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有英豪

——缘自《潜伏》的话题

 

电视剧《潜伏》播出后,引起广泛的议论。处在当今社会的名利场中,尘封的无名英雄的精神再次在历史的记忆里闪亮。真人真事也好,文学影视也好,他们对革命事业的信仰和贡献是不能抹杀的;历次运动的厄运,众人的猜忌和误解,却不能使人忘却这些隐蔽战线上的英雄。

我的一个同学的父亲就是这条战线的人物,1969年他去世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为了悼念他,我曾写过一首诗给他的女儿:

              悼无名英雄

    拔地摩天形象高,于无声处有英豪。

    精明三杰排敌险,愚笨千军随我操。

    虎穴龙潭提宝物,天宫地府挫顽妖。

    而遗未竟心中事,依旧无名学射蛟。

                         19694月)

诗中提到的“三杰”,就是当年打入到国民党中统的胡砥、钱壮飞、李克农。他们机智勇敢地粉碎了顾顺章叛变对党中央的破坏,及时通知周恩来等中央领导转移。“千军”是指当年进攻陕北的胡宗南部队。由于熊向晖、申健、陈忠经(有称后三杰)打入其内部,使毛主席对其作战计划了如指掌,虽敌军压境,仍坚守在陕北指挥作战。

从那时开始,我就特别崇拜这些无名英雄。

当年台湾有这样一些英雄。其中有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共产党员朱枫(浙江镇海人)。由于叛徒的出卖,国民党残酷的白色恐怖,他们大部分被杀害了,留下了千古悲歌。毛主席曾赋诗: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吴石英勇就义时留下了“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嗟堪对我翁”的诗句。台湾“统联”王晓波的母亲章丽曼女士也是这样英勇就义的,台湾马场町亦洒下了烈士的鲜血,牺牲时才29岁。20018月,台湾举行章丽曼女士追思会,大陆、台湾各界人士的唁函唁电如漫天雪片飞至。我也和泪写了一首悼诗:

             悼章丽曼女士

    遥望南云啼杜鹃,忽闻涕泪湿衣衫。

    碑前酹酒花吟树,梦里追魂月问天。

    不见寒霜凝大地,但留浩气荡青山。

    晓霞飞涌心旌怒,哪管荆榛路八千。

                     200189

追思会后不久,台湾朋友来京问我,诗的最后两句怎么理解。我告:我们这一代都读过《革命烈士诗抄》,烈士的诗开头就是:

赤潮澎湃,

晓霞飞涌,

惊醒了

五千余年的沉梦。

他问,最后一句呢?我说,“荆榛”就是恶草恶木,喻一切反动势力和艰难险阻。鲁迅携兰赠日本友人,形容当时中国的黑暗:岂惜芳馨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我反问,你知道鲁迅对屠杀革命志士悲愤的名句是什么?——“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我给他写在纸上。

在北京台联的一次研讨会上,我认识了在《北京晚报》工作的林为民,他给了我一本《雾峰林家》。该书记述了台湾林氏三代民族英雄的绝世传奇,其中有中共地下党员林正亨。抗战爆发后,林正亨考取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是黄埔十五期生。后随部队赴广西,与日军第五师团在昆仑关大战,后参加远征军赴缅甸作战,曾与日军空降兵肉搏,一人与八个日本兵拼刺刀,身负十六处伤。回重庆后在朱学范领导的劳动协会工作,受共产党员林双盼妹妹的影响加入中共,并按党的指示回台湾开展地下工作。“二二八”事件爆发,他先在台北做“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的工作,后到台中参加了武装斗争。因被人出卖被捕,刑死马场町时高呼“祖国万岁!人民万岁!”临刑前在狱中地板上写下《明志》诗:

    乘桴泛海临台湾,不为黄金不为名。

    只觉台胞遭苦难,敢将赤手挽狂澜。

    半生奔逐劳心力,千里河山不尽看。

    吾志未酬身被困,满腹余恨夜阑珊。

说到这里,我想起20世纪80年代,我接待了一位曾在绿岛坐牢多年的台胞,他出狱后从台湾辗转到北京,当他看见天安门前的五星红旗时激动得落泪。这个人告诉我,《绿岛小夜曲》实际上是一位被捕的共产党员、女音乐教师在铁窗里作的。曲中的“姑娘”就是党,“椰子树的长影”是指敌对势力。这是革命志士在铁窗里向党袒吐忠心。台湾一度禁唱,后来此歌传唱出去,现在又从海外传到大陆。我听后无法证实,但我的感受是闻之泪下,当时有日记:

               铁窗夜曲

    一曲衷情似火烧,吾闻心碎夜萧萧。

    孰言明月沉秋水,已作春潮万里涛!

                    1983527日)

长期埋伏在敌人阵营里的地下工作者,不仅孤军奋战,默默无闻,即使胜利后也守口如瓶,不求名利,以至于他们的亲人都不知道其做过哪些贡献。我的朋友韩兢,曾在宁夏图书馆、珠海台办工作,为弄清父亲韩练成的传奇人生,提前退休,遍访其父故交和幸存者,历时20年,写出《隐形将军》一书。使后人知道,韩练成在周恩来介绍下,加入中共情报系统,在敌营蛰伏20余年,官至师长、军长、“委员长”侍从室参谋,成为布局在蒋介石身边的秘密棋子。抗战胜利后,他在海南限制保安团扩编,解除汉奸武装,暗中掩护琼崖纵队。在解放战争中,以敌整编第46师师长的身份,按兵不动,使敌军陷入圈套,配合华野取得莱芜战役的胜利。新中国成立后在授衔时,按起义“国军”军长及贡献,韩练成完全可以授上将衔,但他坚持按入党职务接受中将,周恩来称赞韩“要党员不要上将”。韩练成自己赋诗:高谋一着潜渊府,淡泊一生掩吴钩,体现了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隐形将军》一书首发式上,我赠给韩兢一首五律:

          读韩兢《隐形将军》

        掩卷心潮涌,丰功泣鬼神。

        无声春化雨,有纛气凌云。

        忍隐丹枫色,骋怀雪柏魂。

        青山曾记否?国共两将军。

                2008525

千万不要忘记,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在共和国诞生的历程中留下了英勇的业绩。卧底上海滩屡建奇功的君甫、黄慕兰,为党惩治叛徒,营救任弼时、关向应等作出贡献。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机要处”的沈安娜,将蒋介石最高军事会议的军事部署、兵力调配速记下来,送到延安。潜伏在傅作义身边的阎又文丹心素裹,默默无闻,为和平解放北京作出了特殊的贡献。南京地下党经过工作,使国民党军警及海陆空军纷纷起义,六朝古都获得了迅速解放。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佩剑将军张克侠,长期潜伏敌营,在淮海战役关键时刻,按党的指示率部2.3万人战场起义。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中将代理参谋长刘宗宽接受我党指示,潜入敌营,埋伏待命。他利用权力,将蒋介石在川东的兵力调到川北,给二野大军留下空当,将胡宗南主力调守重庆的情报送达我军。解放战争时,一个叫吕出的国民党报务员,与五个热血青年掌握敌人电台三部,与延安建立了空中联系,将近千份军事情报发到我军西北战场的指挥中枢。当年中共报务员还深切地记得他们用电报符号在情报结尾打出:再见,亲爱的。吻你,吻你,无限吻你。他们在敌军心脏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对党和祖国的热爱。

可是有谁知道,他们的痛苦却是在胜利后要忍受许多不白之冤。生无显荣,死无显哀。墓碑上都没有“同志”两个字。潘汉年、杨帆等隐蔽战线的同志都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南京地下党许多人皆因社会关系复杂、受资产阶级教育而受到打击、歧视、冲击。吕出小组因冤案而蒙羞。“打仗胜了,指挥英明;打仗败了,情报不灵。” 在很多战史里,却吝啬得没有一行无名英雄的墨迹。历史记载了战功的辉煌,历史有时却遗忘了它不该遗忘的人。大爱无声,大谍无形,或许这些人本不该留名,或许历史将留下永远破译不了的秘密,但这些无名功臣的英勇业绩将流芳千古!

很抱歉,我这篇原本谈诗的文章,竟追忆起了历史。史,是历久的真实;诗,是真实的情感。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吟诗,触景能生情,咏史亦能生情。诗集里之所以有上述几首诗,应该是对隐蔽战线历史的真情流露吧。想想他们,我们在他们面前,精神应该得到净化。什么争名夺利,买官卖官,什么争功邀赏,沽名钓誉,都是那么龌龊卑鄙,那么渺小无形。当年他们冒着随时牺牲的危险,靠的就是理想和信仰。我们应记住《潜伏》主题曲的歌词:“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澎湃着心中火焰,燃烧无尽的力量,那是忠诚永在。”值得欣慰的是,他们的血没有白流,他们追求的明媚的春天来到了,后继者将继承他们的牺牲奉献精神,去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

北京某公墓里有一块墓碑,上有一对联,抄录在此,作为对这些无名英雄的敬仰与怀念:

三杰故事,两代风流,无声处是英雄世界;

一着闲棋,十年冷子,墓碑后有精彩人生。

深海 20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