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栀子花开》文学本

 

                                           第一节

 

栀子花盛开的的季节,微雨飘洒。石板铺就的小巷湿漉漉的。

小巷深处,卖花女的沪语绵软甜糯:

“栀子花、白兰花,要买哇——栀子花,白兰花”。

一个贫病交加的的青年卷坐在墙角,脸色苍白,双眼失神。虽然是初夏时分,一件薄呢大衣裹得紧紧的,头发上不断有雨水滴下来。他的身边放着一只旧皮箱,里边除了几件换洗衣服,还有一部《塔木德》。

他叫亚瑟,来自法国马赛。老西蒙一生有八个子女,小小的杂货店,越来越难以供孩子们吃饭念书。老三亚瑟自幼聪慧,老西蒙决心再苦再难也要让亚瑟读完大学,成为一个学者。但是亚瑟对父亲说了,他要去上海,那是在遥远的东方,中国的海边,据商人们说,那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城市。

父亲犹豫了,母亲哭了,从此儿子要流浪。

最后,老西蒙给多年前的老朋友,法国船长若望写了一封信,他记得若望船长娶了一位中国太太,已在上海成家。老西蒙又拿出一本祖传的《塔木德》,“去吧,孩子。世世代代流浪是犹太人的宿命。”老西蒙郑重地拍拍《塔木德》,“这本书会给你智慧。”

亚瑟登上一条前往上海的货船,给水手打打杂。途径马六甲海峡时,染上了热带病。船长怕传染,把他隔离在一个小货仓中,除了送点面包和水,其他就听天由命啦。

在十六铺码头登岸后,亚瑟徘徊在陌生的世界里,按照信上的地址找到若望船长家门口,发现只有铁将军把门,绝望地坐下。

“栀子花,白兰花。”卖花女在他面前蹲下来,一双明澈的大眼睛注视着他。

亚瑟向女孩伸出一只手,喃喃着希伯来语的诗文,“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用黑眼睛寻找光明。”

亚瑟没有听到女孩子的惊叫,只感到自己沉入一片黑色的波浪中。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亚瑟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丝细细的,好像天堂里降下的福音:

为了的个罗汉钱,酸甜苦辣都尝遍

依稀中他看到了降下仙乐的仙女。

她黑头发黑眼睛,但面部的线条却是米开朗基罗的手笔。宽大的中国服饰,丝毫也掩盖不了少女的苗条身材。她正守在病床旁,缝补着一件旧衣服。

“侬醒了?姆妈---”少女欢欣地叫了起来。

这是一间相当破旧的房子,杂物满了房间,墙上挂着一张照片,戴着礼帽的西洋男子,旁边站着端庄中国妇女,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孩这大概就是若望船长和他的家人。

与照片上一样的中年妇女文清掀开门帘走进屋里,用生硬的法语问候亚瑟。

文清,来自南国的海滨小城,在成衣铺做工,英俊潇洒的法国水手若望轻而易举地攫取了文清的芳心,接着租房、同居、生下混血的达娜。为了生计,若望不得不常年跑船,五年前一去不回,据说死于海难。

一切都由天定,文静平静地接受了若望离去的既成事实,好在观音给她送来了达娜。她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早晚在观音像前念经是必修课祈祷若望神奇回归、祈祷达娜平安无事,现在又祈祷亚瑟早日健康。

从亚瑟带来的书信中得知,这孩子是若望故交之子,为了若望要救活这个孩子,为了佛祖的教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要救活这个孩子。医生说亚瑟得了“黑热病”,高烧不退,能活下来全凭造化。她借了一笔高利贷,为亚瑟寻医找药。为此她退租了房子,回到黄浦江边的贫民窟,回到成衣铺做工,挑起了一家生活的担子。令他揪心的是如果日后还不起高利贷,债主威胁把达娜卖到“堂子”里去。

十七岁的达娜没有母亲的烦恼,父亲走后,上天又给她送来一个哥哥。每天卖花之余,就回到亚瑟哥哥身边,喂他喝粥,给他熬药。如果亚瑟哥哥不要像父亲那样一去不回,永远在她身边就好了。

贫民窟里的少年黑七也暗恋着达娜,常与债主打架,保护着文清一家。

亚瑟在病中,几乎不能动弹。盼望文清妈妈回来为他擦洗,和他聊天,也盼望达娜妹妹回来,带给他惊喜,除了每天在他的床头放一朵栀子花、白兰花、茉莉花外,还给他带点从未见识过的食品,比如“腐乳”,亚瑟称之为“中国奶酪”,“油登子”,亚瑟称之为“中国吐司”,当然还有必须喝下的,由许多草根熬成的苦涩汤药,亚瑟称之为“中国咖啡”。

爱情在亚瑟心中萌发,他已离不开天使般的达娜。

在文清母女精心照料下,亚瑟奇迹般痊愈了。

这天,文清妈妈领着亚瑟和达娜,踏着泥泞的路来到静安寺还愿。亚瑟单腿下跪,在文清妈妈和达娜的背后,用希伯来语向观音“中国的圣母玛利亚”发下誓言:

如果他能发迹,他一定要修一条气派的大马路,用十八抬大轿迎娶达娜,让文清妈妈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第二节

                                                                                       

亚瑟来到黄浦江边一座石质楼房里,见到闻名上海滩的大亨老费曼,谋求一个“费曼洋行”门人的职位。这个早年来自巴格达的犹太人在上海滩打拼十多年,是个中国通。

老费曼用他特有的敏锐目光盯视着这位应聘者:

---孩子,现在中法开战了,安南、福摩萨战火连天,迟早也会烧到上海。这里的法国人都卷铺盖回欧洲了。建议你也回马赛继续你的学业吧。

---老板,战争不会动摇上海自由港的地位,不会动摇上海的发展趋势。战争是个机会,建议您用硬通货收购所有急于抛售的房产,不消多时,您会得到双倍的收益。

老费曼惊奇地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

---孩子,门人的职位不适合你,做我的房产助理如何?不过,试用期薪水只有30两银子。

欣喜若狂的亚瑟拿着第一个月的薪水悉数交给了文清,还掉了那笔该死的高利贷。

 

年轻的亚瑟怀揣着一团火,日以继夜,东奔西走,用白银换来了法郎和金条,付给那些急于抛售房屋的人们,并为他们订来了去欧洲的船票,黑七帮忙雇来了马车和脚夫。送走这些客人不久,他们又回来了,因为战争结束了,房产的行情已经飙升十倍以上。亚瑟又忙着用略低于市场的价钱卖还他们本属于自己的房子。

为了满足市场的需要,一大批具有各种建筑风格的别墅区、里弄、街面房像雨后春笋般出现了。

银子滚滚而来,“费曼洋行”赚得囤足钵满。

老费曼放心了,他慧眼独具,识得这位商业奇才。

亚瑟瘦了,但变得更加精明。短短的几年,亚瑟已经成为“费曼洋行”房产部经理,在洋行中拥有了自己的股份。最让亚瑟感动的不是老板的赏识重用,而是老费曼把自己的专用马车送给了亚瑟,这样,他可以在与社会各界,各式人等交往中,忙里偷闲去探望心上人。

上海,神奇的城市,犹太人,上帝的选民,能够在这块舞台上点石成金。亚瑟陪着文清母女去静安寺上香的路上,在马车中看着两边的农田,心中盘算着,一个宏大的计划,未来的城市雏形已成熟于胸。

老费曼病了,这位富有且有孤独的老人终身未娶,也无子嗣,他不信任何人,只信财富,金钱就是他的上帝。按照中国人的说法,他与亚瑟有缘,一见到这位特别的年轻人,就有见到儿子的感觉。他深信这位年轻人才能继续他的事业,也就是继续他的生命。亚瑟把他的计划报告给老费曼,请求他的指点。老费曼笑了:

---孩子,你现在已经是大师了,只有耶和华指点你,尽你的能力去做吧。

上海工部局招标重修大马路。

“费曼洋行”提出用60万两白银铺一条红木马路。

“红木马路?”爆炸新闻!老费曼一定疯了!业界的竞争者都叉手旁观,等着看“西洋景”。

亚瑟胸有成竹。洋行仓库中刚到一批印度铁藜木,原准备囤积居奇,待红木家具行情看涨再出手,做家具比铺马路更赚钱。但是,要致富先铺路。一条优良的的马路,会引来优良的商家,促使周边的房地产暴涨,而大马路两边的空地早已经被“费曼洋行”低价收入囊中。

工场里铁藜木被切成无数规格相同的木砖,马路上木砖整齐地铺在路上,热柏油再浇于其上这样的马路古今中外第一条啊!美观、走在上面舒坦有弹性、从不积水。

无数人赶来围观,啧啧称奇。

孩子们边唱边跳:

北京的风沙伦敦的雾,上海拿红木铺马路。

疯狂之举,带来疯狂效益。亚瑟知道交通是城市的血脉,通过它的滋养,商业区、工业区、生活区、休闲区都可以形成,从而完善一座近代城市的所有功能。

红木马路成为标志,马路周边区域的房地产疯长百倍。但是,连亚瑟都没有想到,这条马路日后魔术般地引来了先施、永安、新新、大新等著名商场,变成了日进斗金的“东方小巴黎”,闻名遐迩的南京路成了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起点。

 

栀子花又开的季节,来大马路“白相”的人们惊奇地看到一个洋人长袍马褂,胸前挂着大红花,骑在高头大马上,引领一架十八抬大轿,吹吹打打,向着江边的贫民窟走去。这是“费曼洋行”大班亚瑟迎娶达娜的队伍。文清抹着眼泪与乡亲紧邻扶着蒙着红盖头的达娜走上大轿。

黑七站在一旁黯然神伤。

水手们赶来了,他们跳起了“水手舞”庆祝若望船长的女儿驶进了她最终的港湾;

达娜的伙伴们赶来了,她们跳起了“白莲舞”,愿新人像并蒂白莲一样白头到老;

跑马场的骑士们赶来了,他们充当了迎亲队伍的先导,祝愿亚瑟夫妇一生平安;

商界的朋友们开着老爷车、驾着马车为队伍压阵,沿途抛洒着如雨的花瓣为新人祝福。

在中西合璧的婚礼中,亚瑟实现了他第一个梦想。

 

                                        第三节

 

从“功德园”家到静安寺,从步行到马车,从马车到汽车,已经走了十个年头。

路旁的田野早已楼宇林立。

素有“万国建筑博览会”之美誉的上海,哥特式、罗马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等中西合璧、风格迥异的巍峨大厦都集中在外滩一带,尽显远东金融中心的风采。

而这里,中国人喜欢的石库门里弄鳞次栉比,江浙一带,由于内乱,庭院式大家庭传统生活模式已被打破,有钱人跑到上海寻求租界保护,坚实厚重的石库门提供了心理上的安全,“客堂间”、“厢房”、“天井”、“亭子间”则满足了他们生活需求。

亚瑟喜欢与达娜到弄堂里散步,欣赏他的精心之作。房地产仅仅是他事业的一部分,现在他已经从“费曼洋行”脱胎而出,成为“亚瑟洋行”大老板,经营业务包括纺织、食品、建筑、金融等13个行业,被聘为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

在上海滩,他,亚瑟,功成名就,声望如虹。

 

占地300亩的“功德园”,是他送给达娜的礼物。其中亭台楼阁、山石池水、奇花异木不计其数,共八十三景。“听风阁”为中国宫廷式,柱头是亚瑟喜欢的古希腊科林斯式的,夫妻二人就住在这里;“涵虚楼”为江南园林建筑,冬暖夏凉,丈母娘文清居此;“侯秋吟馆”尽收窗外美景,作为书房兼会晤密友之处。

亚瑟自少年起就梦想乌托邦,在“功德园”这个微型社会中,他与达娜亲力亲为地营造着“人人平等,个个幸福”的世界,实践圣西门和傅里叶的理论。

由于太平天国灭佛,江南寺庙多有毁坏,园中专建佛堂一座,收留游方僧尼二百人,文清和他们一起日日诵经;

手下工人多为文盲,园中举办“义德工人识字班”,学习文化,培养他们成为各个工种上的骨干;

达娜招呼过去的卖花伙伴,在园中举办女红训练班,不少人学会了缝纫、刺绣等手艺,有了一技之长;

遴选平民窟中的孩子进入园内免费寄读学校,延师教习,很多人将来都成为了学者。

深受文艺复兴影响的亚瑟,认为中国社会的发展必须要走文艺复兴的道路。中国古代有许多人文瑰宝,必须挖掘,发扬光大。因此园中再办“复古大学”一座,教授都为国内著名的文人雅士。“复古大学”教习学生、学术研究、收藏文物、出版书刊,成绩斐然。

亚瑟认为这些都是功德,与“功德园”实至名归。

 

静安寺香烟缭绕,钟磬齐鸣,了空长老亲自迎出山门。虽然是老熟人了,但亚瑟为寺庙实实在在的施主,对王公贵族的礼仪也不过如此。

亚瑟自号“净明居士”,寺众恭维亚瑟实为达摩转世。

净室用茶时亚瑟惊见真正的转世达摩。

此人隆鼻深目,出凡脱俗,据称是岭南游方高僧,号古木。了空夸古木“好笔墨”。亚瑟于是恭敬地求字一幅。古木唤出小沙弥铺纸磨墨,凝神贯气,落笔如飞: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候秋吟馆中,亚瑟请“复古大学”翰林出身的罗教授前来鉴赏。郑惊问,先生何得此物?亚瑟搪塞以书画店购得。

罗教授道,这是梅翰林手迹!梅公展少年入翰林,狂傲不羁,处处与朝廷作对,先康梁,后孙黄,造反作乱,为朝廷通缉要犯—可惜了他这手好丹青,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亚瑟特秘密地备下素斋一席,请古木来“功德园”小酌,以表谢意。

“钦犯”一点都不青面獠牙,反而文质彬彬,沟通从文化开始:

——先生能一句话介绍犹太教义吗?

——不要强迫别人做你不喜欢的事。

——啊!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多么相近!

——摩西代表上帝与犹太人签订的十条契约中,有六条是讲人与人的关系准则。上帝不要我们信什么,上帝要我们做什么。

——我们主张共和,汉满蒙回藏实为一家,创立民国,平均地权,包括了民族、民权、民生,都是为了确立人与人的关系准则。人民是我们的上帝,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

亚瑟大名如雷贯耳,梅公展化名古木山僧来上海,就是来做亚瑟等上海大亨的工作,请他们资助同盟会的活动。

梅公展向亚瑟倾述自己如何从君主立宪到民主共和的转变,介绍革命党人在日本、欧美、南洋的艰苦卓绝,介绍邹容的《革命军》和陈天华的赴海,讲自己一个文弱书生如何参与暴动。酒到酣时解衣相示,此处是参加广州暴动时炸弹所伤,彼处是参加惠州暴动时枪弹所伤……

亚瑟听得入神,梅公展说得忘形,不觉天已破晓。

 

梅公展还是以古木和尚的身份示人,但是他已经成为了亚瑟的重要朋友,“功德园”成为了同盟会在上海的据点,“亚瑟洋行”也成为了同盟会重要资助者。

来“功德园”参加秘密集会的人当中,有知识分子、医生、律师、军人,还有帮会首领黑七。令亚瑟惊奇的是外国人也不少,比如英军退役工程师韦伯、日本教授野尻。人人都尊敬地称呼亚瑟“大哥”。

勇敢的人们啊,他们不是殉道者,可他们比殉道者更勇敢,他们追求的“天下为公”的社会是大公德,掩护、支持他们这才真正使“功德园”名至实归。

 

从武昌传来的炮声表示着大清国轰然倒塌。

辛亥革命成功了!

在南京成立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不忘亚瑟对革命的贡献,派梅公展送来“经济咨政”的任命。

在“功德园”的正堂里,剪去辫子的门卫几乎还是按照旧式礼仪高声道——梅特使到!接着唢呐锣鼓齐鸣。梅特使双手抱拳,一路呼道:“亚瑟兄,贺喜贺喜!”

这时达娜的贴身女佣冲破人群,对亚瑟大叫:“先生!太太生了!一个千金!”

多少次了,达娜总是怀不上、生不下。这次,亚瑟彻底悲观了,几乎认命。

亚瑟丢下政府大员,跑进产房。抱着刚刚出世的女儿,看着婴儿红红的脸蛋,涕泗横流。

他要感谢耶和华?感谢观音?不,他要感谢辛亥革命,是辛亥革命这个大功德才使他年近“识天命”而喜得贵女!

她名叫辛亥!

我的女儿叫辛亥!

亚瑟高声向所有人宣布。

 

                                            第四节

 

辛亥革命的成功如同一部加速器,让亚瑟血脉喷张。多少个日日夜夜,亚瑟对着地图研读国父的《建国大纲》,过去,他的舞台是上海滩,现在他的舞台将是千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十万公里的铁路、数十个海港。他计算着,筹划着。噢,睡狮终于醒了!不用多时,中国就能与欧洲,甚至和遥远的美利坚并驾齐驱。大同世界会提前到来。

通过梅公展,他一份份策划书、建议书放到了政府最高执政的办公桌上。

政府通过“亚瑟洋行”,将一笔笔钱用在救灾以及急需的建设项目上。

政府对亚瑟褒奖有加,短短几年,他,一个洋人,获得十几枚“嘉禾章”、“文虎章”、“慈惠章”,还获得一幅“器宇恢弘,才识卓超”的大匾额。

 

亚瑟一点也没有“功德圆满”的成就感,变幻的风云让他揪心。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全世界经济萧条,各国政府都把罪过归咎于犹太人。德意志、波兰、俄罗斯都在“排犹”。能否把上海作为犹太人的避难地呢?

梅公展代表中国政府表示:上海是自由港,我们接受犹太难民。可以在虹口划出三个区予以安置。不过,亚瑟兄你要多费心啦。

亚瑟请韦伯设计并加紧犹太区的建设。

亚瑟站在江边朝着大海的方向,默诵着《以赛亚书》的章节:

“看哪,这些将从远方来,这些从北方来,从西方来;,这些从希尼的土地来”

来吧,无家可归的人们,到中国上海来!

 

 辛亥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小时候,跟随的老妈子从学校哭回来:

 “辛亥小姐丢了!”

 全家乱成一团。还是亚瑟给她“黑七叔”打了一个电话。神通广大的黑七吩咐下去,不一会,在一个工厂煤堆上玩打仗游戏的“小赤佬”全部被拿获,其中就有辛亥小姐。

对着裙子破了,身上脏了,头发黏在额头上,嬉皮笑脸的辛亥,亚瑟想笑但又不便笑,故意绷着脸;达娜一边拿毛巾给她擦,一边数落:“看看侬,哪能像个小姐?”;文清一边塞给黑七大洋,兄弟们辛苦了,意思意思,一边流泪:“辛亥勿见了,阿婆也勿活了”。

 

 辛亥十六岁的生日舞会上,辛亥与朋友们跳起交谊舞,还有吉特巴、恰恰、探戈,这些舞蹈,文清和达娜闻所未闻。看着出脱成健美的大姑娘的辛亥,亚瑟心中隐隐担忧。

 

果然,辛亥不“白相”舞蹈了,“白相”思想!什么思想新潮就信奉那种思想。一天,辛亥领回一个美专学生,身着长袍,留着颓废的长发,腋下夹本克鲁泡特金的书,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一个“安那其主义者”。一向开明的亚瑟拿出传统父亲的尊严,冷冷地对他们说“不!”

这次辛亥私奔了!挪拉不也是私奔的吗?她辛亥为什么不可以“白相”一次私奔?

太湖传来消息,辛亥小姐与她那伙“安那其主义者”被大名鼎鼎的太湖绑匪阿三绑架了!

又求到她“黑七叔”了。

绑票绑票,关键在票票,黑七胜券在握。黑七带着手下,来到太湖马迹山,不费吹灰之力找到阿三,抱拳相见,报上大名。英雄相见,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大家在江湖上混不容易,日后侬阿三到上海,只要报出我黑七大名,想逛堂子逛堂子,想看大戏看大戏。哪能?格趟侬绑了我大哥的千金,大水冲了龙王庙,不知不为过,侬阿三没有坏义气。人嘛,阿拉带回去,格趟带了三十万大洋,犒赏诸位兄弟。哪能?

 

辛亥回来老实多了,进了圣约翰大学读医科。大家反而提心吊胆不知辛亥下一趟要“白相”什么。

 

“一二八事变”,十九路军在上海与日军拼杀。圣约翰大学战地救护团奔赴前线,辛亥是其中一员。

文清、达娜问,辛亥这次不会是“白相”抗日吧?

知女莫如父,亚瑟说,女儿长大了,她真的投入了抗日救国的伟大运动,我支持她。

 

野蛮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中国紧逼不放,侵略霸占了东三省还不满意,进而占领华北,现在又占领上海。租界成为了孤岛。

 

一天,黑七带来一位客人。

亚瑟不禁大喜过望,原来是多年不见的野尻教授。记得辛亥革命后没几年,野尻邀请亚瑟夫妇去他的家乡长野作客,那恬静的小村,云霞般的樱花,和蔼的母亲,看到她,亚瑟总会想起自己母亲和文清。这个野尻参加广州暴动一手开枪一手甩炸弹,是个拼命三郎,做学问也是好手,他是出色的海洋生物学家。真正是“四海之内皆兄弟”啊!

野尻精确地三十度鞠躬,同时把一只精致的木盒奉上。

——家母想念哥哥,这是老人家亲手为哥哥做的寿司。

亚瑟感恩不尽,眼睛不觉湿润了,多好的母亲!

酒逢故人千杯少,谈起当年的朋友,谈到韦伯工程师,野尻放下酒杯。

——哥哥,据说,韦伯为哥哥做了一个出色的“马萨达工程”?

亚瑟心中一惊,酒醒了大半。

——我代表军部望哥哥交出“马萨达工程”的设计图纸。大日本皇军不会容忍在自己的脚底下有颗定时炸弹。

——望哥哥像黑七兄弟那样,参加大东亚圣战,我们兄弟又能在一起啦。

亚瑟断然逐客。

野尻边走边喊:

——哥哥,想想,再好好想想!

 

危险逼近了,亚瑟把已经参加地下抗日组织,心脏专科医生辛亥叫回家来。秘密地把一项重大使命交给她。

——马萨达是犹太的灵魂,我们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民族。这就是“马萨达工程”图纸,其核心是利用地下水道把虹口三个犹太区沟通起来变成一座地下防御堡垒。现在,我的女儿,三万多条犹太人的性命我都移交给你了。你马上用脑记下通道的入口、粮食、水和武器的储藏地。把人们组织起来,紧紧依靠外边的抗日地下组织。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启用这个工程!切记切记!

马萨达远古祖先的血、柏林水晶之夜的火焰、华沙犹太区的弹雨,达豪焚尸炉的浓烟,一霎那间激活了辛亥的犹太之魂,她变得冷峻而又坚强。她紧紧拥抱着父亲:

——爸爸,我记得了!

“马萨达工程”图纸化为灰烬,辛亥飞快地消失在夜幕中,融入虹口犹太区。

 

列根,德国党卫军上校,携带着元首对犹太人的《最后解决计划》飞抵上海,拜会上海日军特高课野尻大佐。元首不能容忍在上海,在他的伙伴,大日本帝国的占领下还存在着几万名犹太垃圾。

野尻面对神气活现的列根心中有几分不快。要不是自己介入过“下克上”,提拔受到影响,现在起码也是中将,哪有你小小上校跟我说话的份!再说了,希特勒又不是天皇,党卫军又不是大日本军部,凭什么听你的?挖出“马萨达工程”图纸,干掉上海国际抗日地下组织才是他要做的。

——年轻人,稍安勿躁,您会看到结果的。

 

黑七带着手下,在皇军的刺刀下把“功德园”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见到那份要命的“马萨达工程”图纸。于是把亚瑟夫妇软禁在“听风阁”中,只有交出图纸才送饭送水。——要不是亚瑟多年来在上海滩有点声望,早就按照“敌侨处理方案”关到龙华集中营死啦死啦了。

黑七在阁外最后相劝:

——亚瑟大哥,勿看阿拉几十年交情份上,我勿劝侬,让侬去死!皇军就是要张图纸,侬也忒小家巴气了吧?依小弟看,还是归顺了皇军吧。降与不降一句闲话,阿拉等。

——滚!

——亚瑟,侬是男人哇?自家寻死还要牵牢阿嫂?

——我要搭我男人死在一道!黑七侬不得好死!

黑七一挥手,手下们拿来木板钉牢窗户和门,搬来了引火的煤油。

亚瑟夫妇相拥着,深情地注视着对方。

——我们圆寂了。

——我们去耶路撒冷。

 

在“百乐门”的顶楼上,野尻大佐请来列根上校,共同观赏处决犹太首犯。

大火从“功德园”腾起,照亮了半个夜空。

皇军用刺刀逼回了救火车,黑七的手下用手枪逼回了救火的人群。

列根上校亢奋地倚在栏杆上,学着尼禄皇帝,举着香槟酒高声朗诵“特洛伊的陷落”。这是第一步,下一步,虹口的大火也会腾起。我的元首,您的愿望就快在东方实现。

老奸巨猾的野尻眯着眼睛,该死的“马萨达工程”图纸还没有下落,能到哪里去呢?辛亥,抓住辛亥就能得到图纸!

 

日本投降,战争结束。

辛亥医生只身站立在防波堤上,风吹动着她的卷发,眼望着水天交接之处,旁边放着一只旧皮箱,里边放着一本《塔木德》,臂弯中挂着一条薄尼大衣。她的父亲,亚瑟,当初也是这样来到上海的。

现在她要去追寻流淌着牛奶与蜂蜜的土地,她祖先的故乡,那里需要千千万万像辛亥一样的犹太子民。有首歌是这样唱的——

只要我们心中还深藏着犹太人的灵魂,

只要我们的眼睛还向东方仰望着锡安山顶,

二千年的希望就不会化为泡影,

在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土地上,

我们将成为自由的人民。

 

栀子花盛开的季节,上海世博会开幕了。

一群来自以色列参观世博会的少男少女,来到上海工业展览馆。一位少女拿出发黄的旧照片,寻找祖爷爷祖奶奶居住过的“功德园”,经过仔细地对照,他们发现喷水池极为像似,这里,是这里!

为了纪念祖爷爷祖奶奶,以色列少年男女围成一圈跳起舞来,上海的青年们也参加进来,广场逐渐扩大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们高呼:

上海——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上海!

                                                                                               (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