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的战斗

 

当我还没有从萨哈夫的现代喜剧“巴格达空城计”中回过味儿来,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就换了话题 ―― “非典”未经UN“授权”,从广东入侵中国,直捣北京城,“斩首行动”来势凶猛!

从四月份的疫情来看,今天(29日)全国内地累计 SARS确诊病例 3303人,日均增加 78.9人;北京累计 1347人,日均增加 47.8人;广东累计 1399人,日均增加 9.1人;山西累计 266人,日均增加 9.4人。

以上三个省市的疫情发展较快,又处于大陆南、北、西三个方位,我称之为 SARS“黑三角”,并对此设计了统计表,加以监视。

很明显,SARS的扩散路线呈现出“由南向北”发展的态势。绝大部分病例属于“输入型”的,就是说从外部传入的。其传播渠道并非空气和动植物,而是人类及其交通工具。

值得注意的是,至今(28日)全球 SARS的累计病例仅有 5050例,而中国(含港、台)的 SARS病例累计竟达 4537例,占全球的 90%!我不禁要问: SARS病毒,难道是专门来欺负中国人的吗?

当然,我们不能没有根据地瞎猜,随便把它说成是“生化武器”,否则美国朋友就真的顾不过来了。再说,人家越南就比较快地抑制了 SARS的扩散,我们的条件总不比他们差吧?还是要从主观上找找原因,检讨自己工作上的不足。

当我路过卫生部和人民医院,一辆辆警车和醒目的警戒线使我感到意外。再看看行人和车辆,比往日少了许多;人们表情紧张,匆匆赶路。我不由地自嘲起来:巴格达人和美军的巷战没打起来,北京人和 SARS的“巷战”倒真的开始了。

在我的记忆里,让北京人慌了神儿、乱了套的事,曾经有过几次。比如,57年“反右”、60年自然灾害、66年“文革”、76年地震、“六四”动乱等,都让北京人的生活乱了一阵儿。

你看,学校停课了,饭馆关门了,小保姆也回老家了,连天天在我家那条街上“讨钱”的老太太也不上班儿了。

但是,坏事也能起到些好的作用。不负责任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被免职了,政府的工作不敢弄虚作假了,用公款吃喝、游山玩水的少了,医德、医风好转了,社会风气净化了,苍蝇蚊子“提前”被消灭了。

从老百姓的议论来看,大家更多的是对政府的工作不力有意见。我们天天讲“三个代表”,但一些人越讲越“理论化”,以至于使一些干部弄不清到底应该为谁服务,甚至认为谁有钱就为谁服务。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我认为毛泽东的“老三篇”就是“三个代表”的最好解释。现在的 SARS好比是“愚公”面前的大山,人民大众就是生产力。我们的干部和知识分子要像“白求恩”那样,以毫不利己的忘我精神和先进的科技文化知识,搬掉 SARS这座大山,解放生产力。像张思德那样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看,“三个代表”的内涵,不都在其中了吗?所以,要继承“老三篇”的革命内核,使干部学习“三个代表”的行动能真正与人民群众的利益相结合,不要搞花架子。

不要忘记,我们的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归根到底是社会主义经济。政府不要把钱都用在表面文章上,不要只注意迎合外国人的需要。要多用些钱搞好群众的医疗和福利,搞好我们的国防和基础设施。

SARS战斗,不是战争,也是战争。它检验了我们的政府,考验了医务工作者和各级社会职能部门,锻炼了人民群众。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缺乏这种考验和锻炼。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对今后中国的新一代领导班子和各级干部,是有深远意义的。

 

                                        2003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