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看世界

 

一、为什么美国、印度、巴西成为疫情前三名?

 

    昨天美国首席防疫专家福奇建议印度学习中国的三条经验,一是封锁疫区,二是建立临时医院,三是由中央政府统一调配抗疫资源。

    学习前两条好办,第三条经验不好学,因为国家体制不同。

    无论是美国、巴西还是印度,他们都不是中央集权国家,而是松散的联邦制国家。美国有50个州,巴西有26个州,印度有28个邦。它们各个州或邦都有自己的立法和司法权,中央政府无权也没有责任去管下属州邦的事情。所以面对疫情来临,无论是特朗普,博索纳罗还是莫迪都十分“超脱”,根本不管下面死了多少人,需要什么防疫物资,疫苗够不够用。另一方面,即使他们想学中国集中调配资源搞全国大会战,也不可能,下面不听他们的。

    而中国之所以可以做到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得益于我们国家不是联邦制,而是中央集权制。

    多说一句,中央集权制在历史上来源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实行的郡县制。郡县制消除了秦之前的“封土建国”、诸侯割据的封建体制,第一次建立了中央集权制。秦之后不管是汉族自治朝代,还是元蒙或满清对中国殖民统治时期,一直没有改变中央集权体制。(历史书上把秦朝之后至辛亥革命的中国社会继续称为封建社会不妥,应该纠正为皇权专制社会更科学些)

 

二、印度疫情为何井喷式爆发?

 

    从去年到今年2月,印度疫情还算比较平稳,但是从3月份开始出现了井喷。为什么呢?

    我去过印度,也到恒河边看到过信徒们在河水中沐浴。印度人主要信奉印度教,他们认为恒河是生命之河;人活着在河中沐浴可以治百病,死后顺河而下可以重生。当今年宗教节日到来,信徒们蜂拥而至,在恒河或其他宗教场所聚会。所以,病毒快速传播就不奇怪了。

    印度教有三位“主神”。“湿婆”具有生杀大权(但它并没有杀死新冠病毒),“四面佛梵天”是守护神(尤其保护女性,但印度妇女被奸污却是常事),而“毗湿奴”则负责管理社会(但它却不管防疫工作)。相反,印度的神仙们却助长了疫情的扩散。换句话说,印度疫情的严重化,不仅来自联邦制度的弊端,而且也来自宗教至上的信仰。(印度的制药业很发达,仿制药和疫苗占据国际市场的30%,但却不能解决目前疫苗和氧气短缺的问题)

 

三、为什么非洲疫情比较轻?

 

    非洲总人口有13亿,占全球人口的17%。然而,非洲确诊病例仅占全球的3%,死亡病例占全球4%。(印度人口与非洲相当,其确诊病例占全球13%,死亡人数占全球7%,据WHO专家称印度实际的感染人口是官方公布数字的2030倍,甚至达到了35亿人!)

    为什么非洲疫情是各大洲中最轻的?至今没有权威组织或专家发表过看法。不过我从一些资料看到,非洲长期经受着黄热病、艾滋病、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症等多种传染病的折磨,这些病毒都来自蝙蝠、猴子或骆驼等动物。那么,会不会这些传染病已经淘汰了抵抗力差的群体?或者以往接种的疫苗会使非洲人具备了应付新冠病毒的抗体呢?是不是非洲人已经实现了所谓“群体免疫”呢?

    我希望科学家们研究一下非洲的情况,也许可以找到意想不到的答案。

 

四、新冠病毒的变异说明了什么?

 

    “辞海”对病毒的定义是——没有细胞结构但有遗传、复制等生命特征的微生物,它寄生于细菌中。一些资料介绍说,所谓病毒的变异就是基因重组。当一种病毒和另一种病毒同时存在于同一宿主体内(动物或人),病毒毒株之间就可能通过基因重组产生新的毒株。印度发现的有多个刺突蛋白的B.1.617病毒,就是不同毒株重组的变异病毒。

    中国疾控专家吴尊友还介绍了另一个概念。变异病毒是在病毒传播的过程中产生的,毒株遇到不同的宿主或抗体时就会产生变异,从而躲过抗体而进入宿主体内。可见,新冠病毒不是无机的化学武器那么简单,而是“聪明”病菌的组成部分。(日本和美国人在战场上投放过细菌武器,但也不是人造的,而是炭疽、鼠疫、霍乱等取自自然界的病菌)

    还有资料介绍,冠状病毒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甚至更长,它寄生于多种野生动物身上。过去自然环境没有被破坏时,人类接触野生动物的机会不多。近几百年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野生动物与人类的接触多了,它们带给人类的各种病菌就会在传播中产生变异,从而一次次地感染人类并造成传染病暴发与流行。

    正像世卫组织最近来华考察后的报告所说,新冠病毒最可能来自自然界,极不可能出自实验室人工制造。但是,西方政客至今还在散布阴谋论,甚至还要再次派人来武汉寻找人为制造病毒的证据。这种把疫情政治化的做法,既可恶又可笑!

    西方污名化中国的做法,不仅损坏了国际关系,同时也蒙蔽了西方人自己。他们甩锅中国,自然会使自己的老百姓放松科学防疫,同时也会延误科学溯源工作。

    大自然的奥秘等待我们去探索,许多奇怪的疾病也等待科学家们去研究。而人类的不良行为和对大自然的破坏,更有待于我们去纠正和遏制。新冠病毒并不是从潘多拉盒子里跑出来的魔鬼,我们需要做的仅仅是敬畏大自然和野生动物,学会与它们和谐共存。

 

20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