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人才问题

 

中央最近召开了“人才工作会议”,据说是建党以来首次召开这样的会议。

确实,不重视人才,不恰当地使用人才,就是在浪费资源,就像浪费水源和稀有矿产资源一样。

不过,我还是对人才问题存有一些疑惑。比如:

一、    什么是人才?

该次会议引用了毛泽东等革命领袖的论述,例如“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那么,干部无疑是一类人才,起码属于管理人才。会议还提出,各行各业都有人才。科技人才、艺术人才、军事人才、教育人才、医学人才、体育人才、文学人才等等,是通常人们承认的人才。

可是,如果说能干的工人、农民或厨师、裁缝也是人才,恐怕就不一定被认可了。理由是,他们没有大学文凭,没有硕士、博士的学位,没有通过英语六级考试,更没有科学院院士等头衔。

现在各个单位招聘职员,往往先要求是本科生,英语四级。后来发现刚毕业的学生没有实践经验,不能立即适应工作需要,于是又加上一条:“有两年工作经历者优先”。

最近又有报道,不少生产企业无法制造出合格的产品,原因是缺乏合格的车工、钳工、焊工、铆工。于是,掌握技能的工人师傅就成了“抢手货”, 不仅工资待遇高,而且还可以解决进入大城市的户口问题。广东的一个木工,心灵手巧,他所在的剧团演出很受欢迎,其中布景做的生动、逼真,是个重要原因。因此,他成为了剧团不可或缺的“主角”。深圳一位只有中专学历的技术员,善于发明创造,设计出的多款手机十分受欢迎,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被破格推荐为科学院院士。这些没有高学历、高职称的出色的劳动者,难道不是人才吗?

 

二、“考生”与“学生”一样吗?

一位了解美国教育制度的华人学者说,美国的教育注重培养学生的主动性和创造性,而中国则强调学生死记硬背、应付考试,因此中国是在培养“考生”,而不是学生。

这样说,固然有些偏激,但也不无道理。现在我们的社会充斥着“重学历、轻能力”的观念。在我身边,我看到不少大学生只会说、不会做;一些高职称的干部更是些“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我们过去在招聘和选拔人才时,过分强调了文凭,对实际能力和经验的考察,十分不够。

另外,我们的大学生往往只熟悉一种专业,其他方面的知识很不够,而且也不善于再学习,他们有一个借口:“隔行如隔山”。而现在的社会,更需要“复合型”人才。我看到一些学“理工”的,肚子里“有货”,就是写不出来,说不明白。而一些学“文史”的、搞“政工”的,一碰上技术问题,就哑巴了,要不就是说不到点儿上。更要命的是,一些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虽说也是高学历、高职称,可是他们的知识和经验已经过时,又不深入了解新情况、新知识,却是“情况不明决心大,张冠李戴也不怕。”

我们的教育制度要改革,用人制度要改革,思想观念也要更新换代。否则,人才问题将可能成为中国持续发展的瓶颈。

 

三、人才是“白猫”吗?

邓小平有句名言:“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句话是对“人才观”的一种生动表述,然而现在被曲解了。

在“文革”前,社会上对“红与专”的问题进行过一次广泛的讨论。大家把“只学习专业,不学习政治”的倾向说成是“白专道路”,批判一些人是“白专”。后来在“文革”中,出现了过“左”的倾向,把“考试交白卷”说成是抵制“旧的考试制度”,把知识分子说成是“臭老九”。

现在又反过来了,人们似乎已经不在乎什么是“白专”,并认为没有必要“又红又专”,甚至认为“只有白、才能专”,“越白越好”,“白了才能赚钱!”

人们似乎把“红”与“专”对立起来,认为只有“白专”才是人才,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

于是,人们开始放松政治学习,更不知法律是何物。各种颜色的“猫”逐渐都变成“白色”,厦门市政府处以上的干部没有几个不是“白猫”了,都参与了走私活动;河北省从省委书记到国税局长,一批高层干部也“白”了,与违法分子同流合污。其实,“白猫现象”在全国是普遍的,问题是现在不少人认为,既然大政方针是抓经济第一,只要GDP能上去,别的可以先放一放。

我不知道,全国的“猫”都变“白”了,不是贪污、就是走私,还有人才吗?

 

四、如何理解“党管人才”?

过去,我们常说“党管干部”,这样说是有道理的。从中国来说,孙中山要推翻清政府,首先要建立自己的政党——国民党。进而还要建立“黄埔军校”——为了培养自己的干部。所以,干部是由政党培养的,代表某个政党的利益,必须接受党的领导和监督。从西方来讲也是这样,在组建政府和两院时,也是由各党派选举出代表参加。竞选总统时,先是由各政党内部推选出候选人,再进行政党之间的角逐,最后选出总统。可见,“党管干部”的原则存在于东西方多数的国家中。

现在,我们又提出了“党管人才”,这又如何理解呢?

从电视中看到一些人在讨论,说“党管人才”只是从“宏观”上管,党只是提出管理人才的方针、政策,创造培养人才的大环境,并为人才工作提供服务。

乍一听似乎也说的在理,但仔细琢磨又有一些费解之处。

首先,“人才”与“干部”不同。在我国,所谓在编的“干部”都由中共的组织部门管理和安排工作,尤其在计划经济时期更是如此。现在,已经进入市场经济时期,许多所谓“人才”分布在各种所有制的单位,一些国家机关的干部,也“下海”当了“个体户”,连“档案”也不要了。大学生一毕业,都自谋职业去了,国家怎么管?

其次,我们现在的各级党组织,对自己的党员干部都管不好,哪有精力去管那些散布在社会上的“人才”?对于没有加入中共的“人才”,就更不好管了。

最后还想说一句:要警惕一些人利用“党管人才”的提法又搞不正之风,“说你是才你就是才,不才也才;说你不才你就不才,才也不才。”对于“人才”也好,对于“干部”也好,最好还是强调“依法管理”的原则,避免“人才工作”偏离法治的轨道。

                                       2003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