实是又一道“哥德巴赫猜想”之题。“哥德巴赫猜想”是要解决两个素数之和等于一个偶数的问题;国企改革则是要解决国家与职工这两个抽象的“主人”之和如何等于一个真实的主人的问题。哪道题更难作呢?

依我看,可以成立一所学校,专门为国家培养职业经理人,代表国家或其他投资者行使股东权利,管理企业。中国足球队冲不出亚洲,聘请米卢来当教练,就冲出去了。办企业也是一样,要解放思想,打破国企干部管理的条条框框,敢于和善于用人,同时有一套科学管理和监督的机制,就会有希望。

为国企找到真正的主人,是办好国企的关键之一。

 

                                              2002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