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位

(三论国企)

 

我在前面谈到了关于国企的两个问题。

一是要明确国企的“主人”是谁、“父母”是谁的问题。过去我们讲,只要“产权清晰、权责分明”就行了,其实还必须明确具体的“主人”—— 即“国家股东代表”。现在似乎国家经贸委就是所有国企的主人,但他管不过来。我建议在国家和各地经贸委下面,成立一个“国股代表处”。对于特大型国企,可以派一个专项代表监管,对于中小国企,可以由一个代表监管几个企业。“代表”并不是去企业当“米卢”的,而是监督“米卢”工作的。“代表”和“米卢”都要定期更换,就像省长、大使、军区司令必须定期轮换一样。

二是要为国企选派“米卢”—— 好的“教练”和“保姆”。可以开办“职业经理人”学校,培养专业的“教练”和“保姆”去领导国企。

 

这样,“父母”是通过学校培养的理智的“父母”,“保姆”也是学校培养的专业的“保姆”,你的孩子就能身心健康地成长。反过来讲,如果管体育的“父母官”没有“伯乐”的眼光,不敢聘用米卢;或者米卢没有相当的水平,中国队就无法冲出亚洲。我想,办好国企也是同样的道理。

 

文章写到这儿似乎就可以打住了。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就是如何为国企定位。

如果说前面所谈过的两个问题,主要是讨论如何办好已有的国企;那么下面要讨论的问题,则是如何界定、筛选、规范和管理国企的问题,就是“重新定位”问题。

 

大概有这样几个问题需要讨论:

一、         国企的定义和范畴是什么?

从各国的情况看,国企的范畴都不同。多数国家的国企集中在国防、航天、尖端科技、邮政、信息、交通、重要资源、环保、气象、公共事业等领域,有的国家的国企还涉及到工业、农业、教育、医疗等传统行业。有意思的是,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国企也不少,例如中东和欧洲的一些国家(如英、法、德、意、奥等国对国企的投资额均占全国总投资的20 %以上)。

有一个观点需要澄清。我们过去总以为,搞社会主义就要多办国企,现在看来是走进了一个误区。实现社会主义,并不是说只能维持一种单一的所有制形式。一个国家可以允许存在多种所有制形式。尤其在我国,各地区、各民族的情况不同,生产方式不同,所有制形式也必然有差异。即使到了共产主义阶段,国家消失了,但民族和地域的差异不可能消失,共产主义的社会形态也会是多样性的。所以,无论从过去看,还是从将来看,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只提倡某一、两种企业形态,不管是私企也好、国企也好。

那么,国企的比重和范畴应当如何掌握呢?这要根据国家的需要和发展来确定。总的原则是,国企应当只限于关系国家安全和长远利益的领域,如国防、航天、交通、重要资源和某些高科技领域。在其他领域,可以采取民营、合营、私营的形式经营,国家通过法规、税收和市场的手段来管理。一些资料表明,西方国家推行的私有化运动并非是要取消国企,而是要通过减少国企的数量来优化国企的管理,集中力量办好国企。这个潮流值得我们重视和借鉴。

可以这样给国企定义:国企是国家独资或控股的经济组织,是国家控制、运营国有资产的工具,是保证国民经济健康发展的经济力量。

 

二、         国企的任务是什么?

如果按照上述原则给国企定位的话,那么国企的任务就应当是:

(1) 对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负责;

(2) 按照国家和市场的需要,以合理的成本生产或经营商品;

(3) 以适当的价格和方式向国家和市场提供商品。

(4) 在必要时,为国家的特殊需要服务。

在这里需要说明,国企的经营宗旨是为国家的最高利益服务,而不单纯是为了赚钱。有人说,赚钱也是为了国家。但坑害了老百姓,或扰乱了市场秩序也不行。国企往往掌握着国家的重要资源和生产许可证,例如你控制着天然气、石油、电力、水源等,如果为了国企赚钱,你可以随便涨价,别人没法儿与你竞争,但老百姓受不了。又比如,中国的某些自然资源比较丰富,你在国际市场上低价倾销,也能赚钱,但别人就要制裁你。所以,国企不能单纯为了自身利益而组织生产、做买卖。这一点是与其他企业不同的。

 

三、         国企需要什么样的工作人员?

由于国企是对国有资产负责的经济组织,因此在实质上与国家机关和职能部门没有区别。在战争年代,八路军已经有了自己的兵工厂,也算是“国企”吧。它实际上是军队的一部分,是由革命军人组成的,吴运铎就是他们中的杰出代表。所以,国企的工作人员也相当于国家机关的公务员。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如果你来考军校,考公务员,就不要期望赚大钱;如果想当老板,当百万富翁,就不要来国企。就这么简单。

不仅如此,来国企的人,虽然工资不高,但素质却不能不高。不然,卫星就上不了天,核能就发不了电,军舰就下不了海,也没人去搞不赚钱的科研。国家需要国企做贡献;国企也需要一部分人做奉献。当然,和公务员一样,如果国企的工作人员严重失职,或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也是要被辞退的。

 

四、         应当如何管理国企?

从国企的定位、性质、任务和人员的情况看,它既不同于民营或私营企业,也不能完全等同于国家机关或军队。是否可以这样说,在和平环境下,国企是个企业形态的国家职能部门;在战争状态下,国企就成了一个准军事组织,或者说是军工厂和军需后勤部门。因此在管理上,平时则主要按照管理国家职能部门的办法管理;在战时则按照管理军队的办法来管理。

目前我们对于国企的管理,有些“四不像”。好像不会烧菜的人,一会儿加盐(严格管理)、一会儿放糖(表扬一下)、一会儿倒醋(改革一下)、一会儿又点几滴油(发点奖金)。不过是东家学一点儿,西家抄一点,但没有按照国企的特点明确管理思路和模式。

 

最后,用一首打油诗来结束对国企问题的讨论:

 

“只管生来不管养,不是好爹和好娘;

  皇帝女儿太娇气,要请米卢来帮忙。

  国企本是国家队,奖金哪有金牌重?

  重新定位再招兵,不信没有杨家将!”

 

                      2002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