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取消户籍制度问题

 

现在网上不少人在讨论“取消户籍制度”问题,连香港凤凰台也在邀请专家学者,专题进行讨论。

从表面情况看,似乎是赞成取消者居多。他们的理由主要是:

(1) 户籍制限制了人们自由迁移的合法权利。

(2) 户籍制阻碍了农民进城,从而不利于缩小城乡差别。

(3) 户籍制使农村和落后地区长期处于教育、医疗、社保、信息、科技、人才、金融等社会资源短缺的困境。

(4) 户籍制不利于人才流动和劳动力市场的形成。

(5) 户籍制是造成农民贫困的根源之一。

(6) 户籍制是最大的不平等,不利于建设和谐社会。

(7) 户籍制反映出农民半个世纪以来的血泪史!

 

我是城里人,又是北京居民。我从五十年代初到现在,每天都能体会到大城市在各方面的优越性。我也到过农村和中西部地区,同样深切地感受到城乡差别、工农差别和不同地区之间的贫富差别确实十分明显。也正因为如此,我始终拥护中央的一系列支农、扶贫的政策。

不过,造成城乡差别和贫富差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但绝不能仅仅归咎于“户籍管理制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倒是一件“好事”了,只要我们马上取消它就行了,全国人民就可以实现共同富裕了!这显然是徒劳的。

所以我认为,把“取消户籍制度”与“消除地区差别”等问题联系起来讨论,似乎是一个错误的命题。现在人们把许多社会不公问题归罪于“户籍制度”,就好像是侦破案件时抓错了人一样,实在是一桩“冤假错案”。

诚然,就某一个人来说,比如说一个农民的儿子或者一个农民工,一旦他考上了大学或者进了大城市,就可能会改变他今后的命运。这时,能否取得城市居民的户口,也许是至关重要的。这就像一个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去,都希望拿到“绿卡”是一个道理。

但是,对于九亿农民来说,却不能按照这个思路去解决脱贫的问题;同样,对于中国十三亿人口来说,也不能都指望拿到“绿卡”到美国去。

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真的取消户籍制度,将会如何?

(1)                  人口恶性膨胀:现在农村的“超生”现象十分普遍和严重,如果取消户籍制度,对人口的普查和监控就难以进行,“计划生育”工作也难以维持和加强,人口必然会恶性膨胀。

(2)                  耕地大量流失:现在人们主张取消户籍制度,实际上就是要取消城乡人口的区别,这似乎是为农民着想。但是,这样一来,不仅原来的农民可以享有分配“宅基地”和租用耕地的权利,而且城里人也可以要求享有获得农村土地的权利。我相信,一旦户籍制度取消,农村仅存的可用土地将很快会被城里人瓜分干净!他们将在农村大兴土木,盖别墅、度假村和私人农庄,还可以搞土地的转租和变相买卖(如果允许,我也想这样干!)。而农民将会因为眼前的利益把土地和住房转让给城里人,拿着换来的钱、到城市去当“城里人”。这似乎很公平,很“和谐”,但是谁还种地呢?还有耕地可种吗?十几亿人口都靠吃“进口”的粮食过日子吗?

(3)                  新农村建设落空:有的专家说,现在干部到农村去落实优惠政策,却找不到农民。目前还没有取消户籍,一些农村已经无人种地,如果真的取消户籍制度,后果是可想而知的。这样的话,中央提出的“新农村”建设计划就会落空。

(4)                  农民进一步贫困:现在农民的土地和权益已经受到了空前的威胁和侵害,如果取消农民的户籍,他们的利益将失去最后的保障,甚至连基本人权也会失去。取消户籍的限制,农民确实可以到城市去谋生,但是要想获得住房和工作是很困难的;一旦花光了身上的钱,又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再想回农村去就难了。因为大家都没有固定的户籍,而土地是国家或集体的,谁都有权利申请租用,背井离乡的农民原来的土地很可能会分配给别人。这样一来,将会有一大批农民无家可归,成为“绝对贫困”的群体。

(5)                  城市处于瘫痪:有人说,西方一些国家没有户籍制度,凭一个身份证就可以自由迁移,他们的大城市也没有出现人满为患的情况。那么很好,我们是否可以和西方发达国家商量一下,把中国十三亿人口分出一半,移民到他们那里去呢?恐怕他们也受不了!可以想象,如果取消户籍管理,我们的大中城市将会无法控制,就业、住房、交通、卫生、医疗、教育、治安、环保、养老、救济等问题,都将面临巨大挑战,甚至会出现灾难性后果。

(6)                  个人身份无从考证:由于取消了户籍档案,个人身份证将失去户籍、住址、家庭、出生日期、工作单位等基础信息。一些不法分子为了作案方便,很可能会伪造多个身份证、护照、毕业证、工作证等。由于没有户籍档案可以核查,使用假证件的行为就更难遏制了。

(7)                  刑事案件大幅上升:由于取消了户籍管理机制,将会给刑事案件的侦破带来更大困难。如果没有户籍,那么每个人都是“流动人口”,公安部门很难查清嫌疑人从哪里来,他的原籍或住处在哪儿,家庭情况如何,也无法在任何派出所查询到相关的线索。这样一来,罪犯将会更加肆无忌惮地作案,社会安定与和谐就会受到更大的威胁。

可能还可以罗列出更多的事例,来说明取消户籍制度的不良后果。不过您可能会说,将来实现了共产主义,国家消亡了,“三大差别”没有了,户籍制度还是要被取消的。不错,那时确实没有“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区别了。但是,只要世界各地的资源分布和经济发展不平衡,就必然要限制人口过度地集中到资源丰富或环境优越的地区去。因而即使没有国家,将来的人类社会也会根据地域资源与环境的情况,制定出对人口分布与流动的管理办法。现在,一些欧美发达国家已经受到了“难民潮”的困扰;不久的将来,中国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如果没有户籍和国籍的管理,就乱套了。

因此,我认为户籍(及国籍)的管理制度是必要的,需要讨论的仅仅是如何改进户籍管理制度。最近北京市公布,只要夫妻一方持有北京集体户口,其子女就可以取得北京户口,这就进一步放宽了外来人口进京政策。全国其他省市,也在逐步改进和完善户籍管理制度。尤其在第二代身份证普及之后,可望逐步实现全国人口的联网管理,这无疑将使中国的户籍管理水平大大提高一步。

中国是目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人口结构和民族成分比较复杂的国家。中国的人口管理工作搞不好,也会对国际社会的稳定产生不良影响。因此,我们对待人口与户籍管理问题,切不可盲目照搬其他国家的做法;而是要根据本国国情,逐步改进与完善。该放开的逐步放开,该控制的必须控制;对于违犯和破坏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的行为,必须严肃处理和打击。

对于屡教不改的犯罪分子,不仅要管好他们的户籍,而且还要控制他们的活动范围。现在一些国家采取科技手段(例如在惯犯身上,安置固定的电子装置),进行长期的监控;这样既可以有效地降低犯罪率,也可以给予罪犯更多的重返社会和家庭的机会。目前,我国也面临着犯罪人员增加和低龄化的问题,重复犯罪的情况也很普遍。如何通过科学的户籍管理和现代化管控手段,加强对不良人群的管理和教育,是我们面临的新课题。

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人口将突破十六亿。如何有效地控制人口增长,如何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如何防止青少年犯罪,如何缓解流动人口对社会生活的冲击,如何探索出城乡人口二元结构的合理模式,等等。要解决这些问题,采取简单地取消户籍制度的办法只能事与愿违,必须以科学的态度和手段,改进和加强管理,才是正确的。

 

                                                                                        2007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