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目炯炯话南通

 

 

青墩的鹿角告诉你,南通高寿齐华夏,文明之光耀东陲;

海门的瓷片告诉你,南通命运多沧桑,千年经历三轮回;

街边的钟楼告诉你,南通近代铸辉煌,屈指中国第一位;

江中的桥墩告诉你,南通今又临巨潮,龙目炯炯发神威。

 

千古以来,长江年年挟裹六亿多吨的泥沙冲进黄海与东海,演绎着造化,演绎着文明。

这里江海拥抱、交汇缠绵。座座沙洲隆起,片片陆地下沉,桑田变沧海,沧海变桑田。       这里乱云飞渡,大泽龙蛇横行,海啸肆虐,浪潮吞天浴日。

这里人与海反复争夺。创造与毁灭共生,希望与悲壮共存。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地中海的大西城永远地沉沦了,中国的南通沉海后,又倔强地浮起来。

这里,煮海制盐的火焰,曾映红过黄海的天空;筑堤拦海的号子声,曾响澈黄海之滨;南通向大海争得了60万公顷的土地与荷兰同数。百折不挠的精卫填海精神是南通的灵魂。

 

南通,万里长江留给我们的遗产,长江入海前最后的创造。长江奔波万里,汇聚百川所积淀的自然与人文的精华,都留存在这片土地上。如果说,长江口是巨龙的头,那么,南通就是与上海隔江相望的另一只熠熠发光的眼睛。

 

长江提供了与亚马逊河入海口同样的自然生态。

江口丰富的养分吸引了大批的“刀、鲥、回、鲟”等鱼群,这里的渔船不用拖网,只需在水中抛锚,设下拦网,凭潮涨潮落,渔获就可以筐满船满。驰名世界的河鳗鱼苗,集中在这里,捕苗季节,船只布满江口。著名的吕泗渔港是中国五大渔港之一,乌鲳、对虾、带鱼、黄鱼等丰富的渔业资源均得益于江海的交汇。

 

通州东灶港蛎蚜山可以见到真正的“海市蜃楼”,成千上万的牡蛎结成规模宏大的城市,形成罕见的牡蛎岛,涨潮则隐藏水中,退潮则露见峥嵘。

 

海边的养殖业也异常发达,紫菜、海带以及数十种贝类产品从这里出口日、韩、港、澳、台和全世界。名贵的中华长绒蟹苗只能生长在这里,每年成吨地输往内地的蟹场,成为各种名目的大闸蟹出口或走上寻常百姓家的餐桌。

 

铺天盖地的候鸟栖息在沙洲里,其中不乏珍贵的丹顶鹤、白天鹅、绿头鸭等255个种类的鸟,位于长江口,面积为两千公顷的兴隆沙现已列为野生动物保护区。

 

无边无际的芦苇、大米草顽强地扎根于海滩上,品质优良的启海山羊取代了古时的麋鹿,成群地跟随着退潮,啃食鲜嫩的草叶。“海边牧场”成为独特景观。

 

海滩上,充满着无穷的活力,滚的滚,爬的爬,澎蜞们高举着一只大钳自卫,另一只小钳飞快地检拾食物;“跳跳鱼”们则凶猛地打斗,一有动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天下第一鲜”的文蛤静静地藏在沙中,同样鲜美的沙参悄悄地躲在芦苇根下。

 

清晨四点,你站在中国最早能看到日出的地方之一启东园陀角“寅阳楼”上,看东方雾蔼弥漫,俄而金红一片,霞光裹浪,红日挣扎着跳出水面时,似乎仍能抹下大把的水珠。此时的海面千帆竞发,白鸥翔集,一派“甲光向日金鳞开”的壮观景象。

 

    你可以去参观如东的“洋口风能发电站”,数十座高塔上的旋浆,迎着太平洋吹来的劲风,象合唱队一样,日夜高唱“大风歌”。

 

你还可以去如东的“海上迪斯科”,尽情地融入自然,玩他一回“酷”,撒他一回“野”,或驾驶摩托艇出没风波里;或拉着小网冲着潮头网它几条小鱼;或跳他几步“海上迪斯科”挖几只文蛤。带上你的收获,坐上“海子牛车”,欣赏着“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回到宾馆,享受江海美食,品味“天人合一”的融洽。

 

带着长江大海的活力,带着咸风吹拂的惬意,可以乘坐为你备下的“快乐王子号”、“幸福公主号”继续你的旅程。

 

琼楼玉宇般的军山、剑山、狼山、马鞍山和黄泥山沿江一字排开,坐落于南通城南。她们虽然雄不及泰山,幽不如青城,险不比华山,秀稍逊峨眉,却得到两位老资格游客的赞赏。

游历过神州名川大山的宋朝大书法家米芾,得山水之真谛,见到居中的狼山,感动万分,挥毫写下“第一山”。

同样得山水真气,从不附和他人,以“执拗”闻名的宋朝大文人王安石,游历狼山后大为惊叹:“影带诸夷,气吞吴会”。他提笔写道:“遨游半是江湖里,始觉今朝眼界开。”

 

五山精致,亭、台、楼、阁、塔、洞、庙宇遍布山林。文人骚客的碑题、崖刻、游记、诗作足有千篇。从江面远远望去,宛如一精致的水石盆景。

    五山神奇,她们浮海而来,跨江而至。她们生为浙江莫干山余脉,古是海上仙山,汉踞江南,唐作长江中流砥柱,宋登北岸。她们原也是江海馈赠给南通的女儿。

    五山大气,黄昏时分,登狼山支云塔顶层,一览无涯,你可真正体味到“长河落日圆”的意境;立江边龙爪岩上,披浩荡江风,看惊涛裂岸,你或可长歌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千古英雄”,历史的沧桑感会从你心中升起;五山身后,暮色笼罩的千里平畴,华灯初上的城市,会激起你探究哲理与英雄的冲动。

 

这座城,水的城。湖泊相连称濠河。秀丽的河、梦幻的河、文化的河、历史的河。

 

启秀桥上的车水马龙,围墙上团团蔟蔟的花,北濠河岸边豪华别墅,文峰塔的飞檐翘角,看水中的倒影更具风韵。车水马龙波动起来,花的瀑布泻进了银河,别墅群变得灵动,塔影倒悬在明月里。

 

喷泉的无数条水柱,在霓虹灯、激光的照射下大放异彩。电视塔下,音乐广场上可见轻歌曼舞;范家花园伸向水面的平台上,们人燃放起焰火,天上的辉煌映入水中,五彩斑斓的光带引导你进入梦幻的世界;北濠河的绿化带里,隐闻圆舞曲,人们正光着脚在鹅卵石上跳舞;船过濠西书院,古筝曲又从水面上传来。水波上的音乐迷人更醉人。

 

濠河两岸塑像多,走不几步,你就可以与一个历史人物进行心理沟通。

清晨的霞光中,洁白端庄的沈寿,微微侧着头,望着濠河水,似乎想从水中抽出一丝碧蓝,从霞光中剪裁一缕金红,将水的光与影绣进她的《耶稣像》和《意大利皇后像》。也好象对着张謇口述她的《雪宦绣谱》,事业与文化都做到极致的他们都希望南通把事情做到极致。南通被称之为“世界冠军之乡”就不奇怪了,林莉如海豚般的速度把其他世界游泳好手甩在后边,黄旭似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令其他世界体操高手俯首称臣。南通为国家贡献了十几位的世界冠军。

朋友,请坐一坐,再坐坐,仔细想想。南通就是崇尚极致的城市,你能够悟到水的活力水的创新吗?

 

河对岸,屹立着一尊高大的洋人雕像,来自于荷兰,受聘于张謇的水利专家,年仅二十九岁的特莱克。他面西而立,手执图纸,似乎要走向江堤继续进行他的治水工程。走遍中国,恐怕极少有来自西方的洋人,能在城市留下雕像,作为城市的永久性市民而存在了。

南通历史上有三次大移民,操吴语的、官话的、云南话的、甚至蒙古语的,都那么和谐地融会在一起。南通的山水毫不犹豫地接纳过叛逆者骆宾王的魂魄,南通建立了全是外乡人的“四贤祠”,南通拥抱了荷兰人特莱克、韩国志士金沙江。南通张开双臂欢迎一切投资者、旅游者,不论你来自何方。

朋友,放慢你的脚步,再慢一点,仔细听听,能听到南通话有蒙古语的尾音吗?你能够悟到水的宽厚水的包容吗?

 

初夏的霏霏细雨里,你能看到张謇胸像、坐像,“啬园”中还能看到他的全身像,无一例外,都是愁容满面。“生已愁到死,既死愁不休”。其实对着他的眼睛,你读到的是一个“情”字,张謇原是一个伟大的“情圣”。

且不说师生之情感天动地,他在五山建造“虞楼”,以期隔江远眺埋葬老师翁同和的常熟虞山;且不说朋友之情动人肺腑,他的忘年交梅兰芳每次来通演出,他都以诗文相酬;且不说他的兄弟情、儿女情在南通都留下不少佳话,他怀着对国家、民族之情,以状元郎的身份拥护维新变法、参加洋务运动、支持民主共和,他怀着对家乡父老之情办实业、办教育。那样不够他操心的?不为之愁苦的?

朋友,请静下你的心,再静一静,仔细体会一下,在内外交困的中国近代,把南通建成民族工业的摇篮之一,需要付出多大的感情,你能悟到水的深情吗?

 

一个阔别故乡多年的老人,也是一位“情种”,不了的故乡情。他在濠河边上散步,在长江大堤上沉思。除了为故乡题写“江海明珠”、“风水宝地”外,还想方设法为故乡求发展,找机遇,为家乡做了很多好事。他就是人大副委员长费孝通先生。之所以称“孝”,是因为张謇之子张孝若是“孝”字辈,之所以称“通”,因为生于南通。

在远方的游子看来,南通究竟是什么?

 

南通是绵长醉人的老酒,

南通是儿时祖母的歌谣,

南通是旅者梦中的绿洲,

南通是文人笔下的离骚。

 

濠河上巨幅浮雕《强国梦痕》向我们展示了从1895年到1926年,南通工、农、商、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发展的历史。“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透过历史隧道,我们看到中国现代化的先驱者张謇等人为强国富民而苦苦的追寻。

 

张謇去官回乡,第一件事就是规划城市。按照他“一城三镇”的理念,南通为中心城市,唐闸镇为工业区,天生港镇为物流中心,狼山镇为度假区。这种具有现代化意识的城市布局,比现代花园城市理论的创始人,英国的霍华德博士足足早了3年。

 

他从唐闸组建大生纱厂起步,逐渐把实业扩展到上海,开发了凇沪地区,形成了与租界相抗衡的民族工业。他组建通海垦牧公司起步,逐渐扩展到50家盐垦或垦殖公司,围海造田,引种美国的优良棉花,形成自主的原料供应体系。他以天生港为交通枢纽,发展了长江航运业,建成企业集团的运输体系。

 

在南通自治建设中,希望通过自己的实践“建设一新世界雏型”。引进外资,兴办合资企业、大办教育、发展社会公益事业、改造旧城、开辟公路、修建桥梁、创立发电厂、设立电话局等等。今天我们看到的五公园、报时钟楼、戏院、博物馆、图书馆、气象台等,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外国人都称赞南通是“理想的文化城市”。

百年前的南通,决不是张謇的“乌托邦”,而是象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从这个意义上说,南通是“中国近代第一城”。

由于南通有这样深厚的历史基础,1984年南通被国务院列为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再一次成为走向世界的先行者。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一马平川的苏中平原上,大河大渠密布。长江之水通过这些河渠滋润着叫“山”、叫“墩”、叫“港”、叫“灶”的土地。

 

南通如皋,被两条水围绕着,这就是“双水绕城”。城市东北角尚存城墙一段,高大雄伟的“东水关”,沟通着城内外之水。水的城,注定了这座城市充满着生命的灵气。

 

她是绿色的。

除了河边绿化带高大乔木的葱茏苍郁外,除了“水绘园”池旁的柳、廊边的柏、庭中的槐、堂上的兰,绿得象她的主人冒辟疆那么书卷气外,她的绿,以艺术的姿态化作了盆景,集大自然的精华于一盆,进入千家万户,走向全球;她的绿,以商品的形式成为了花农别墅前的苗木,随时准备运往各地;她的绿,以生命的精神渗入了五谷杂粮、萝卜白果,成为了人们的日常食品。

 

她是洁净的。

她的天空蓝得透彻,以至于不忍用烟囱来涂鸦。蓝天白云只配与绚丽多彩的风筝做伴。风和日丽的时候,软翅的凤、鹤、蝶在空中上下翻飞,饶有趣味。雨云低垂,甚至偶有“白龙”、“黑龙”挂在云中的时分,伴随着雷声,仍有风筝中的“巨无霸”,装着葫芦瓢做成低音哨的“七簇星”、“九串铃”,在云端里昼夜嗡鸣,声振长空。只有在江东方能听到的龙吟!

 

她是文化的。

端坐在千年古刹定慧寺中的佛主,双眼似睁非睁似闭非闭。悬挂在文庙大成殿飞檐上的风铃,吟唱似有非有似无非无。镌刻在古拙的迎春桥石头上的对联告诉你“愿天常生好人,愿人常行好事”。这样的氛围,让人们将千种疑虑,万般烦恼尽付行云流水,世代保持着良好平静的心态,从而静心做文化。在中国,盆景的八大流派、风筝的四大产地、篆刻的三大源头,如皋都居其一。

 

如皋145万人口,出了172位百岁寿星,八秩高龄者达4万余众,被誉为“长寿之乡”。这里滨江临海、气候温和、一马平川、交通便捷、人口稠密、三业发达,何来长寿现象?为此,你走访了一户普通人家。

在幽静的古巷里,你沿着岁月侵蚀的石板路,走进一座安详的小院。屋檐下晾着几条“狼头鱼”,竹匾里晒着箩卜干。花格木窗的房屋前,几只大缸一字排开,正好放在蝴蝶瓦的檐口下。白发苍苍的老人操着苏中“官话”告诉你,缸里盛的是“天水”。院子里搭有一个花坛,月季花、喇叭花争奇斗艳。几只豆娘无声无息地在花间飞来飞去。花坛前端端正正摆着一个荷花缸,露水滚动的荷叶之中,一支白荷正在开放,淡雅的清香沁人心脾。坐在堂屋里,望着满园秀色,品味着“天水”泡的明前茶,让人几欲仙去。

《易经》道:“天地之大德曰生”。善待自然、皈依自然、天人合一、珍惜生命,谓之大德。

当你把目光移到堂上“大德必寿”的匾额上时,你豁然开朗了。诚然!

 

大海扬波,江河欢畅。

一年一度高考发榜的日子里,南通大地总是一片笑声,为孩子、为明天、为希望欢腾。记者们以煽情的笔调写道:“南通学子,高考真牛”。其内容为:“600分以上人数占了全省近四分之一,今年高考我市再传捷报。”

 

南通最西边的海安,父老乡亲们舞起了拿手的龙灯,打起了花鼓。他们有理由庆祝,又有71个孩子取得600以上高分,高分群体的规模连年居全省第一。海安是南通最古老的地区,与“良渚文化”齐名的“青墩文化”证明,海安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与中华文明齐寿。在这样的土地上出现教育硕果,符合逻辑。

 

南通最东边的启东,姑娘们换上了象征着海水与浪花的蓝印花布演出服,跳起了欢快的舞蹈。她们也有理由庆祝,今年的全国高考状元由启东夺得,而且又有两位出类拔萃的孩子准备出席世界奥林匹克数学大赛争金夺银。中国在此大赛上共夺得92银,启东占了70%。但启东是南通最年轻的地方,成陆不到200年。

 

无论是最古老的还是最年轻的地方,教育都取得大面积丰收,证明了“全国教育看江苏,江苏教育看南通”,此言不虚。

 

    南通最早的文庙,要推千年前建在如皋的文庙了。棂星门内,你穿过两旁古柏森森的道路直趋大殿,从孔子慈祥的面容和充满睿智的目光中,你找到了这片土地上“崇正学”“育真才”的根源。

 

在如皋城西安定村里你结识了千岁老人胡瑗,他告诉你:“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成天下之才者在教化,教化之本者在学校”。你理解了,这片土地上,盐丁、农夫的孩子们是怎样走进学校,莽荒之地响起了朗朗书声。

 

从穷孩子读书读到状元郎的张謇,提出“父实业而母教育”的主张,把教育事业放在有关国运胜衰和民族存亡的高度来认识。从通州师范到如皋如皋师范,从海边垦殖区每2.5平方公里的中心小学,到市内的普通中学;从纺织、农业、商业、医学专科学校到女工传习所、盲哑学校、伶工学社;从在南通办学到在上海、南京、苏州办起诸如复旦等名校,他毕生办校400余所,可谓教育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