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创作)

对文革起因的研究

 

对文革的起因,学术界有多种说法。

我个人研究的结果,文革是因为“两口子绊咀”引起的。

 

一天,JQ(江)找M(主席)说:“你看,光美的桃园经验已经上报了!”

M:“少奇的夫人嘛,搞一点调查研究,有什么不好?”

JQ:“不是说夫人不能参政吗?她能,我为什么不能?”

M:“我们结婚,当时政治局有规定的嘛。”

JQ:“我知道,就是总理和老总他们,看我不顺眼!”

M:“不能这么说,恩来为了你,还摔坏了手臂。”

JQ:“哼!现在照相还老端着胳臂,倒摔出风度来了!”

M:“人家恩来本来就有风度嘛!”

JQ:“我不管!不能让光美压我一头,我参加革命比她早多了!”

M:“你会写什么?让你管电影,也从来没见你写过什么东西出来。”

JQ:“电影有什么好写的?现在拍的一个比一个革命,怎么挑毛病?”

M:“可以批一批三十年代的电影嘛。”

JQ:“你要我找死呀?那时候我也在拍电影,还是三流演员!”

M:“我倒是把这个忘了。不过,可以批批戏剧嘛。”

JQ:“怎么批呀?你成天听那些老京剧,还让戏班子来给你演!”

M:“最近好像有一部写海瑞的戏,还讲什么罢官?”

JQ:“哎呀!这出戏,看来有问题!”

M:“什么问题?”

JQ:“你想啊,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你承担了责任。”

M:“是有责任嘛,实事求是。”

JQ:“人家可是抓你的辫子啦!说老总是海瑞,不当官也要闹庐山。”

M:(不说话)

JQ:“我就让上海那几个秀才,写文章批这出戏!”

M:“找谁写?”

JQ:“姚秃子!”

M:“谁是秃子?”

JQ:“就是姚蓬子的儿子嘛!”

M:“那不好,姚蓬子历史上有问题。”

JQ:“哎呀!他爸是他爸,他是他!唯我所用嘛!”

M:“只批海瑞还不够,要批就批整个戏剧界,用死人压活人!”

JQ:“我的主席呀!你总算通了,我出面组织写作班子!”

M:“不过,你不要出面!”

JQ:“我不出面,垂帘听政,还不行吗?”

M:“你想当女皇?”

JQ:“我哪儿敢呀?就是看到光美出头露面,我有气嘛!”

M:“搞一次文化领域的批判运动,敲山震虎,也好。”

JQ:“太好啦!我给你当旗手,这比桃园经验来劲儿多了!”

M:“又来了!就是爱出风头。”

JQ:“主席啊,我跟你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出过风头啊?”

M:“现在憋不住啦?咱们约法三章,你不要过问经济、军事、外交。”

JQ:“我只管文化嘛,还是没有出电影、戏剧这个小圈子。”

M:“更不要想当什么官!”

JQ:“旗手算什么官儿呀?就是为你摇旗呐喊的嘛!最多算个小组长。”

M:“那就成立个文化革命小组吧。”

JQ:“主席呀,我再也不和你闹啦。不过,再给我点儿钱吧!”

M:“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