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口香糖所想到的

 

最近北京市投入了人力物力、清除天安门广场上的口香糖“污染”,耗资近百万元。人们自然会谴责造成污染的行为,并且也会拥护罚款20元至50元的新规定。但我却联想到了一个物理学问题。

李政道不久前来中国讲课,讲到了关于“物质与反物质”的概念,这是我以前没有听说过的,至今也没有闹明白它的奥妙所在。但从“口香糖污染”的问题中,却让我得出了一个对“反物质”的解释。

口香糖似乎是西方“文明”的一种象征,当我们看到外国人一边工作、一边不停地嚼着口香糖时,觉得很“潇洒”。从医学的角度讲,嚼口香糖可以清除口臭,还可以刺激唾液分泌、帮助消化。但是,人们却忽视了它所带来的“污染”问题,以至于有人把它粘在地铁车门缝上,制造无法开门的恶作剧。我索性把这种捣乱的口香糖残迹称为“反物质”,也可以把它看作是对人类物质文明的“反动”。

这种“反物质”可不少,在我们人类生活中到处可见。它包括:生活垃圾、工业垃圾、空气污染、噪音污染、光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酸雨、臭氧空洞、赤潮、沙漠化、温室效应等;也包括:战争、毒品、艾滋病、人类犯罪、物种灭绝、生态失衡、克隆人等。可见,与其说我们今天生活在“文明物质”的世界中,不如说我们生活在“反物质”的环境中更贴切。

当老奶奶扔掉了菜篮子、拎着一大堆塑料口袋回家时,她不会想到由此造成的“白色污染”。当孩子们丢掉积木、玩起了各式各样的电控玩具时,人们不会意识到电池所造成的中毒问题。当人们学会了利用核能发电时,却不知道自己也在同时孕育着另一个“魔鬼”——核废料。当人们观看着火箭上天、为征服宇宙的壮举而自豪时,却很少想到“太空垃圾”又将会带来什么麻烦和灾难。

依我个人的理解,所谓“物质与反物质”无非是说,宇宙及万物之所以会产生并保持平衡,都是由正反两种物质决定的。我们人类在向物质世界索取时,不能只看到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而忽视有害的另一面。就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一样,当人们只注意享受核能带来的好处时,却没有想到“反物质”会同时带来灾难。人类应该克服自私和偏激的行为,学会尊重大自然的双重性,积极维护生态和环境的平衡。

当我们生产和销售一件产品时,必须同时考虑到如何让它“告老还乡”,不成为社会的负担。当我们购买和使用一件商品时,必须考虑到如何让它“保持晚节”,不污染环境。当我们享受生活时,必须考虑到如何处理由自己而产生的垃圾,不要制造麻烦。

我们在遵守社会公德的同时,还应当提倡俭朴、节约的生活方式。能步行就不开车;能用扇子就不开空调;多生产手动玩具、少制造电动的;提倡“可再生”包装、少用塑料袋。

也许有一天,地球上不再有森林和草原,不再有淡水和良田,到处是垃圾成山、污水横流,你还想吃口香糖吗?

 

                         2002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