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山无名英雄广场印象

 

一处名为“无名英雄广场”的纪念场所,于2013年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内落成。

该公园地处西山脚下(靠近香山),进入园内尚需步行一段缓坡山路,才能到达纪念广场。为了让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外地朋友,特别是烈士亲属及时了解英烈的姓名与下落,《小老头网站》通过实地参观和考察,将一些资料和图片汇总于此,希望能有助于读者了解,以及亲属寻觅英烈的下落。

 

纪念广场并非墓地

 

纪念广场并不是墓地,而是一座分为上下两层的石材建筑。一层正面是毛泽东的题词:“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据说,是为潜伏在台湾的中共情报人员题写的。

 

图片:毛泽东题词

 

二层是纪念广场的主体,自左向右竖立着陈宝仓、朱枫(女)、吴石、聂曦四位烈士的全身雕像。他们的姓名印刻在雕像的背后,之所以不在雕像正面摆放任何标识,大概是要烘托出“壮士走险路,英雄耻知名”的高风亮节吧。

 

图片:四位烈士群雕

 

无名英雄的涵义

 

我们在纪念广场,看到几位台湾同胞来参观。他们手里拿着台湾印制的《白色恐怖时期受难者名单》,显然是来这里与英烈墙上的名单进行核对的。我看到一位台湾老者,边看边说:“这几位我认识”,“这位是在XX事件中被抓的”,“这两位还在我家里住过”,“这个我要拍下来,回去给XX看看”。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似乎还有些不满足,大概是没有全部找到他们希望看到的人名。

那么,这里公布的846位英烈名单,是从什么角度来确定的呢?我们注意到纪念广场的草地上,有一块铜质铭文牌匾。上面写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批无名英雄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秘密赴台湾执行任务,牺牲于台湾马场町一带”。落款是“总政联络部”。

可见,在这里纪念的无名英雄,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被大陆中共所派遣,赴台湾执行任务;二是在五十年代,被杀害于台北马场町刑场。前面所提到的四位烈士,就完全符合这两个条件。六十多年来,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为了新中国而献身,却不为人知。所以,我们为他们修建一处纪念广场,把他们的名字镌刻在墙上,是完全应该的。

根据网上资料的介绍,在英烈墙上还有在其他案件中被杀害的中共人员。例如“基隆中学案件”、“台工委案件”、“台糖业公司案”等,也有不少人是由于中共在台负责人蔡孝乾的叛变,而被捕遇难的。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在广场周围的石墙上,还有很多空白的地方。据说,今后还会把更多的无名英烈的名字增补上去。为了某个历史时期、某个战役建立主题纪念场馆,比比皆是。但为赴台工作的无名英雄建立纪念广场,恐怕还是第一次。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广场才成为了全国唯一的涉台隐蔽战线牺牲者的祭坛。

 

图片:

英雄广场铭文牌

英烈墙之一

英烈墙之二

 

吴石案件的意义

 

也许您会问:既然有800多位无名英雄,为什么只为吴石等四人竖立雕像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以从中央电视台最近的节目“天涯共此时”中去找答案。

据史料记载,吴石身为国民党的高级将领,自抗战胜利以来就反对打内战,并开始与中共合作。他所提供的军事情报,对于解放军渡江战役、福州战役和解放大西南等,均起到了很大作用。他在到达台湾之后,又在朱枫、聂曦、陈宝仓等人的配合下,向大陆提供了许多绝密情报。所以,毛泽东在看到这些情报后,欣然题词,可见吴石等人的贡献之大。

可以想象,如果不是朝鲜战争的爆发,如果中共在台湾的负责人蔡孝乾没有叛变,他们在解放台湾的战役中,还会发挥巨大作用。

由此看出,吴石将军对于加速国民党在大陆的彻底失败,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吴石与朱枫等人的牺牲,重于泰山。他们是中共情报战线的楷模,我们应当为他们竖立雕像,让后人永远缅怀。

 

图片:

吴石雕像              吴石遗像              吴石简介(塑像背面)

朱枫雕像              朱枫遗像              朱枫简介(塑像背面)

陈宝仓雕像            陈宝仓遗像            陈宝仓简介(塑像背面)         陈将军女儿及家属合影

聂曦雕像              聂曦遗像              聂曦简介(塑像背面)

 

还有一位烈士王正均,也值得一提。他是吴石的副官,因吴石案件而牺牲。临终前,他给在福州的家人写了一封绝笔信,后辗转到达亲人手中。多少年来,家人一直为此而困扰着:他算不算烈士呢?终于,2011年民政部门批准他为烈士,他的骨灰也回到了家乡。他的英名,被刻在了西山广场英烈墙上。

本文之所以把英烈名单公布出来,也是希望还没有回家的烈士们,能够尽早魂归故里。

 

图片:

王正均烈士遗像

王正均绝笔信

 

台北六张犁公墓简介

 

这次在西山无名英雄广场,我向来参观的台湾同胞询问了六张犁墓地的情况。他介绍说,当年处决政治犯是在台北马场町刑场,而台北六张犁公墓也在台北,但与马场町不在一处。当年被处决的政治犯,如果无人认领,就被埋在六张犁墓地。后来又修建了纳骨塔,用来存放骨灰罐。据说,朱枫的骨灰罐就是在那儿找到的。

本文附件中,有两份名单。一份是北京西山英雄广场烈士名单,一份是台北六张犁公墓遇难者名单。在这两份名单上,凡是可以相互对应的烈士姓名,均有标识,并备注了索引编号。据我们统计,在六张犁墓地的名单上,有180多位遇难者的名字出现在了北京无名英雄广场上!

需要注意的是,在六张犁公墓名单上,遇难者的信息大概分为三类:一类是埋葬于墓地的,需要挖掘才能找到遗骨;一类是骨灰罐,存放在纳骨塔中。还有一类可能已经无法找到遗骨或骨灰,只有遇难者的信息。因此,遇难者的亲属如果打算前往台北认领,需要事先了解情况,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在附件中,提供了一些关于六张犁的介绍,仅供参考。

如果烈士亲属有困难,可以联系大陆的民政部门、对台办或总政联络部寻求帮助。如果通讯不便,也可以联系本网站,通过电子信箱联系我们(353535beijing@sina.com),同时也请提供必要的证明材料,我们会设法把您的要求转达给上述有关部门。

 

附件一:北京西山无名英雄广场英烈名单

附件二:台北六张犁公墓遇难者名单

附件三:台湾政治受难者互助会提供名单(寻亲启事)

 

无名英雄的遗容

 

 

西山无名英雄广场对外开放以来,有关在台湾牺牲烈士的资料和照片纷纷在网上涌现出来,令人感动。经过初步辨认,我们选择了十几位与西山广场英烈墙上同名的遇难者照片,提供读者参考(不一定准确。我们只是希望,烈士的家属可以看到自己的亲人牺牲在了台湾(他们潜入台湾之前是不可能告知亲人的)。他们如果可以在本文附件中找到亲人的下落,就可以联系有关部门,认领烈士遗骨,并请回家乡安葬。如果由于我们提供的资料有误,给遇难者家属带来一些误解或失望,请谅解。

 

葛仲卿烈士(六张犁墓地编号3069,下同,1926年生,山东海阳,北京西山英烈墙第12组,下同)

陈平烈士(3070,1928年生,浙江杭县,英烈墙第5组)

安学林烈士(无资料,英烈墙第1组)

苏艺林烈士(3072,1918年生,河北任邱,英烈墙第35组)

(以上烈士均于1951年被枪决)

罗天贺烈士(无资料,英烈墙第29组)

刘光典烈士(B67,1921年生,辽宁旅顺,英烈墙第27组)

张志忠烈士(台工委事件遇难者,英烈墙第53组)

(以上烈士均于1954—1959年被枪决)

九烈士殉难合照(名单附后,均于1957年被枪决):

    左上排:(姓名不清);

    中上排:杜枫烈士(B58,1927年生,福建建阳,英烈墙第10组)

    右上排:杜诚烈士(B57,1920年生,南京市,英烈墙第10组)

    左中排:郭聪辉烈士(无资料,英烈墙第12组)

    中中排:黄胤昌烈士(无资料,英烈墙第17组)

    右中排:郭文魁烈士(无资料,英烈墙第13组)

    左下排:刘水龙烈士(无资料,英烈墙第28组)

    中下排:邬荣盛烈士(B56,1934年生,浙江定海,英烈墙第39组)

    右下排:王幼石烈士(无资料,英烈墙第38组)

    (待续)

 

参考资料:周恩来的意愿

         《潜伏》幕后的真实人物

                                                                 《小老头网站》特刊

                                                                      2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