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藏日记

2011

516——今天路过售票处,进去看看去西藏的车票是否紧张。一问不得了,10天以内的票只剩上铺和硬座了!赶快联系老蒋,商量决定明天去买票,争取买到下铺。这样就把原定530出发的行程提前了。由于其他同学因各种原因不去了,所以只剩下我们夫妇和老蒋三人了。

517——昨天一夜没睡好,一早就与老伴分头去了两个售票点排队买票。上午9点才能出票,我和老伴都用手机实时通话,谁先买到下铺就先下手。9点已经过了,可是计算机却不显示T27次北京至拉萨的车票信息。售票员也奇怪: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27日的票?今天玄了,看来卧铺票全让旅行团包了,只剩硬座了,你要不要?我连忙联系老伴,她那边也一样!我又问售票员,那么27日以前的卧铺票有没有?没有!她说。我又联系老伴,她说她那边还有26日的上铺。买三张!我赶紧下达了命令。

518——手里拿到了车票,心里就踏实多了。于是就联系拉萨武警招待所和旅行社,预定两个房间,并委托安排旅游的行程。除了在拉萨参观以外,还要去林芝和日喀则。两年前我一个人去过,那家旅馆和旅行社位置不错,就在区政府和布达拉宫附近。

520——老蒋突然来电话说:有个情况,翟荣申昨天才看到老蒋的邮件,表示坚决要参加西藏游!我对老蒋说,看来你的工作不细,只发了邮件,没有亲自打电话落实。怎么办?车票都买了。老蒋说,荣申已经去车站问过,26日的票还有硬座,即使没有硬座,买站票他也去!

525——申这几天,每天要去西客站两次,就是等有没有26日的卧铺票。硬座票已经买了,如果有卧铺票就退掉硬座票。可就是等不到卧铺票!车站售票员都认识他了,让他今天下午6点再去看看,那时候是退票的最后有效期。下午5点,荣申的电话来了,有了!等到一张263号车厢的下铺。我们三人是在4车厢,就是在隔壁车厢,不错,荣申的心诚啊!这几天,我也是着急上火等他的消息,白眼球变成血红色,医生说是血管出血,情绪太紧张了,不要紧,吃云南白药就好了。

526——今天就要出发了,晚上8点开车。天不作美,下午下起了大雨。老蒋家离西客站较远,下午下班时候很难打到出租车。幸好荣申的侄女要开车接荣申,就把老蒋也带上了。大家在车站汇合,三男女,我戏称的“四人帮”终于见面了。上车后,我们把荣申的3车厢下铺换到了我们4车厢的上铺,与老蒋对面。这样,我们四个人就在一起了。

527——清晨我一睁眼,老蒋已经从上铺下来了。由于上铺离冷气口很近,他受不了,几乎一夜没睡。于是,他去找列车长换铺位。这时列车也快到兰州了,下车的人很多,有戏。果然,老蒋换到一个下铺。我和老伴也如法炮制,换到了和老蒋在一起的另一个下铺和中铺。可是荣申坚决不换,他说上铺睡觉踏实!下午4点多,列车到了青海湖北岸。由于湖面很宽,看不到边,以为在岸上漂着一层蓝色雾气,其实那就是湖水,看上去比湖岸高出几米。

528——天一亮,列车就到了通天河与沱沱河。不久,就进入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大家睁大眼睛寻找藏羚羊,但是很难找到,因为藏羚羊背上的毛是黄色的,与草滩的颜色相近。荣申突然喊起来,藏羚羊!藏羚羊!手舞足蹈地指着车窗外,六十多岁的人像孩子!在我眼里,荣申仿佛还是五十年前坐在教室第一排的那个戴眼镜的初中同学。火车经过唐古拉山口时,大家都没有意识到。老蒋以为,在山口可以看到高高的山峰。其实,列车就是在高山之巅行进,我们就像是骑在巨人肩膀上的孩子,反而看不到巨人了。到了那曲车站,火车会停几分钟,我让大家下车感受一下4000以上的高原感觉。终于,我们到达了拉萨车站,旅行社派车来接站,还给我们送哈达,在车站为我们照相。大家被拉萨的美景所陶醉,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高原反应和不适。

 

到达拉萨车站.JPG

(拉萨火车站)

 

529——然而,拉萨的第一晚难以入睡,我虽然来过西藏,但有效睡眠时间也仅有四个小时。由于今天参观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的行程已经安排好,大家只得按时起床。但是老蒋感到不适,不过仍坚持一起去参观了布达拉宫,因为每天的参观人数有限制,放弃参观就难以再做安排了。果然,我们费了很大劲儿才进入布达拉宫,因为今天的参观票已经发完了,旅行社是通过“特殊渠道”才获准进入的。参观的外国人也不少,我耳边的解说一会儿是汉语,一会儿是英语,一会儿又是俄语或德语的。但总有一个词汇是一样的——“达赖喇嘛”,因为拉萨和布达拉宫是达赖的领地。据说,因为清政府比较重视达赖的势力,并把西藏的管辖权交给了达赖,所以过去达赖的地位比班禅高。下午,荣申陪老蒋回旅馆休息,我和老伴继续参观大昭寺和购物。旅游购物包括珠宝、藏药和土特产三个项目,我上次来拉萨也是如此安排的,这是全国旅行社的惯例做法,旅客不喜欢也没办法,事后老伴感到很疲倦,有些不舒服。回到旅馆,老蒋的不适减轻了,并开始服用红景天,好像有些效果。明天大家要去林芝,海拔会降低,估计大家的不适感可以缓解。

530——早上5点起床,先退房,办理大件行李的寄存,因为三天后还要回来住。我们乘车出拉萨城,而许多藏民徒步进入市区,一边手摇转经轮一边走。看到一些人走一步,就要五体投地“长跪”一次,导游解释说:许多藏民是从四川、甘肃、云南的藏区“长跪”来到拉萨的,他们主要是来朝拜大昭寺中的释迦穆尼十二岁“等身像”的,因为那是由文成公主从内地带来到,十分灵验。导游还说,从内地徒步来拉萨需要几年的时间,一些藏民在“长跪”途中死去,别人就把他们的牙齿取下来,带到大昭寺去供奉。一路上,我们经过了米拉山口(5000多米)、尼洋河、中流砥柱(河中巨石)、巴松(红教圣湖),然后到达八一镇(因解放军在此驻扎和建设而得名,据说当年修建进藏公路,有几千名战士献出了生命,平均每公里倒下一个人)。据导游介绍,红教又称宁玛派,是藏传佛教的一支,现在不如黄教格鲁派影响大。红教的开山祖师是莲花生大师,是从古印度来的。一次他的徒弟问他,佛教会在什么时候衰落?莲花生说,等到天上飞来了铁鸟,地上跑来了铁马时就衰落了。那时,人们可以从镜子里知晓天下大事。他说的不错,我们今天的飞机和火车,不就是铁鸟和铁马吗?而电脑不就是那面知晓天下事的镜子吗?莲花生的预言也许对,也许不对,今天的藏传佛教仍然在兴旺发达。由于八一镇的海拔已经降至3000以下,所以大家基本克服了高原反应。而林芝地区的青山绿水,更为我们补充了氧气,不少人又从昏沉中振奋起来了。老蒋也一样,话也多了,嗓门儿也大了。

531——在八一镇的一晚,大家都睡得不错。清晨,我们到达了雅鲁藏布江的渡口,乘上快艇沿江而下,穿过大峡谷。沿途欣赏着寺庙、沙丘、湖心岛和迎客松,天空时晴时雨,雨水和浪花从窗口飞溅进来,然而人们却只顾把镜头对准两岸的景物。这时藏族导游姑娘为我们唱起了民谣,她那质朴的歌声令人难忘。将近两小时之后,我们到达了派镇码头。午饭后,又去观赏7000多米的南巴瓦山峰,因为云层太厚,仅仅看到了雪峰的“肚脐眼儿”而已。然后就来到了雅鲁藏布江的大拐弯处,欣赏这胜似江南的景色,这里是长满青稞和小麦的盆地,海拔只有1000上下。也许是因为海拔低的缘故,人们的胃口大开,不少人要尝尝当地的美食(例如石锅鸡)。导游还请我们品尝了林芝的小西瓜,很甜。

 

畅游雅鲁藏布江.JPG

(雅鲁藏布江)

 

61——离开八一镇之前,参观了山上一处“天葬台”。不过,这是一个废弃的古天葬台,现在使用中的天葬台是不让汉人参观的。据说,几年前内地游客也曾参观过天葬仪式,但是他们把拍摄到的视频和照片放在网上加以宣传和诋毁,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就不允许汉人观看了。在西藏,最高贵的殡葬仪式是灵塔葬(只有活佛和高僧使用),其次是火葬、天葬(尸体肢解粉碎后与粮食混合喂鹰,以求死者进入天国),再其次是水葬和土葬(很少用)。在回拉萨的路上,导游又加了一个“自费”项目,去一个未开放的原始森林,名叫“南伊沟”,由于地处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所以在军管区域内。进去一看,景致确实不错,山泉汹涌,林木茂盛,那里居住的不仅有藏族,还有其他少数民族。傍晚,回到拉萨。

62——自由活动。考虑到往返林芝的辛苦,所以今天安排自由行。我们上午去参观了西藏博物馆和罗布林卡。不巧,博物馆在修整,但可以参观一个上海博会西藏馆的展览,也很不错。然后去参观被称为“夏宫”的罗布林卡(布达拉宫被称为“冬宫”)。那里有七、八、十三、十四达赖的避暑行宫,属十四达赖的行宫修的最豪华,可是他躲在国外不回来,也无法享受了。今天正好是老蒋65岁的生日,我是从他身份证上知道的。进入罗布林卡后正是午餐时间,园内只有藏餐馆,于是我建议在那里解决午餐。我们选择了一处藏式帐篷坐下,我故作突然想起的口吻说:哎呀!今天是不是老蒋的生日啊?65岁大寿啊!要庆祝一下!其实我昨天晚上就想到了。老蒋很高兴,却说:我是想躲过去,不提了。我说,不行!晚上我做东,给老蒋过生日,我比他大七天,算是大哥。饭菜上来了,虽然我们嘱咐要吃“汉餐”,但还是充满了藏餐的味道。坐车回到了布达拉宫广场,这使我想起了以前听过的一首歌曲“逛新城”。大家分别照相,主题是“三个老汉逛新城”、“老两口逛新城”。我们看到,广场上还摆着纪念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的花坛。据说今年7月份要举办隆重的庆祝活动(为何从5月推迟到7月,据说有某些政治上的考虑)。看来,我们6月份来西藏是对的,再推迟就更难安排旅程了。晚上,大家早早睡了,明天还要长途跋涉去日喀则。

 

三老汉逛新城1.JPG

(逛新城)

 

63——又是5点起床,退房,存行李。大家的早餐都是昨天买好,在路上解决。来西藏旅游,要能够禁得起折腾,如果肠胃不好,老要上厕所,就比较麻烦(一般两个小时才能停车上厕所)。我老伴是高血压,这次来西藏却没有问题,照常吃药控制就行。不过听一位北京援藏的医生说,来西藏援藏的人员中,死亡率高达2%。所以,初次来西藏要特别注意三条:走路慢,说话少,晚洗澡。因为春秋冬时节西藏的氧气含量仅为内地的50%,夏季植被多时才达到70%。今天看到的第一个景点是羊卓雍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淡水湖)。虽然她没有藏北的纳木错湖面积大,但是却婀娜多姿,宛如一位仙女。据说湖中有名贵的鱼类,只能在规定的时节捕捞。沿着羊湖向前,就来到了卡若拉冰川,海拔7000。来过这里的人说,不久前冰川还覆盖在山峰脚下,今天已经退到山峰的腰部。又有人感叹道,明年再来时,恐怕就看不到这冰川了!再向前,就到了江孜,看到了曾为抗英做出过贡献的宗山炮台。这里也是拍摄电影“红河谷”的地方。最终,我们到达了日喀则,参观了扎什伦布寺。这里是后藏的中心,也是班禅的领地,多位班禅圆寂后均供奉在此。在十班禅的灵塔前,我原以为可以看到他的真身,但导游说那面目逼真的仅是他的一比一塑像,而圆寂后的肉身则是与塑像“背靠背”坐着,封闭在灵塔内,游客是看不到的。按照教规活佛是不能结婚的,在文革的特殊情况下,十班禅结了婚,还生有一女。不过,这并不影响藏民对他的崇拜。

 

羊卓雍湖.JPG

(羊卓雍湖)

 

64——在回拉萨的路上,女导游又给我们增加了三个“自费”景点。第一个景点是“帕拉庄园”,我在电视里看到过有关报道,所以进去看了。这是西藏唯一座保存完好的贵族庄园,距今有一百年的历史。该庄园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贵族住华丽建筑,有上下两层的几十个房间,还有一个展室陈列着主人从国外购买的各类用品。另一部份是“奴隶院”,在几间简陋的矮房中居住着十几家农奴,基本上是睡地铺,没有家具。奴隶每天仅有一勺糌粑的口粮。1959年,这里的庄园主随达赖逃亡国外,最终死于瑞士。第二个景点是“江村”,实际上就是政府为农民新建的农舍,也是上下两层,十分漂亮。在客厅里,我们品尝了酥油茶、青稞酒和糌粑,还欣赏了她们唱的民歌和藏戏,最后我老伴和其他游客还换上了藏装,与藏民一起跳起了藏族舞蹈。第三个景点是藏獒基地,那里养着许多藏獒,还向游客销售和办理藏獒托运。最小的藏獒也要几万元一只,名贵的大则要上百万元了。最后在归途中,女导游为我们唱了一首歌“阿姐鼓”。歌中唱道:天边传来阵阵鼓声,那是阿姐对我说话——唵嘛呢叭咪吽。这后面的一句藏语,就是佛教的六字真言,大意就是依靠佛力,成就一切,普度众生,最终成佛。为了便于记忆,我把它读成一句英文:our money be made home。据说,藏语的读音与英语很接近;我看,这句英语的意思也可以反映六字真言的含义——财富来自安居乐业。这也是目前政府为藏民实施安居工程的目的吧?

 

与藏家共舞.JPG

(与藏家共舞)

 

65——自由活动。我陪老伴到布达拉宫后面的宗角禄康公园(龙王庙)转了一圈。然后到八廓街去买了些纪念品,例如太阳能的转经轮很有意思,买两个带回去摆摆很不错。为什么有人把八廓街说成是“八角街”呢?原来,四川人说话时“廓”、“角”不分,所以就将错就错了。但是这意思就变了,“八角街”不就成了“八毛街”了?内地人还以为这里的东西都卖“八角”钱呢!老蒋和荣申上次没去大昭寺,今天算是补上了,还去了小昭寺。荣申更厉害,自己乘公交车去了哲蚌寺,可见体力不错。晚上,大家一起吃饭,老蒋做东,算是告别宴,因为明天我和老伴要回北京,家中还有90多岁老母,我们不能离开太久。而老蒋和荣申明天去纳木错,我把自己上次去纳木错的经验告诉他们,算是尽到责任。

66——老蒋和荣申又是5点起床,去了纳木错,早出晚归,需要一天时间。我和老伴则去了机场,下午的飞机,经成都回北京。由于飞机晚点,等我们到家时已过夜里12点,电梯没有了。我们不得不爬上13层,又领会了一次攀登布达拉宫的艰辛。掐手指一算,这次往返西藏共用了11天的时间。躺在床上,又想起了导游说的一句话:西藏没有经历封建社会,直接从奴隶社会进入了社会主义,我们内地人来西藏,就好比是在与2000年以前的古代农奴进行交流。不过,不管西藏属于什么社会,我都希望它能够保持环境不受污染,资源不遭破坏。因为,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如果没有好的自然环境和资源储备,就什么也谈不上了。不是吗?

OUR MONEY BE MADE HOME

 

(告别西藏)                                              2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