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埋单说开去

    在饭馆用完餐付款时,我们北方人以前说“结账”,就可以了。现在不知为什么,又改说“买单”了。

    可是,在一些报刊中又出现了“埋单”的说法,似乎与“买单”是一个意思;不过有人说,这两种说法是有很大区别的。

网上有这么一段解释:“在广东餐馆点菜单是一式几联的,吃完后叫一声‘埋单’,服务员就把交给前台以及留在饭桌上的点菜单合在一块,谓之‘埋’,粤语即‘聚合、合并’之意,因此后来‘埋单’便引申为结账。‘买单’纯粹是不懂广东话的人一种误听误解,不可能吃完以后把点菜单‘买’回去的”。

看来,这里面还有些学问哩!我们北方人现在喜欢学几句粤语,认为是一种时髦。当然这也无可厚非,推广普通话那会儿,南方人不也是学说北京话吗?所以,南北两地互相学习和“借用”对方语言,也是好事。不过,要学就不能生搬硬套,需要弄明白再学。

咱们回来再说“埋单”。如果你去过广东,或者在北京的粤、港餐馆吃过饭,就会发现他们点菜的做法与北方不同。我们北方人下馆子,叫几个菜,一般由服务员给厨房或收银台开一张单子就行了(现在有的就用专用手机下菜单),不需要开“三联单”,也不需要在餐桌上留下联。但粤、港餐馆则往往要开“三联单”,餐桌上一定要有一联点菜单,你随吃随点,服务员随时在点菜单上填写。等你吃完了,服务员拿着桌上的点菜单去结账,这就叫“埋单”。“埋”在这里大概就是“清算”、“CLOSE”的意思。

那么,我们把“埋单”说成“买单”对不对呢?现在我们硬是这样去说,去写,人家也可以理解,但是从词义上来讲,是不对的。我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出国访问或探亲归来,总要买一、两件“免税商品”(如电视机、电冰箱等)。那么大的东西,无法随身携带,所以在欧美、香港就专为中国大陆旅客开设了“免税店”。你在那里付外汇,就可以买到一张“提货单”;回国时在中国海关盖上免税印章,便可以在国内提货了。这种“国外付款,国内提货”的方式,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买单”。顾名思义,你在国外付款时,实际上买到的是一张单据。

可见“买单”与“埋单”是不同的,其含义与交易程序均不同。在餐饮业,这种结算方式的不同,来自不同的餐饮模式,也反映了南北饮食文化的不同。

还有,在广东吃早点叫做“喝早茶”,这一喝就是一个多钟头。而在北方吃早点,就跟打仗似的,有时边吃边走,比刷牙还快。吃晚饭也如此,广东的餐厅(包括大排档),晚上10点才刚上客人。而北京的餐馆,大都在晚上9点就关门了。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因为广东人下餐馆,往往是为了会客,或者谈生意。而北方人下饭馆,多数人图的就是方便、快捷,绝不想在那里浪费时间。所以,北方人是从来不会把吃早点说成“喝早茶”,或者把吃晚饭说成“吃宵夜”的。

如果说,把“埋单”混同于“买单”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有些所谓“南词北用”的情况就很值得推敲。

比如,过去我们不小心踩了别人的脚,一定会说:“对不起”!可现在就不同了,不少人会说:“不好意思”。

不过,我从来不会用“不好意思”来向别人道歉。因为在北方人看来,“不好意思”的说法并不能表示“道歉”的诚意和歉意。我们可以联想到侯宝林的一段相声,说有一个小伙子骑车冲上了人行便道,结果把一位老头儿撞进了路边的药铺。如果小伙子对老头儿说:“不好意思”,老头儿对药铺也说“不好意思”,是不是很可笑呢?

再有,我们把“抵押贷款”说成“按揭”,恐怕很多北方人开始也搞不懂。其实,“按揭”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ortgage”(抵押)的音译。按照普通话来音译,本来应该读作“莫给介”。但是由于这项业务是在广东地区开始的,所以就按照粤语而读成了“按揭”。不过,对于北方人来说,即使你懂英文,也很难把“按揭”与“Mortgage”联系在一起。难怪周立波把“按揭”形容成:把你“按”在地上,一层一层“揭”你的皮!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网络时代。据说,中国的网民已经达到了四亿人,互联网普及率已接近30%,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这确实是件好事,虽然说网络文化存在一些负面影响,但还是“功大于过”的。

不过,在网络世界里,也存在一个语言规范化的问题。由于中国的网民多数是年轻人,他们的思想意识比较“超前”,创新精神也比较强。因此,在网络交流中,就出现了许多新名词儿。比如“沙发”、“顶”、“汗”、“靠”等,均表示了特殊的含义,有的干脆用特殊的符号来表达自己的表情和看法。对此,如果不加以规范和引导,是否会对我们的语言文化产生不良的影响,值得思考。

总之,在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国家里,不同语言或方言的相互融合是很自然的事情。如何使中华民族的语言和文字进一步标准化,是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

                                                            201011