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货

 

中国加入WTO之后,就为外国公司和外国货与中国公司和中国货在中国市场上(且不说世界市场)的较量打开了大门。我们知道,一个公司和一个产品的发育成长需要资金和市场,特别是市场,谁有了市场,谁就能够发展、壮大,创新产品会不断推出,产品质量会不断提升。但在中国这个新兴的巨大的市场中,国货,特别是需要点技术含量的国货,却并不那么幸运。

我们亲眼见到日本和韩国的产品是如何由低价低质向高质高价发展的。特别是韩国,它的科技和工业基础原来远落后于中国,而今天的韩国汽车和电子产品竟能与欧美和日本产品一争高下。今天我们看到的是它的果,大概没有谁看过当初的苗。无论是日本还是韩国,它的第一批汽车、第一架相机或其它产品,是无法与成熟的外国品牌竞争的,是卖不到外国市场上去的。它们首先要在国内市场里发展、壮大。日本和韩国是幸运的,日本人和韩国人学洋,但不像部分中国人那么崇洋,他们爱用国货,知道如何用本国市场和口袋里的钱来支撑国货的发展,他们的自信和爱国品质培育了他们的国货之苗。而我们大量中国消费者口袋里的钱却支持着一些外国品牌的发展壮大,帮助它们占据中国市场,挤压国货的生存空间。当然,“我的金钱我做主”,我们不能要求大家一定要买国货,其实我们每个中国家庭,特别是城市家庭,大概或多或少都装备着某种外国货,但希望大家能理性消费,不要以什么“粉”的心态疯狂地追捧洋货、咒骂国货。这同去年那几个砸日本汽车的所谓“爱国者”的行为一样疯狂。

当你的孩子蹒跚学步的时候,你会骂他“技不如人”吗?某些国货的技不如人不应成为你咒骂它们的理由。一个新兴工业国家的任何产品都要熬过技不如人的阶段。日本、韩国乃至美国都经历过这个阶段。

我佩服李书福,他竟然能够在这个对国货友善甚至有几分凶险的中国市场上,把吉利汽车做大。这大概得益于中国穷人的支持。他让中国的穷人也能买得起汽车,于是就有大量的穷人把口袋里的钱给了他。这里说的“穷人”当然已经不是过去概念中的穷人了,我们中国大部分人都是穷人,但这些穷人中的大部分人都买得起“吉利”。你“奔驰”、“宝马”能到的地方,我“吉利”也能到,只不过昂贵名车增加了一项功能:满足你的虚荣。而我们穷人不需要虚荣。

穷人钱少,但人多,积少成多,李书福便有了资金,便可以增加品种,提升质量,后来竟收购了世界名牌“沃尔沃”。对于这次收购,有这样的报道:“很多中国人质疑为什么卖给中国,为什么卖给吉利,可是沃尔沃、福和全世界认为应该卖给中国人,除了中国人,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能把沃尔沃买回去,人家分析得比我们透,但是我们自己人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参见http://news.dayoo.com/finance/201003/19/54391_101348937.htm

谢天谢地的是,由于西方对中国高新技术的封锁与禁售,我们依赖国防需求的独享市场,发展了一批自己的包括航天在内的高新技术产业(我们当然也会进口能买得到的有限的军品)。更可喜的事,这些军品技术已经大量地转化、应用于民品,并且一旦登上市场就能占据高位。据了解,有些军工企业的民品生产已经占了它总产业80%以上。事实上,现在应用于全世界的电脑和互联网技术,都发端于军事需求。有人说,前苏联就是被发展军工产业拖垮的,这完全是没有根据的或别有用心的忽悠。我们知道,苏联垮台后,正是其军工产业和能源成了它经济的两大重要支柱。更不必说美国的军工产业不但没有拖垮美国,反而让它成为技术领先的超级大国。至今,这个世界上的头号军事强国仍旧以宣传“外部威胁”等手段,刺激着本国军工产业的发展。

再就是与中国的经济安全密切相关的“垄断”产业,如金融、交通、能源和电讯,也有了长足进步。中国的民企反对国企“垄断”,这不是问题,这些国企正在步步地向它们开放。外国企业也大反中国的国企“垄断”,这是大问题,它们的策略不过是分而食之,先打碎大块头,然后把它们块块地吃掉,以形成它们自己的垄断。目前,在国际竞争中,中国的民企基本上是不堪一击的,只有一些大型国企还有招架之功,甚至有还手之力。中国的反对国企的“自己人”,请不要自宫。

北京人还记得“北冰洋”汽水吧?当初那可是北京的首选冷饮。后来它被一外企收购了,“北冰洋”的名字不允许用了,消失了。合同到期后才见到“北冰洋”复活,但几十年已经过去,它已成昨日黄花,因为新生代已经在喝“可乐”、吃“麦当劳”中养成、固化了他们的口味,只有一些上岁数的人,还能以怀旧的心情去尝尝“老口味”。有人说,老的总要被新的取代,但“可乐”可是比“北冰洋”老一个世纪的老东西。在世界级竞争的拳台上,中国的大部分企业还是小孩子,不仅体弱,更无经验,没有一定的保护措施是难以在拳台上存活的。

奴隶甘心当奴隶,源于他们的自卑,就如印度的“低种姓”人。斯巴达克斯不甘心为奴,干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虽然最终被钉在了十字架上(比耶稣还早近一个世纪),但他的不愿做奴隶的精神永存。再前推一个世纪,陈胜吴广提出“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吹响了灭秦的号角。在两千两百多年前的封建社会里,能够提出如此唯物主义的大无畏口号,太伟大了。

“苹果”、“驴包”宁有种乎?有些中国人说,有种。于是,他们就掏尽口袋甚至要卖肾换钱来维护、养育那些“种”,结果,把苹果培育得牛叉哄哄,让它把中国的“上帝”踩在脚下。我悲哀。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用我们的自尊、自信和勤奋,为国货的发展撑起一片天!用不着排外拒洋,更不能砸车发狂,只要我们有理性,只要我们奋斗,就一定能够在我们自己的世界级的巨大市场中,培育出中国的APPLELV(“苹果”,“驴”),及其它有世界竞争力的名品

都说市场如战场。在抗日战争中,中国产出了三百万“皇协军”。在商战的战场上,也会有“正规军”和“游击队”,也会有“皇军”和“皇协军”,我们还会生产出几百万“皇协军”吗?

(作者:高东)20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